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情感文章 >

我的手机情人

时间:2018-03-19 13:38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你这次去勿忘湖要多加小心,满足你的好奇心就抓紧时间回来,别呆得太久,我会担心。”

子予听着哥哥的再三叮嘱,心思早已飞向了勿忘湖——那个神秘的湖泊。

导游从车上探出头来,不耐烦地吼了一嗓子:“要去就快点,到点出发了。”,柳子予向哥哥告别后就上了车。

偌大的一辆大巴车上只有两个人,导游兼司机的中年阿姨和游客柳子予。

“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呀,就是爱折腾,非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那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子予心想:“我们不去,你靠什么挣钱。”

虽然早就听说每年这个时候去勿忘湖的人都少得可怜,但看到车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是有点害怕,再具有冒险精神,也会有那么一两分钟的胆怯和懦弱。

下车的时候是导游阿姨把她摇醒的。“到了,下车。”,子予收拾背包下了车,那辆大巴车就开回去了,来勿忘湖的车辆都是这样,只送人来,不负责接人回去,回去还得另想办法。子予掏出手机,发现这里地处偏远,搜不到网络,这可不太妙。

风很大,旺盛的芦苇草被风吹得左右摇晃,子予也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眯着眼瞧见一块破旧的路牌——勿忘湖朝此去,上面有个大大的箭头。

往前走了才知道,这里哪有什么勿忘湖,只有一大片接近干枯的沼泽地,子予失望又生气。

这里曾经是片圣神的湖泊,流传着许许多多的神秘传说,好不容易来了,她是不会轻易回去的。

观湖的希望落空,柳子予打算到干裂的河床上走一走。地上已经遍布各种植物,灌木也已与肩齐高,走了一会儿,她感觉有个什么东西硌着脚,蹲下身去看发现是一部埋在沙土里的手机,白色的。

她把手机从泥里拽出来,擦去上面的灰土,按下开机键,手机立刻传来开机的铃声。

“这是谁落在这里的呢。”,子予困惑极了,她几乎敢断定一路走来的路线除她之外没有人走过,灌木紧挨着生长,她才是第一个把它们采在脚下铺成路的人。

也许这个手机是去年来这里的人落下的,这里的灌木一年会枯败一回,第二年又会重新生长出来,掩盖了前人走过的痕迹,一定是这样,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手机没有设置密码,她想看看手机里有什么信息,也许她可以打个电话,找到手机的主人。

她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事,完全没注意到长满灌木的土地已经变成了干净平整的地砖,她所处的环境不再是荒无人烟的河床,而是一条热闹的街道。

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她也惊讶得不行,所有的改变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这简直是魔法和神话。

惊喜的同时,她又想起哥哥的叮嘱,要是回不去可就完蛋了。

早就过了午饭时间,她饿得不行,由于不熟悉地方,她拉住了一个大姐问路:“不好意思,请问这附近哪里有餐馆,我想去吃饭。”

“想吃饭?这里有个免费吃饭的地方,所有人都有权享用,你居然不知道,真稀奇啊。”

那个人带着她去到了有免费午餐的地方,她往自己碗里加了两勺菜,又要了一碗汤,填饱肚子以后,她开始考虑自己的去向问题。

这里分明是另一个她不熟悉的世界,她最好先问清楚怎么回去。

找寻出路的同时,她拿出手机,习惯性地点开那只小企鹅,意外地发现这个人的QQ是在线状态,而且这里居然有网络。

她之前猜错了,手机应该是三年前丢的,因为很多聊天记录都停在三年前。

不对,QQ长时间不登录必须要重新输入密码,聊天记录也只能保存一年,那到底为什么呢,这手机上的日期是三年前,还是说子予回到了三年前。

“叮…”

QQ里出现一条消息,不知道是谁发来的。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捡到了这个手机,我想我还是应该告诉你两件事,一,我已经死了,二,这个手机是我的。”

子予吓得连忙扔掉手机,掉头就跑,跑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了,出现什么怪异的事都有可能。

她又走回去,捡起那个手机。QQ里又发来一条消息:“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我的意识只能控制这个手机,无论我想说什么,都会化成QQ里的文字,我想一定是我生前玩得太多的原因。”

子予尝试着着回复,在回复框中写到:“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是不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刚发送出去,立马又有一条回复出现:“我叫林剑凯,三年前死于溺水,我死的时候遭受了很大的痛苦,之后就一直在沉睡,直到你把手机捡起来我才发现自己的意识被困在了这部手机里。”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柳子予有点难以接受。她又回复一条:“那你听得见外界的声音吗?”

