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作文大全 >

闺蜜成了我的后妈,我该如何和她相处?

时间:2018-02-24 21:31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闺蜜成了我的后妈,我该如何和她相处?

  今天是我有史以来最荒唐最放纵的一天,我睡了继母的前男友!

  我刚从国外回来,参加一场商业聚会,但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会遇到最不想见的人。

  苏梦,我曾经最好的朋友,现在是我的继母。

  她小鸟依人般倚靠在我爸爸的怀里,看到我后,难掩震惊之色,“林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我紧紧捏着酒杯,发不出声音。

  往事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重现,苏梦那年寒假去我家玩,被我爸爸强奸,事后我妈妈自杀身亡,苏梦家里人比较传统,强逼着我爸爸娶了苏梦。

  我逃出了国,再也没有和爸爸联系过。

  爸爸此刻看到我,嘴唇颤抖,“一一,你,你终于肯回来了,就你一个人吗?”

  “不然呢?你们觉得,我还会相信爱情吗?”我冷漠的质问。

  “她不是一个人!”

  一道清冷的声音骤然传来,紧接着,我被一道大力拽入温暖的怀抱。

  我抬眼一看,骤然停止了心跳。

  是他,薄云深!

  我爱了九年的男人。

  可惜,他从来不属于我。

  更狗血的是,他曾是苏梦男朋友。

  其实,我认识他比苏梦还要早,我曾一遍又一遍的对苏梦说,我好喜欢好喜欢薄云深,但没想到,他们在一起了。我火热的心被浇上一盆冷水,只好藏起自己对他的感情,不敢显露分毫。

  我曾经以为他们会幸福下去,也默默祝福过他们,但一切都毁在了苏梦去我家的那个晚上……

  薄云深当时肯定很痛苦很难过,恨不得杀了我爸爸吧,连我都忍不住这样想过,我最终逃走了,只知道苏梦嫁给了我爸爸,却不知道她和薄云深之间是怎样结束的。

  “云深?”苏梦的表情变得很复杂,“你和林一,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能做她小妈,我为什么不能做她老公?” 薄云深的嘴角微微勾起,带着戏谑的笑,他忽的吻上我的唇,很轻柔很缠绵的吻。

  我忘了呼吸。

  这是我梦想了无数次的事情,我以为我和他再不会有任何交集,没想到此刻竟然如此亲密无间。

  “不行!你们绝对不能在一起!”我爸爸愤怒的将我从他怀里扯走,“一一,你跟谁在一起都可以,但绝不能是他!他不爱你,你知道的!”

  我的逆反心理骤然强烈,“你没资格管我!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

  苏梦忽然深情的望着薄云深,眼里溢出泪来,“云深,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们回不去了,我只希望你早日走出来,拥有自己的幸福,你根本不喜欢林一,何必折磨自己?”

  我能感觉到薄云深身体僵硬了,他握住我的手,用力收紧,指甲嵌入我的肉里,最终只是凉薄的说:“不是你的错,我不会怪你。但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他说这话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爸,眼底有浓烈的恨。

  我爸爸还想说什么,薄云深却再次将我拥入怀中,拖着我走了。

  出了门,我要推开他,“戏演完了……对不起……”

  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只是觉得很抱歉,低着头,不敢看他。

  他忽的将我拦腰抱起,进了电梯,到达顶层一个套房,然后将我重重扔在床上。

  我忽然感觉到一丝恐惧:“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谁说刚才是在演戏?”

  薄云深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蛊惑人心的笑意,他欺身压上,温热的唇凑近我的耳边,“身材倒是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功夫好不好?”

