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白菜网送彩金 >

她一气之下,嫁给了他爸。

时间:2018-10-08 11:00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风萧蓝黛故事|女性|爱情|婚姻点↑关注点击上图即可关注风萧蓝黛

  图片为原创作者御风而行

Chapter1

  西街上有个胭脂铺,老板娘是个名叫翠玉的年轻寡妇。

  三年前,男人因病过世后,也没能留下一儿半女,翠玉靠这胭脂铺勉强维持生计。

  胭脂铺的顾客多是旁边怡红楼的姑娘,有时也会来一些为讨姑娘们欢心的客官。

  就算不进怡红楼的大门,翠玉对怡红楼里的那些风流韵事也听来不少。

  一日,店里来了个富家公子模样的年轻男人。进门便对翠玉说:“上等的胭脂水粉来十个。”

  呦,这是来了大生意。翠玉满心欢喜,再抬眼看那位,面如傅粉,玉树临风,又有些顽劣之气。

  翠玉不认得,这位公子是楚王爷之子楚平安,守卫边疆几年,刚刚回京。听得怡红楼来了一位奇女子,想去见识一下。

  翠玉装作不经意问:“这位公子可是想去怡红楼找哪位姑娘?我对她们的脾性喜好还是略知一二的。”

  楚平安说出嫣红的名字时,翠玉心想,之前听说楚王爷想续弦,金钗玉凤,万两白银都未能打动嫣红,就凭你这几盒胭脂水粉?

  翠玉没说出来,她莞尔一笑:“公子所说可是怡红楼的头牌嫣红姑娘?那可是一位大美人。”

  翠玉将道听途说的桥段,添油加醋地叙述一番。楚平安恨不得立即飞进怡红楼,一睹嫣红的风采。

  说起怡红楼里的头牌嫣红,翠玉也只见过一次。

  那日,嫣红和丫鬟来买脂粉,头上戴着帷帽,面纱遮脸,影影绰绰地看出她的轮廓。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连玉翠都会动心,何况男人。

  别的青楼头牌换了一茬又一茬,嫣红却能在怡红楼里稳坐花魁之位,是有她的过人之处。

  据说此女子才情俱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只一点,卖艺不卖身。整个京城内,想得到她的男人不胜其数。

Chapter2

  楚平安不像翠玉想的那样蠢笨,他的十个胭脂水粉贿赂给了怡红楼看后门的老婆子,得以顺利从后门进了怡红楼。

  他不想以客人的身份去找嫣红,自有他的道理。

  一来他对青楼女子不感冒,一群逢场作戏的女子罢了。二来听说爹心心念念要把嫣红娶进家门,他想来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狐媚娘,能让他爹在他娘死了不到一年里,就亟不可待地想续弦。

  正值牡丹盛开季节,庭院的花开成山海,香气扑鼻。不远处的凉亭间,有悠扬的琴声传来。走近些,才看清花丛遮掩下抚琴的女子。

  真是一位绝色佳人,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她静坐花间,清清淡淡的样子,却又妥当地与景色合二为一。

  楚平安看得有些出神,女子发现了他,欲起身离开,他才恍惚回过神来。紧走几步方说道:“姑娘且慢,刚才听得姑娘所奏琴音中有忧心之色,所以驻足倾听,扰了姑娘还望海涵。”

  此女子正是嫣红,望了楚平安一眼,相貌不凡,又听他竟能听出琴音中的幽怨之音,便问:“公子懂琴?”

  “略懂一些皮毛。”

  楚平安直接坐回琴前,琴音袅袅而起,一曲肝肠断,如泣如诉。

  嫣红遇了知音,立即对楚平安另眼相看。楚平安趁机问道:“小生平安,能否赐教姑娘芳名?”

  他故意隐去姓氏。

  嫣红动了一下心思,外面都传怡红楼的头牌难得一见芳容。她何苦对一个尚不了解之人暴露自己。随答道:“我叫碧月,是这里的使唤丫头。”

  碧月是嫣红丫鬟的名字。

  两人用一对假名,相识相约,明日申时再来弹琴。说罢,嫣红袅娜而去,衣裙掀起一片花香。暖阳已斜下。

  楚平安已然忘记此行目的,心想这怡红楼藏龙卧虎,连个下人都有这般才情相貌。

  楚平安辗转一宿,直到天明方才朦胧睡去。梦中佳人魂梦牵,婷姿妩媚荡心弦。

  翌日,楚平安又到胭脂铺买了十个胭脂水粉。待到申时,收买老婆子自后门进入怡红楼。与嫣红相会,弹琴复长啸,却不问来处。

  因将嫣红当成碧月,楚平安讲话十分随意。嫣红抛开头牌身份,只是个巧笑嫣然的姑娘。一连数日切磋琴艺,情愫暗生。

  这日,楚平安问道:“碧月姑娘可曾想过离开这怡红楼?”