“我听得见你的声音,可能是因为我在你手里吧。”

子予没有继续打字,直接开口说了一句:“这样你听得到?”

“听得到。”屏幕上又显示出新发来的消息。

“那你看得见周围的东西吗?”

“看得见,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就是看见了,当然我得靠你移动,否则我无法看见更多东西。”

“你能发语音吗?”

“我还没试过,我醒来之后尝试了一会儿才可以把意念转成文字让你看到。”

“哦”

子予好像没什么想问的了,她觉得林剑凯根本只是系统而已,不像是鬼魂附体。

他主动发了一句,“如果你出去了,可不可以帮我个忙,替我向我父母好好道个别,我也不知道我的意识可以存在多久,第一次做鬼魂,没什么经验。”

柳子予被最后这句话逗笑了。

“好,如果我能离开这里,我就帮你,但是我该怎么出去呢。”

“你去这个地方吧。”,他发来一张图片,“这是我梦到的地方,好像那个人有办法。”

柳子予点开图片,发现是座恢宏的寺庙,庙前坐了个穿袈裟的和尚,但给的是背面,看不见脸。

“你知道怎么走吗?”

“对不起,我还不知道。”

“没事,我去问问路人”

柳子予找到一位大叔,问他是否知道图片上的地方。

大叔一见这张图片,立刻露出戒备的神色,上下打量着她,他有些愤怒地说道:“六道师傅比常人只多两件本事,第一是念经,第二是放误入这个世界的人回家,我们都不愿意遇到打听他的人,因为大多数人都不是为了去听他念经。”

大叔说到这里就再也不往下说了,动身准备离开。

“可是大叔,放误入的人回家有什么问题吗?”,话说出去时,人也走远了,几次三番,都是如此。

“林剑凯,还是你再想想怎么去这个地方吧,问了好几个人,每个人都不愿意告诉我。”

“寺庙一般是建在山上吧,不如你下次改为问别人这里有什么比较有名的山。”

“看来你也比我聪明不到哪里去,等我一座山一座山地找过去了,不被累死也被饿死了。”

柳子予决定还是先解决今晚的住宿问题。

“开一间房。”

“请您出示一下身份证。”“不好意您的身份证刷不出来”,

果然,自己的东西在这个世界用不了,算了,她还是找块清净的地方搭帐篷吧。

“你是个手机,会饿吗?”

“你听过鬼还需要吃饭的吗,我只剩意识了,感觉不到痛和饿。”

“痛?心痛也不会?”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会高兴应该就会悲伤吧。”

“从你醒来开始,你体会过高兴了?什么时候,在哪里。”

这句他没有回复,他在想:“见柳子予你算是一件高兴的事吧,至少是你把我唤醒了。”

“边看手机边搭帐篷好累人,你快研究怎么发语音和打QQ电话吧。”

“好吧。”

手机丢在一边,帐篷这才很快地搭好了,柳子予累得躺在草地上。她突然觉得今天一天真是滑稽,自己一直在和一部手机聊天,不过在现实生活里,她可不就是每天都和手机呆在一起吗。

林剑凯生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身高多少,长得怎么样,想到这里,她立马又坐起来,拿起手机翻QQ相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条说说:“樱花树下的我”,上面有一张他的照片。

林剑凯挺帅的,又高又瘦,这么好看的人,死了真是可惜。

“林剑凯,你以前有过喜欢的女孩吗?”