  “我不要……”我浑身绷紧。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我的唇,“女人说不要,就是很想要。”

  话音未落,他便用力撕开了我的连衣裙,然后近乎疯狂的吻我。

  “薄云深……你放开我!”我试图推开他,他却更加用力,将我圈在他的怀里,灼热厚重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毕竟是深爱的男人,他看我一眼,我都忍不住沉沦,更何况被他这样压在身下拥吻,我已经彻底沦陷了。

  我对薄云深,从来都没有任何抵抗力,不管是心,还是身体。

  只是真的很疼。

  他刚开始似乎很诧异,大概没想到我是第一次。

  但他并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只是不停索要。

  情到浓时,他低沉沙哑的嗓音轻轻喊了句:“小梦……”

  猝不及防,一盆冰冷的水将我从头淋到脚,刺骨的寒意渗入我的骨髓。

  四年了,他还爱着苏梦么?

  只是我没来得及多想,便又沉沦在他的攻势里。

  我再次恢复意识时,身体仿佛散架一样。

  昨晚的场景瞬间浮上心头,我骤然睁开眼睛,对上薄云深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

  他低声问道,“醒了?”

  我一霎间面红耳赤,顾不上身体的难受,慌张的点了点头。

  和薄云深发生点什么,是我从前想都不敢想的,现在,更加不敢仗着和他睡了一晚,就生出什么别的想法。

  我一边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着,一边装作无所谓的说,“这件事我不会和别人说的,都是成年人了,你也别放在心上。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陡然,想起昨晚他叫出了苏梦的名字,我眼眶一阵酸涩,心口刺痛。

  他目光直直的落在我身上,让我捉摸不透。

  他瞥了眼床上那抹暗红,眉心微微蹙着,说了一句令我震惊无比的话。

  “林一,结婚吧。”

  我穿衣服的动作一顿,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他淡然的重复了一遍,“结婚吧,嫁给我。”

  我无法去琢磨他要和我结婚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睡了我吗?

  不,不可能。

  但我还是答应了。

  谁让我爱他呢?

  他带我去领了证,虽然没有婚礼,但看到红本本的瞬间,我感觉整个人生都圆满了。

  我知道他不爱我,但还是天真的认为,只要我对他好,再冷的心也能被焐热。

  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他根本没有心。

  或者说,他的心早就死在了苏梦身上。

  结婚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每次夫妻生活,薄云深都会喊苏梦的名字。

  一次又一次的折磨我。

  今晚,他又喝醉回来,直接就瘫在沙发上。

  我端着醒酒茶想要喂他喝,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忽地拽住我的手腕,精壮的身躯翻身而上,大力撕扯着我的衣服,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一直都是这样,简单粗暴。

  撕裂般的痛楚传来,我痛的想要往后退,腰却被他的大手牢牢锁住。

  他眸光微醺,低沉沙哑道,“小梦,听话。”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醒,我是林一,不是苏梦,他只不过是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

  我被难过和心酸无止尽的吞噬着,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他的掌心。

  他的动作戛然而止,目光狠厉的看向我,“你哭什么?扫不扫兴?”

  我深吸一口气,压抑着自己的颤抖,“云深,你到底为什么娶我?你爱我么……”

  “为什么娶你?你心里没点数?”他声音沉缓,眸中皆是厌恶。

  我怔住了,其实原因我应该再清楚不过,是因为苏梦被我爸爸毁了。

  我轻轻握住他的手臂,低声下气的说,“云深……那件事情我也很痛苦,我也不知道我爸爸怎么会……”

  “你给我闭嘴!我倒是小看你了,做出那样的事情,还能和我装无辜!”

  他眸光深邃,眼里是我没见过的恨,我却没有太听明白。

  “我做什么事了?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也不愿意那种事发生啊。”

  我满心苦涩的望着他。

  当初,我幸福美满的家,因为那件事彻底毁了。

  我多恨自己啊!