  一语戳中嫣红的软肋。谁不想离开这个鬼都不愿待的火坑,可哪有那么简单。

  嫣红也曾是好人家的姑娘,从小读书识字,吟诗作赋。没想到家道落魄,九岁便被自己的亲舅舅卖入青楼。在这青楼十年,早已看破尘世,*什么真情意。

  遇到楚平安,她竟然心有所动。万人宠不如一人疼。如若能同此人相守相依,哪怕借用碧月之名,她也甘心。

  二人惺惺相惜,互诉衷肠。

  楚平安走时,把母亲留给他的玉佩作为定情之物送给嫣红,嫣红将随身携带的一支玉笛回赠与他。

  谁知这一别,竟许久不得再相见。

Chapter3

  嫣红与楚平安私会数日,早被青楼里一个姑娘无意中撞见。原就招人嫉妒的嫣红,终于被抓住了把柄。

  怡红楼的头牌有了相好,传出去不仅是天大的笑话,还要砸掉招牌和生意。

  老鸨命人将嫣红看守起来,不允许她迈出厢房半步。连看后门的老婆子也挨了板子,将后门上锁,人狗均不得通行。

  楚平安再去怡红楼,大门紧闭,老婆子不见踪迹。

  未能见到嫣红,楚平安魂不守舍,踱回胭脂铺打探消息。

  翠玉见他气色不好,轻言劝慰,无处倾诉的楚平安,将近日来在后花园与碧月相见的事向她道出。翠玉心中一惊,原来没有见到嫣红,倒是喜欢上了丫鬟。

  “此事好办,只要花几个银子,把碧月姑娘赎出来便是。难道公子连这几个钱都不愿出?”翠玉半开玩笑。

  没想到楚平安当下大喜:“这是个好法子,但要劳烦老板娘替我跑一趟,问问碧月姑娘的心思,事成必重谢。”

  楚平安居然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又见他经常光顾生意,翠玉便答应下来。

  隔日,翠玉找到怡红楼,对老鸨说:“碧月姑娘上次来买脂粉,赊了点账。多日未去还,我只好登门来讨。”

  一见到碧月,翠玉便将楚平安的话捎到。碧月只得讲了实话,楚平安爱上的哪里是她,而是她的主子嫣红呀。

  翠玉当下明白,难怪楚平安被迷得失魂落魄。她让碧月给嫣红带信,如若有情,今晚一定让碧月子时到胭脂铺回话。

  楚平安坐卧不宁,好不容易挨到街上敲过子时钟,才见碧月姗姗来迟。

  碧月嘤嘤而泣,将之前小姐如何假冒碧月之名,又如何被老鸨关起来之事娓娓道来。复又说:“小姐让我跟你说,情到深处不负君。”

  楚平安听得心惊肉跳,他恋上的居然是嫣红,他爹想娶的姨娘。

  情到深处不负君,为了这句话,管你是皇帝还是老子,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爹,不顾娘亲离世不久,急急纳新欢,且糟蹋了嫣红的一生。

  Chapter4

  没过几日,楚平安带着厚礼和银两,到怡红楼赎人。

  看着那白花花的银两,老鸨两眼冒光。但马上鄙夷道:“你这点银子就想要了嫣红姑娘!你知道楚王爷嘛,出的价码比这高,我都没舍得放人呢。”

  嫣红是怡红楼的摇钱树,怎能轻易放走。纵然是嫣红以死相逼才没有嫁给楚王爷,老鸨还是死咬着不松口。

  楚平安问:“需要多少银两?”

  老鸨狮子大开口,说出来的数字大的惊人,让多少痴男怨女知难而退。

  楚平安半晌没有言语,起身扬长而去。

  嫣红听了,以为楚平安会狠下心肠,砸锅卖铁凑足银两也要把她救出火坑。

  她要的是他一句话呀,他却没敢给个承诺。

  嫣红目盼心思,日日等楚平安,从日出等到日落,从初一等到十五,又从十五等到下一个初一。

  可怜怀抱向人尽,欲问平安无使来。

  自古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是那么多银两。究竟也不知道他的底细,虽然自衣衫看来不是贫困人家,但那么多的银两哪是一两天凑齐的,想来也是去筹钱了吧。

  从最初为楚平安开脱,嫣红的等待渐渐绝望,还隐隐生出些恨意来。

  望眼欲穿中,终于盼来一点和楚平安有关的消息。

  翠玉来了。

  她从袖中取出一支玉笛,还给了嫣红。

  一看到那支玉笛,嫣红的眼中寒霜如雪,最后的希望被敲碎如粉。

  他退回来的何止一支玉笛,他们的情与爱,一并全退了回来。

  “嫣红姑娘,平安少爷还说,那块玉佩是他娘留给他的信物,也希望你能够看在以往情分上还给他。”翠玉继续道。

  情分,还有吗?

  小小的玉佩似有千金重,嫣红哆哆嗦嗦地从怀中掏出时,还带着淡淡体温。

  即便千帆阅尽,还是做不到静如止水。

  “平安少爷还让我捎句话,他抗不过楚王爷,让你不要等他了,遇到合适的男人就嫁了吧。”

  翠玉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嫣红早已泪流成河。

  她和他的那一场情,就此断了个干净。

Chapter5

  不多时日,楚王爷的花轿停在了怡红楼门前。头牌姑娘嫣红要嫁人,那排场轰动了整条西街。

  嫣红一气之下,自己去找老鸨,应了楚王爷的婚事。那个负心汉,不是希望她嫁人吗,她就真的嫁给他看!