手机里没有发来回复。

“林剑凯!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还是没有叮的一声消息通知。

开始心急的柳子予直接输入了文字:“你还在吗?”,依然是漫长的沉默,依然没有人回复。

他说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消失,难道他就这么消失了吗。柳子予觉得很难过。

“你不是要我帮你给你爸妈道别的吗,你爸妈是谁,你要和他们说什么呀。”

发完这一句,她似乎确定他不在了,呆呆地坐在那里。

“没关系,我知道你的名字,我去问一问有谁家孩子叫林剑凯还死在湖里的,我会跟他们说的,反正我都答应你了。”

草丛里的蝈蝈响了一夜,柳子予几乎是一夜未眠。早上,她收好了帐篷,开始一个人去找那个寺庙。

自己明明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很久,没想到中午时分又走回了那个小城,好在她已经见怪不怪,轻易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一回头,发现是昨天那个导游。

“哎呦,小姑娘,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要是被六道师傅发现了,他以后就再也不会放我出去了。”

导游阿姨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家。

“阿姨,你能给我解释解释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来吗?”

“你肯定是进到原来有湖泊的地方去了,不然哪会跑到这里来。”

“是那个湖的问题吗?”

“勿忘湖一直以来都是这个世界的入口,这个湖还没有干枯之前,只有我们能去你们的世界,你们进不来,因为没人会傻乎乎地跳进湖里,只有死了的人才会流落在我们这里,后来湖日渐干枯,就有人不小心走到了我们这里。但是我们发现,每多走进一个外来人,这个空间就会缩小一点,说不定哪天就彻底消失了。我们在那片湖地里洒了很多种子,希望灌木长得旺盛一些,别人就不会进来了。”

“三年前,这里的湖水还在吗?”

“在啊,当时有很多人以为水变浅了,可以随便游玩,结果还不是淹死了。”

“哦,对了,那你能把我送回去吗。”

柳子予是真的想回家了,这个奇怪的的世界,她实在呆不下去了。

“只有六道师傅才能送你回去,可我…唉,算了,都怪我贪小便宜,这湖都没了还想拿它做生意,我带你去吧。”

柳子予喜出望外,她真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林剑凯。

“叮…”,手机又发来了消息,能再次看到林剑凯的QQ消息提示,她真的觉得开心极了。

“我昨天又做怪梦了,好长时间醒不来,我怕你以为我消失了,把我手机给扔了,还好你没有。”

“我好怕你真的消失了。”,说完这个她又补充了一句:“那世界上就没第二部有意识的手机可以供我玩了。”

“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死者,你这是玩我呀。”

“不开玩笑了,有人肯带我去找那个寺庙了,这就出发了。”

来到先前林剑凯图片里的寺庙,那个叫六道的和尚果然盘坐在大殿里念经。导游阿姨进去和他说了很久,连连道歉,和尚师傅看起来并不开心。

导游阿姨出来说:“他同意放你出去,不过是有条件的,你去,他会和你说,我的任务就到这里了,有缘再见了,最好是在你的世界。”

和尚师傅胡子都白了,一副清心寡欲的神仙模样。

“师傅你好,我不是故意要来这里的,很感谢你愿意帮助我回去。”

“阿兰刚才和你说过了吧,我是有条件的。”

“你说,我会竭尽全力去做的。”

“条件是你要承诺,如果将来你有那个能力,请把勿忘湖还原,要是不能,至少也要把它封闭起来。”

“嗯,我答应,只是我能说说我的疑问吗?”

“请说。”

“我知道,你要我这么做的原因是进来的人越多,这里的空间就会越缩越小,但是你们完全可以生活到我的世界里去呀。”

“你们的世界太过繁杂,我们始终信仰简单,简单才是对承载生命的空间最好的尊重,再说了,世人都不愿意离开故乡,更别说一个世界,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应该理解我的意思。”

对和尚师傅的话,柳子予还是很赞同的。

“你先在这里休息吧,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我就可以送你回去了。”

得知可以回家,子予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但新的问题又来了,离开了这个世界,林剑凯还会存在吗,这个手机,她是该带走,还是该留下。

“林剑凯,我想我还是把你留在这里吧,我怕我一带着你出去,你就彻底消失了。”

他的回复不像以往那么迅速:“你已经让我重新活了一回,其实我这样存在着也毫无意义,我无法进行一次旅游,无法品尝美食,就连爱情都无法总拥有,就像个靠机器养着的植物人,你把我带上吧,我不想被留下,我也不属于这里呀。”

