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作文大全 >

子孝是娘治病最灵验的药

时间:2018-04-12 20:11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那天,我从桃源乡乘乡村客运大巴回县城,在车上遇到我曾经在桃源公社当会计时的一位同事,当年他是奥村大队会计。因为,这些年他和爱人一直都在广东种菜,所以我们好久好久都没见过面,今日巧遇,亲热得就跟久别重逢的兄弟一样。

闲谈中我问起他的母亲,今年高寿,身体可好?他说,老娘今年86岁了,身体可好了,而且耳聪目明,神志清爽。突然他话题一转说,大前年,前年,老人家病得可不轻,自去年我回家之后,她的身体骨竟然一天天硬朗起来,去年到今年这么长时间,连喷嚏也没打一个(方言:一点小病也没有)。

停顿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煞有介事地对我讲,还真是怪事,前些年我在外地种菜,家里常来电话说母亲又病了,只要一听说娘病了,我哪儿还有心思种菜,所以无论身边的活忙与不忙,我都立即抽身匆匆回家。

一到家里,就带她老人家去看医生,其实也就是一般的常见病,没两天就好了。可是当我一离开不到十天半月,老人家又让我姐或我妹打电话来跟我说,娘又感觉不舒服。我又匆匆赶回来,带她到医院吃点小药,打点小针,老人家的病就像被风吹跑了似的。

说句实在话,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的山分得不好,山上没什么资源,再加上村里分给我家的农田本来就不多,这些年又被村里的那些淘金者淘倒了堤岸,将近有一亩多粮田化为乌有。如果不是因为在家里实在没有寻活钱的路子,谁还忍心抛家别母、背井离乡去外面吃苦?如今母亲都快90岁了,心想外面就是有金子检,我也再不出去了。

还说,我娘生了我们兄妹10个,我手下(方言:身后的意思)7个夭折了六个,算命先生说我“带双刀”出世,那意思是说我的“生辰八字”太霸道、太刚强,所以我手下那些弟妹们,一个个都被我的“命”给“克”了。

当然,算命先生的话不足为据。但是,我母亲生怕我这个传宗接代的种儿会再出点意外,从小到大不知担了多少惊!受了多少怕?稍有头痛脑热,就让母亲坐卧不宁、六神无主。

如今我已经是做爷爷的人了,看着白头苍苍的老母亲,心中有一种难于言表的情感。这些年,每当娘用慈祥的目光望着我的时候,她总是说:“儿啊!你也白发满头啦,不要去广东种菜,好吗!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即便有病也好得快,你一走,我就是没病,也觉得有病。我毕竟风烛残年,说不定哪阵风就将它吹灭了……”

3965916/


这篇有关于子孝是娘治病最灵验的药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猜你喜欢
  • 爱在夏天(散文诗)

    夏天是火,燃烧着你,燃烧着我;夏天是雨,泼洒着你,浇淋着我。夏天是气候最敏感的季节,白天炽热无比,夜里凉风透窗。特别是北方的夏季,还有很多的温馨和甜蜜。在这样的季...


  • 爱如夏,情若花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手牵手一起,摇着岁月一同慢慢变老,一直还是你手心里的宝。——题记 喜欢笔尖的感动,源于一份细腻的感性,读过一段文字,听过...


  • 那年夏天

    有人说偶然的擦肩而过是一种缘分,而相遇则是前世积下的德,或者造下的孽。而我不知是积德还是造孽,让我遇见她!又让他遇见了她。人生对于我们来说充满了戏剧性! 我叫初心,...


  • 柚子

    水果中最喜欢柚子,一定要够贪心捧着一整个大柚子,用刀从中间轻划一圈,然后拿饭铲插进缝隙中,绕着刀痕将果肉和果皮铲开。飘着浓郁清香味道的淡黄色骨肉足够自己享用一下午...


  • 恋家的麻雀

    恋家的麻雀 鸿笙 麻雀,是一种非常普通的鸟,也是我最熟悉、朝夕得见的近邻。麻雀属于留鸟,无论春夏秋冬,我们都能见到它的身影,不似某些候鸟,季节一换,便仍下刚安好的家...


  • 红蚂蚁(散文)

    我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乡下的孩子很野,玩蛇,玩蜈蚣,有时也玩老鼠和蚂蚁。我胆小,害怕蛇和蜈蚣,又讨厌老鼠,于是,蚂蚁便成了我孤独和寂寞时的知己与欢乐。 蚂蚁的种类...


  • 野樱桃

    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粉的桃,白的李,兀自开放,眼前是满树的花朵,心里是累累的果实。然而我最中意的,偏是那漫山遍野的无主的野樱桃。从我自身来看,物资的丰富程度与食...


  • 我们来的时候,迎面就是一棵无比高的树。 “我说哥哥,你干嘛又盯着这个上百岁的老家伙!”背后一个略显尖锐又无比稚嫩的声音刺了过来,“不知道今年怎么还不开花,奶奶天天在...


  • 秋刀鱼

    秋日的某天下午,妻子不小心摔了一跤。本来没大碍,但听到消息的老丈人有点不放心,他打来电话,说要过来看看。 妻子吩咐我去菜市场买点肉和水果,待老丈人过来后交给他带回去...


  • 我家的狗儿

    我 家 的 狗 儿 我家的狗儿,是只白色的京巴。毛茸茸的一团,所以叫它球球。圆圆的大娃娃头,黑黑的眼睛鼻子,却挤在了一条线上,胸前有一捧雄狮般的长毛,爱用侧回头的姿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