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精品文章 >

大黑狗

时间:2018-04-13 10:07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一条大黑拖着一个戾气很重的中年男人走到了我正在卖小吃的那个摊位,我当时正在和一旁的大妈还有正在我这里买东西的小伙子谈得尽兴,他们听口音都是北京人,但是看得出他们并不嫌弃我一个外来人口,当我用我的家乡话问那个小伙子要不要醋的时候,我看得出他有点疑惑,但是在一旁的大妈却用标准的(或许该加“儿”吧,我也不清楚,在我眼里这就是北京话的乐趣所在吧)读音帮助他理解我,这对我来说简直太过友善了。 “明天别再过来了啊,听见没有。” 这个声音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怎么又是他,又是这个混混。 这个被狗拽着走的中年男人显然对自己刚才说的话稍显不满,于是他又加大了音量对我说了第二遍,这一次显然他达到了他的目的,他这一句不仅让方圆五米之内的人都看向了他,还让他们都知道了,他是在对我讲话,绳子那头的狗听了他的话也想要做出一点反应,于是他决定在他脚边拉了一泡屎。

 我能感受到他说完这句话其实并不满意,因为我并没有理睬他,与其说我不愿意,倒不如诚实一点,我不敢,有时候诚实并没有错,我就是怂,毕竟走在他前面的还有一条狗,谁知道他一叫唤会不会唤出埋藏在各个角落的其他野狗呢?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他留着那坨屎并没有清理,可能是因为这会有损他的形象吧,也可能是这更能衬托他的形象吧。他陪着狗走到我的摊位前面,那种眼神感觉是由根的瞧不起我,我不敢正眼看他,我说不过他那张厉害的嘴,而我的方言只会在这场骂战中让我处于不利,况且你无法和一个不讲理的人讲道理,毕竟还有一条大狗护着他。 我瞥了一眼那个大妈,那个大妈在瞪着他。 我瞅了一下那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同情的看着我。 那个中年男人又一次用着凶狠但是声音极低的语气对我说了一次“滚,明天让我看见你,我掀了你的摊。” 我尝试着驳回他的言论“周围这么多摊位,我招到你了吗?”说完我才想起来,允许我怕再说一次,不要和不讲理的人讲道理。“你他妈管我?你那500块钱给谁你找谁去,明天我要是再看见你,你等着吧。”说完就与大黑狗一齐走了。 大妈开始用自己娴熟的北京话问候了他与那坨狗屎。 小伙子付了钱给我,取走东西,同情的对我笑笑,说了声谢谢便取东西骑车去了。  


这篇有关于大黑狗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美文网址:
文章地址: (转载请保留)。

猜你喜欢
  • 大黑牯的悲哀

    听说一位干了九年的建筑工,因为生了病,被老板解雇了。我就想起队里的那头大黑牯来了。 之前,队里也有很多牛,却头头身矮力小,无一拉犁中用。春耕时节,别队要打复水(第二...


  • 把平凡日子堆砌成伟大的人生

    有一个故事说,能够到达金字塔顶端的只有两种动物,一是雄鹰,靠自己的天赋和翅膀飞了上去。另一种动物就是蜗牛,一点点爬上去的。我相信蜗牛绝对不会一帆风顺地爬上去,一定...


  • 动物的尾巴

    我们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动物尾巴的功能,但我们却常常拿动物的尾巴说事。 有一句俗话叫做夹起尾巴做人,就是说做人要象狗一样老实、忠诚和敬业。但如果说人是夹尾巴狗,意思又大...


  • 健行大嵩,穿越福泉

    不必远足,景就在你身旁分享之二 (2012-11-3) 首登太白山2300级台阶后的那一周,腿儿酸胀迈不开小步。第二次徒步宁海福泉寺后的那一周,牙床浮肿咬不下青菜。友问:本周继续否?...


  • 风敲碎玉声声

    秋风携着大地的最后一抹绿意消散在深秋末端的晚霞,憔悴的树枝隐忍着和叶割离后,未愈的伤痛摇曳在初冬的寒风里。一袭素衣暗裹山川大地,世界黯然失色。冬——-渐浓着严寒的味...


  • 讲我身边老人们的故事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我结婚后认识这村子里很多老人,如今都已经走了…… 我家最近的一对老人,在我搞养殖的那几年里时间自由支配。每天早晨干完活我会去老人的门口...


  • 父亲的旱烟斗

    父亲是大巴山中一个普通的农民,不识字,少言语,只知一天到晚地劳作。虽然如此,我家仍只有两间土墙泥瓦的破屋。父亲去世后,他的儿女们也没有为他的遗产而争执,并非儿女们...


  • 飞舞的红围脖

    我有一条压箱底的红围脖,那是五岁时妈妈为我织的。那时我特别喜欢红色的东西。你问原因哪?让我告诉你吧:现在扎着红领巾的孩子叫少先队员。在我小的时候,叫红小兵,而且,...


  • 看周详

    在那高大的显示墙上,有一只股票在往上涨,拿到手里真理想,获得厚利有希望。 不远的地方车来人往,有多少眼睛在勤观望,好事到来别紧张,趋利避害看周详。 乡邻闻讯也踊跃帮忙...


  • 难忘大黑牯

    听说一位干了多年的农民工,因为生了病,被老板解雇了,而且什么补偿也没得到。我就想起队里的那头黑牯来了。 之前,队里也有很多牛,却身矮力小,拉犁偷懒,不好使唤。春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