  如果不是我把苏梦带回家,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我妈也不会因为崩溃而自杀。

  我妈被抬去火化的那天,我都想跟着去死。

  我割腕想要自杀,后来是家里佣人发现,将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你心里清楚,倘若不是你,我和小梦早就结婚了!”他手指狠狠的捏住我的下颌骨,用力把我推倒在地,背脊骨撞上了茶几的角,我痛的直吸气。

  他连头也没有回,迈着步子就要上楼,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离婚吧。”我说的很大声,为了压住自己的不舍。

  我爱他,可以把命都给他,但是不愿意这样,在这样的婚姻和折磨里耗尽对他的感情。

  一年来,我几乎要把心都要掏出来对他好,却没有得到一点点的回应。

  回应我的,只有重重的关门声响。

  北城冬天的夜真的是很冷,我的心,比这夜还要冷上几分。

  我木然的在窗边坐了一宿,想等他起床,就去把离婚办了。

  谁想却在天微微亮时接到了小姑的电话,我整个人都懵了。

  我拿起薄云深随意丢在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跑。

  泪水不断模糊着我的视线,幸好现在还很早,马路上几乎没什么车。

  我满脑子都是小姑那句话,“你爸爸住院了,医生说情况不太好,你快来看看吧。”

  我回来一年多,一次也没有回过家,我爸爸的电话我从来都不接,他就算东打听西打听的找到我的住处,我也避而不见。

  我恨他啊,恨他对苏梦做出那种事情,恨他让我失去了妈妈,恨他毁了我的人生。

  可是当小姑说出他病了的时候,我真的慌了,我好害怕,妈妈已经没了,要是再没了爸爸,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刹车啊!!”

  车外的声音依稀传进我的耳朵,等反应过来时,还是晚了。

  我把医院停车场的道闸给撞翻了,急忙下车赔礼道歉,保安大叔拽着我叫赔钱。

  我出门太着急,根本没带钱包。

  只好打电话给小姑,不过几分钟,她就从住院部过来了,让我赶紧去看爸爸,她来解决。

  坐在电梯里,我有些犹豫,因为小姑说苏梦在病房。

  闺蜜成后妈,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可是我又怎么去怪她?她的一生,也毁了。

  “叮”,电梯开了,经过消防楼梯时,许久未曾听过,但是又分外熟悉的声音隔着消防门隐约传来,我不由驻足。

  “我哥那就是个无底洞,我这些年都给了多少钱了,你没数过吗?少说得三百万吧?”

  “我都说了我知道了,但是现在那老家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上哪要钱去啊?林家防我跟防贼似的!”

  “薄云深?你还和我提他,我都后悔死了,要是当年他就能这么有钱,我至于给老家伙下药,爬上他的床?为了我哥,我一辈子都搭进来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轰——

  我的世界再次轰然崩塌,苏梦的声音我怎么也是不会听错的,她还在说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

  我忍不住的发抖,顾不得再去听她说什么,快步往病房走去。

  我从小到大的依靠,此刻只能靠氧气管维持呼吸,沉沉的昏睡着。

  我迈着步子,艰难的走过去,握住爸爸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爸爸……爸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我对苏梦愧疚了这么多年,结果一切都是拜她所赐,我恨得牙都快要咬碎了。

  随着开门的声响,我回过神来,苏梦回来了。

  她看见我在,有几分诧异,又很快的换上了浅浅的笑容,“一一,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我将柔顺的长发捋到耳后,眸子微眯的打量着她。

  她穿了件米白色的大衣,皮肤比以前还要好了,显然这些年过的很不错。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有些局促,递了个苹果给我,“吃吗?”

  我摇摇头,“我记得,读书的时候,我经常买很多苹果,然后装作吃不完,让你帮我吃。你知道吗?其实我最讨厌吃这个,但是你很喜欢吃。”

  她的动作一愣,“我现在也不喜欢吃了。”

  我挑了挑眉,“当然了,你现在有钱了,怕是早就吃腻了。”

  她僵在原地,似乎不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她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听见她打电话。

  我压根不敢去想,倘若我没有听见,也许一辈子都要蒙在鼓里了。

  “你应该是知道的,我过的也不好,当初我准备毕业就和云深结婚的,结果……我有时候都想死了算了。”

  她说着,就哭了出来,好像真的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脱口而出,“那你为什么不去?你去死啊!”