  她不知道是在报复自己,还是报复楚平安。她曾一片深情的心死了,剩下的只有恨。

  离开怡红楼,喝了离别茶,新娘坐进了花轿。鞭炮声声,炸碎了嫣红的归途。纵然心中再多的恨,还是泪花四溅。

  楚王府张灯结彩,一脸喜气的楚王爷拄着拐杖,伸长脖子望穿秋水地等着他的新姨娘。

  新娘被搀进了洞房,众闲人纷纷退去。楚王爷用喜称揭开新娘盖头,一时被眼前的美人吓得动弹不得。

  此人为何不像嫣红?

  嫣红的盖头被揭开来,她垂着头,不愿多看一眼她自己选择的夫君。

  那人上来捉住她的手,手心冰冷如水。只听男人温情脉脉道:“为何这般凉?”

  声音好生熟悉,猛然抬头,楚平安的面庞撞入她的眼帘。

  连幻觉里都能见到他,可见心还未死。嫣红幽幽叹息。

  “为何不好好看看我?”那人又问。

  嫣红愣住良久,将头再次抬起,面前的人真是平安。

  听得他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嫣红更是惊慌失措。

  此处是楚王府没错,却是楚平安的新房。嫣红在这里,那么楚王爷娶的女子又是谁?

  是翠玉。

  那日,楚平安在怡红楼碰了一鼻子灰,满心沮丧。怡红楼要的价码,他出不起。可一想到嫣红,他又怎能做个负心汉?

  一时无计可施的楚平安,恍惚间走入胭脂铺。翠玉听他讲完,思量半晌,才说出一句:“我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只要能让他和嫣红在一起,说来无妨。楚平安像是抓到最后一根稻草,紧盯着翠玉。

  偷梁换柱的调包计,是翠玉的主意。

  楚平安索回玉佩,送还玉笛,加之翠玉捎来的那句话,以嫣红的个性,一定会负气地嫁给楚王爷。而楚平安同意楚王爷纳妾,也以自己娶妻为要胁,使楚王爷不得干涉。

  楚平安出不起的钱,由楚王爷出了。翠玉心甘情愿做嫣红的替身,嫁给老王爷当小姨娘,成全了楚平安与嫣红的姻缘。

  于是,楚平安与王爷同一天娶妻纳妾,便有了这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

  可是,楚王爷现在已经知道被骗,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了翠玉?嫣红善良,让无辜的翠玉为自己白白身陷危险,于心于情都不忍。

  翠玉拿着前夫人留给楚平安的玉佩,楚王爷即便再无情无义,又怎会杀了她。更何况那也是个模样标致的女子,看起来也让人有几分动心。

  楚王爷是好面之人,不会将此家丑传出去。就算恨儿子抢了自己的女人,那又能如何。勃然大怒之后,生米已然煮成熟饭,这是他进入暮年之后唯一的儿子,还能再抢回不成。

  对翠玉来讲,看似成全了一对有情有义的佳人,她何尝不是成全了自己。

  一个无依无靠的寡妇人家,平日连想都不敢想,能够嫁入楚王府,是老天爷恩赐的机会。她可衣食无忧,锦衣玉食过完下半辈子。等老爷子归西之时,楚平安念在她曾舍命相帮的份上,也会厚待于她。

  女人,总要给自己寻条安稳的生路。她要为自己的下半生赌上一把。

  何况,她赌赢了。

  ‍

再读一篇点这里▼奉子成婚后,她做了全职妈妈。

  亲爱的们,微信又又又改版了。为防失联,请将我的公号按下面的方法设为星标,以后才能找得到我。

  感谢相伴————爱你们的黛黛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编辑推荐:
  • 小仙女至尊宝
    那几天,她总缠着我给她介绍对象,疯狂给我发弹窗。看着好好一把顺风局被她弹窗弹成了一把背锅局,心疼我一波晋升赛。那好,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有点不耐烦。我呀?她开始了她...
  • 这3个嘿嘿Pose连着换最容易让她到达…
    现在很多人推荐这样的嘿嘿方法:能够基本上达到小豆豆顶点、小妹妹通道顶点和综合型顶点三种体验。这就必须先让妹纸心里没有负担,尽情放开了… 待她兴奋度已经达到特别想要的...
  • 《1973年的弹子球》好段摘抄
    1、起初,她认为自己为社会所不容而我为社会所容。我们较为成功地扮演了各自的角色。然而在两人认为可以一直这样干下去的时候有什么坏掉了。尽管微不足道,但已无可挽回。我们...
  • 《机动心她会我Z和过家后打》语录摘抄
    1、私は! 贵官等の命を考えて助けるのではない。人质は使い様がある、だから助ける。それだけだ! 我!会我要不是西开每中心她为考虑你们的性命之起帮助你们的。只是西开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