两个人都很伤感,但这是故事一开始就注定了的情节。其实柳子予已林很喜欢这个手机的高级功能了,那就是自动语音识别和自动回复,要是再用回普通功能,她肯定不习惯了,得到过更好的,就会嫌弃原来的。

“其实你挺招人喜欢的,你活着的时候肯定没少犯桃花债。”

“其实我以前是个迟钝又害羞的人,招过谁我也不知道。”

“好吧,说说你家地址吧,我帮你看看你爸妈,说不定还能帮忙照顾,怎么说呢,我们也算是有缘分,还来了一段人鬼情未了。”

“那我就先谢谢谢你了。”,接着人一条地址信息,柳子予连看了几遍,背了下来。

那边明明是月夜,回来时却是大白天,勿忘湖边的风依旧吹得猛,捡到的的手机彻底坏了,开机都开不了。柳子予走回高速公路,准备拦辆车去车站买票回家,属于勿忘海的神奇体验算是告一段落。

柳子予不知道的是,还有一个惊喜在她记住的那个地址里等着她。林剑凯只知道自己溺水死了却不知道自己被救上了岸,林剑凯只告诉她自己在那段消失的时间里做了个怪梦,却没有说梦到了什么,那不是梦,是短暂的的苏醒,等柳子予赶到他家的时候,意识已经回归的林剑凯可能已经提前醒来,等着她去找他。

而把勿忘湖回归原样的重大责任就是他俩一辈子的事了。

00

这篇有关于我的手机情人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猜你喜欢
  • 我的心究竟是怎么活着

    或许我是经常在精分的路上!有时候做事都是三心两意,心起就想去做,毫无顾及他人的感受,经常被家人叫火炉王帝。有时候我自己任性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


  • 送给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一首《你开心所以我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点点星光”,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来源:网络 谁都有委屈...


  • 三月桃花开,送给我的朋友圈!美醉了~

    ↑↑↑点击欣赏歌曲 三月桃花别样红 送给我的朋友 祝你天天心情好 年年好福气 争花不待叶,密缀欲无条。 傍沼人窥鉴,惊鱼水溅桥。 —— 苏轼《桃花》 千株含露态,何处照人红。...


  • 我的工作不需要一对漂亮的乳房

    Edward Fielding ◆ ◆ ◆ ◆ ◆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我的工作不需要一对漂亮的乳房 巫昂 我的工作不需要一对漂亮的乳房 打在电脑上的字 不需要有人自背后环抱 月亮这样...


  • 情感之冬

    我的情感----冬日枝头的一片枯叶 冬,是开在岁月枝头一朵清芬的花,洁净而淡雅;是写在素棧上一首静美的小诗,入眉而暖心。突然看到这段话,应了我昨晚的梦,这就是应景吧,或...


  • “追我的男生,家里拆迁了2000万……”

    Part 1 前几天看到朋友圈一篇文章,说看到同事发朋友圈,家里拆迁了700万。 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 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些人,一生下来就在罗马...


  • 我的大学,我的舍不得

    今天考完了三年的所有的试,上完了所有的课,我想我应该是开心的,应该是愉快的,毕竟我就要离开这个地方,我就要获得我一直想要的自由了,可是回到寝室,躺在床上,我却没有...


  • 我的心很大,也很小

    我的心很大,大到和普通人的心一样,我的心很小,小到和普通人的心一样。 走过了这么久的岁月,仿佛还是不能去拒绝和抵制一些内心无法接受的事物 说不上来的讨厌,说不上来的...


  • 我的大舅

    时间过得好快,我已经不记得那一天是几月几号了,还是看了下手机知道是在2017年的8月23日,算下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但是内心还是有点难受。 坐火车到了鹤壁,第二天早上就到...


  • 一只手镯和三个女人

    我的前生是一块极品的玉镯,经过工匠精心打造、研磨,脱落成一只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子。在我还算漫长的生命里,曾经目睹了三个女人的爱恨情仇。她们或幸福或不幸,或平凡或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