  我说的绝情,恨意让我几乎想要撕碎了她。

  “怎么,怎么连你也这样说我……”她难过的望着我,打算把白莲花的角色演到底。

  “对了,云深估计还没告诉你吧,我和他结婚了。”

  我做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她愕然的表情,我故作潇洒的转身离开。

  她可能已经打好了算盘,要是我爸不行了,她就赶紧投到薄云深的怀抱,真是可惜。

  出了医院,寒风刺骨,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周五,还得赶去上班。

  正是上班高峰期,等了半个多钟才拦到的士,刚上车,薄云深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愣了神,他恨了我这么多年,就算我把实情告诉他,他也不会信吧。

  毕竟在他心里,苏梦美好如初,我早已丑陋不堪。

  他不泄气似的,连着打了七八通,想着他也许真有什么事,我接通了。

  他暴躁又带着急切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林一,你耳朵聋了啊?半天不接电话。撞车了?人没死吧?”

  我一怔,对,把他的车撞成那样,保险公司肯定是联系他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说的很虚心,他那辆车的价格我大概知道,撞成那样,怕是要我大半年的工资了。

  “维修费从你工资里扣,我经过人民医院,可以顺路带你。”

  “经过还是特意?”我笑得灿烂,“我爸还躺在病床上,你就迫不及待的去找苏梦了?”

  “你吃错药了?”他不可思议的质问。

  他震惊是正常的,我之前就知道他和苏梦有联系,但是由于对苏梦的愧疚,我一直忍气吞声。

  “对,我就是吃错药了。”我说完就撂了电话。

  赶到公司还是迟到了,不过薄云深有一点很好,从来不在工作上找我麻烦,除了他的助理,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一连好多天,他又回到了夜不归宿的状态,在公司也很少见到。

  这天下班,我去医院看爸爸,帮他按摩着身体,他依旧在沉睡中。

  准备离开时,小姑来了,脸上愁容密布。

  她和我爸爸感情一向很好,打小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的对待,我也对她格外亲近。

  小姑欲言又止,好像难以开口,我神色微凝,“什么事情?小姑,您别有顾虑,和我说吧。”

  她轻叹了一口气,“润发可能会破产,现在资金链断了,供应商那边已经催了一个多月的货款了,他们要是不供货,润发很快就会倒闭,还有……”

  “这,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么?”

  “但凡有别的方法,小姑不会来和你说的,你和天承的总裁薄云深,关系还不错吧?你看看能不能找他先借一千万?等公司经营状况正常了,就立马还给他。”

  我一愣,小姑怎么知道我认识薄云深?

  很快,反应过来,上次我撞的是薄云深的车,后来是小姑去处理的。

  我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我在心里再三纠结小姑的提议。

  润发是我爸妈一手创办的食品公司,我明白,要是润发也没了,那我爸也没什么念想了。

  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外面突然有动静传来,我心里更加忐忑,是他回来了。

  我难以抉择,掀了被子想去找他,又觉得他不可能答应,我不过是送上门给他羞辱。

  门“砰”的一声被猛力踹开,我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房门。

  “云,云深。”

  我以为他又喝醉了,下床过去扶他,走近后才发现,他身上没有一点酒味,只是眉眼透露着疲惫。

  他面沉如水,眸光狠厉,死死的盯住我,犹如地狱出来的修罗。

  我正想问他怎么了,他猛地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往后一推,用力将我压在墙壁上,“你和小梦说什么了?”

  “我……咳,我没有,和她说什么啊。”我只觉得呼吸艰难,想要掰开他的手,他却纹丝不动。

  我深深的感觉到,他恨不得杀了我。

  他轻哼一声,手下的力气更重了,厉声问道,“你让她去死?”

  我想起来了,那天在医院,我是这么说了一句。

  还没来得及辩解,薄云深低下头,呼吸间的热气打在我的脸上,一字一顿,“她要是死了,我让你陪葬。”

  一字一句,如利剑扎在我的心尖。

  我问,“苏梦怎么了?”

