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作文大全 >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时间:2018-04-12 20:17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时代在改变,历史在前行,每个时间段的历史,都有其不同的特征。进入今天这个高科技时代,人们生产生活的方式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及便是细微无形的情感表达。前几天我们写作群里于主编谈到给作者邮寄刊物使用信封的事时,一下子把思绪拉回到那个没有手机的时代。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月,跨越时空的人们,只能通过信件用文字来堆砌着彼此的思念和感受,一封信,总也得十天半月的才能收到。

记得那时,单位在四川的汶川县境内有一个水电大坝项目,建设工期三年。项目住地在偏远的大山深处,离最近的汶川县城,大约有七、八十公里山路。那时她远离贵州老家,在当时最为繁华的深圳打工。与她最常用的交流方式,就只有靠书信往来,洁白的信笺纸,一枚方方正正的邮票,那一封封厚重的信件,就这样承载着彼此的思念与牵挂。

春去秋来,花谢花开,这样书信往来的日子历经了二年的考验,终于有一天她说:“你的来信感动了我,当我收到第一百封信的时候就嫁给你……”!那些日子里,心里浓烈的思念化成了笔尖滚烫的文字。丹桂飘香的时节,她把我们之间那二百多封信装订成册,封面上印着“情约今生”,我写给她的为上册,她写给我的为下册,就这样带着那些信件顶着家里人的反对嫁给了我。这一天,国庆和中秋同为一天。

这么些年一直在外工作,没有多余的时间陪在家人的身旁,自从回贵阳生孩子后,我们就过上了现实版的牛郎织女式的生活。她一边照顾着孩子学习和身体不太好的母亲,一边还忙着自己的工作。 作为男人,上不能照顾家里老人的安康,下不能陪伴孩子的成长,每次回家休假,心中都有份深深的愧疚,于是在那些相聚的日子里,从不让她做任何家务,生活安排,洗洗刷刷。

人生如同一程远航,总也不会一帆风顺,记得生病手术后在医院卧床的那些日子,她一边要照顾孩子和老人的饮食起居,一边要照顾病床上的我,一家人的生活重担一下子全部压在她单薄的肩膀上,即便如此,她也从未抱怨过只言片语,实在难受的时候,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的抹泪,生怕别人看到她心里的伤悲。好在上天永远不会辜负努力的人,经过这么些年的风风雨雨,生活变成了春暖花开的甜蜜。都说“怕老婆的男人不是好男人”,由于长期在外工作,能为家人做的事,只有在一年中那些有限的休假时间里,她说的事,基本上都听从她的意愿,她不愿意的事,从来都不和她提及,无论好与坏,只想不让她受到半分的委屈。爱,不需要轰轰烈烈的表达,也不需要多少富贵和荣华,一个温柔的拥抱,一句暖心的真话,一桌简单可口的饭菜足余,看多了身边太多分分合合的故事,感谢这么多年以来她的努力和坚持,理解和不离不弃。

人到中年,心态大抵都变得平和,一个人,无论你曾经叱咤风云,或富可敌国,也无论你是否身居高位,或市井小民,在人生这条没有归程的路上,你带不走任何的财富,唯有那份思念与牵挂,才是你一生最珍贵的财富,唯有那个与你执手偕老的人,才是你一生的所有。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得妻如此,人生何求?每次短暂的相聚,我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为家里人付出这份愧疚的爱。生活就像一首悠扬的歌,不管谁是主唱,我们都需要一个懂得自己的人来和。人生就是一程孤单的旅行,我们总会希望能够和那个懂自己的人一起看风景。时光如沙漏,曾经年少轻狂的豪情,在岁月的打磨中早已没有了棱角,“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那儿也去不了,我还依然把你当成手心里的宝……!”

3965918/


这篇有关于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猜你喜欢
  • 心留荷莲一片香

    若说夏日最为人喜爱的植物莫过于莲了。千百年来,咏莲颂莲作品比比皆是。宋诗人杨万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形象地展现了这个季节荷叶层层叠叠,无边无际,荷花...


  • 夏日三章

    夏日三章 阳光 一本灼热的书,每一行字都那么耐读,读出草帽和小花伞的柔情,读出雨声的淅沥,柳枝的摇曳,读出夏日浓阴的浪漫。 一只灿烂辉煌的手,抚摸着葱绿的庄稼。渐渐地...


  • 那年夏天

    有人说偶然的擦肩而过是一种缘分,而相遇则是前世积下的德,或者造下的孽。而我不知是积德还是造孽,让我遇见她!又让他遇见了她。人生对于我们来说充满了戏剧性! 我叫初心,...


  • 冬日闲语

    冬,一季飘零,一抹浅愁,一腔思念,一度从容。 冬日的早晨,不再那么明快,不再那么清脆。东方那一抹昏黄,不再是小孩子脸上的红润,在黑白相间中,只剩下淡淡的惨白,无力地...


  • 柚子

    水果中最喜欢柚子,一定要够贪心捧着一整个大柚子,用刀从中间轻划一圈,然后拿饭铲插进缝隙中,绕着刀痕将果肉和果皮铲开。飘着浓郁清香味道的淡黄色骨肉足够自己享用一下午...


  • 恋家的麻雀

    恋家的麻雀 鸿笙 麻雀,是一种非常普通的鸟,也是我最熟悉、朝夕得见的近邻。麻雀属于留鸟,无论春夏秋冬,我们都能见到它的身影,不似某些候鸟,季节一换,便仍下刚安好的家...


  • 野樱桃

    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粉的桃,白的李,兀自开放,眼前是满树的花朵,心里是累累的果实。然而我最中意的,偏是那漫山遍野的无主的野樱桃。从我自身来看,物资的丰富程度与食...


  • 我们来的时候,迎面就是一棵无比高的树。 “我说哥哥,你干嘛又盯着这个上百岁的老家伙!”背后一个略显尖锐又无比稚嫩的声音刺了过来,“不知道今年怎么还不开花,奶奶天天在...


  • 含恨的猫咪

    搬家的时候,忙忙碌碌,一切都变得杂乱无章,尽管如此,我还是没忘了把事先从朋友那里要的小黄猫小心地放到车上。   这是个全身金黄色的小家伙,当时,还不及成人的巴掌大小,...


  • 南方,有一片湛蓝的海

    南方,有一片湛蓝的海。 首次听说那片大海,是我年幼时候:老人告诉我,她巨大无比,所有河湖无法比肩;她深邃难测,放入五岳都可没顶。 再度听闻那抹湛蓝,为我青葱岁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