  “她自杀了,还在住院。”

  我忽的笑出了声,“住院?她没死啊?”

  我一点也不信她是真的自杀,那么不知廉耻的人,怎么可能因为我一句话就去死。

  他阴沉的脸上露出蚀骨的寒意,咬着牙道,“你他妈怎么这么贱?最应该去死的人是你!”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好似泼妇一样的,“薄云深,你知道她是我后妈,是你丈母娘吗?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你和她演情深义重的戏码,你们要不要脸啊?”

  “呵,脸?你当初给小梦喝下了药的水,把她送上你爸的床,你要过脸?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什么药?我没有!她才是婊子!!薄云深,你就是个大傻逼,被一个女人……”

  我话还没说完,便被他狠狠的踹到了地上,忽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腹部剧烈传来,我疼得弓起身子,痛苦的喘息,冷汗从后背沁出。

  恍惚间,我感觉有股温热忽然从双腿间涌了出来,垂眸一看,便瞧见一片触目惊心的鲜血……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这篇有关于闺蜜成了我的后妈,我该如何和她相处?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猜你喜欢
  • 断送的光阴,我的梦

    1 三月小雨,春风皈依 冷,是时节的秉性 还是指尖的冰凉? 空白的宣纸,泛黄如也 那支素笔,想必早已绝恋 . 风过春水,雾霭含烟 远方从来都没有归途 雨水的忧伤 也不能全怪奔走的...


  • 红蚂蚁(散文)

    我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乡下的孩子很野,玩蛇,玩蜈蚣,有时也玩老鼠和蚂蚁。我胆小,害怕蛇和蜈蚣,又讨厌老鼠,于是,蚂蚁便成了我孤独和寂寞时的知己与欢乐。 蚂蚁的种类...


  • 我的童年时光一

    我的童年时光一 作者,加油青春 我一生下来就和别的孩子与众不同,不是因为我有着什么与别的孩子没有的,智慧和过人超群的天赋,而是我患有脑瘫所导致我,不能和别的孩子一样...


  • 风铃儿

    悠悠的,叮叮的,那是回忆里,我的风铃儿在响。 想起了什么,就说什么了,没有当时的想不明白!一切的云淡风轻!自从在角落里挂上这串风铃儿,就每天看它个不够,有时静静的看...


  • 风中,飘着我的记忆

    文/玛格丽特 / 转角的光阴, 追逐着年华深处的记忆, 一抹初心, 行走在时光的怀想里。 / 风儿,轻撩思绪, 落入海棠花生长的往昔, 那场默念的相逢, 是盛开在纸笺上最美的诗意。...


  • 我的写作经历和感悟

    我是学理科出身,对文学一直没有涉足,以前书都读的很少,更不要说写文章。四大名著,我只挑出喜欢的章节来看,没有耐心通读全篇,这种管中窥豹式的阅读,不会对名著有全面的...


  • 听雨轩

    父亲总是叨叨,我的居所太高了,老了终究该换。听着父亲的牵挂,脸上微笑着,心里酸涩着,此刻的我,全身心都是孩子,关于自己将来的部分还是一张白纸。 记得和禅聊天,聊到她...


  • 【博客自传】我的外人

    我的外人 “你要是能像个外人在这里就好了。”,大哥在我俩的对话中有过这样直接跟我的提醒我也把它记下来做了一番感想但,先前的就不完整现在再看就欠缺分析大哥这句话意思表...


  • 我捡拾你爱的棋路 你丢了我的韵味 拥抱并不能解渴 风浪冲撞出的丑陋疮口 你眼中有春与秋 想能奔跑岸头 如同王后 3965794/...


  • 雁子归时,人依旧

    遇见,正是你给我的成全——题辞.微尘陌上 饶雪漫说,我常常在思索我们的青春,它真是一个奇形怪状的玩意儿,短短的身子偏偏拖了一个长长的尾巴,像翅膀一样招摇着,久久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