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翀散文:紫阳的吃食_白菜网送彩金网,白菜网送彩金摘抄 - 白菜网送彩金_白菜网送彩金网站大全_2018最新白菜网送彩金
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傅翀散文:紫阳的吃食

时间:2018-05-15 09:15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傅 翀

  


  行到一个地方,能不能留住脚仗,有几个物事是掌柜的,吃食、住铺、水、眼界和人物。吃食自不必说,胃口就定了价,食物一搭舌兵,那个耳哨就说给你还有没有下次。住铺不一定上星,通气、干净、出入便当,尻子一落椅子就想把脚搭上白净床布的床沿歇一会儿就好。水是要物,行游的人大都喝茶,尤其在饭后酒酣,自带的玻璃杯捏上上好的叶子,滚水稍走一下冲盖气,待叶子走滑到杯底,水色浸染成浅绿或微黄,抿上一小口,舌尖那就分了晓。半个时辰,咽喉头回了甘,你能眯着眼缝儿咂嘴唇,就会自顾自的说,好水!好水对于行者很重要,吃食差些莫要紧,再换一个食件,再换一个,直到能下咽对住胃口的那个。水就一个色,现在很多游伙到了一个地界往下后给客房里买一两桶矿泉水或纯净水来烧茶就是这个意思,水不行。我在家里时就喝水龙头里的黑河水,西安的吃食大部分的游客能接受,与黑河水有关,黑河水源自秦岭深处,宁陕县有个红石潭,那里养了黑龙江的红樽鱼,肉鲜味美,水是第一功臣。眼界的事随人而定,有人爱看遗址,和古人过招,泛舟历史古河,祭起狼烟长剑,比论谁个更曹操,那个赛孔明;有人爱寻摸风景,万把块的照像机捏学头娃的到此一游的水平照,当然也好过丁昊天把尊名狗姓刻在埃及的沙漠里;有人爱看活景,也就是当地人物,此一刻游徒心境复杂,初到一个陌生地方,鲜陌、刺激、兴奋、莫名其妙地期待和寻访都有点,是艳遇、是重逢、是回眸一笑百媚生、是惊鸿一瞥或者小清秀、嫩白菜、赛貂婵、病西施,谁个知道。有多少个行客,就有多少个期待,不分高下,妄论尊耻。人往外跑,水向海奔,投的就是个活泛自在,无拘无束一回。在一个地方着了彩,计划着再去一次,再去一回就再风光一回,直到撞了一脸灰儿;在一个地方倒了霉,心头咬了槽牙,再也不出去了,家里竖横一丈八尺,三两个月后一桩小事儿又有了游兴,出门的那刻,过往的不快活烟硝云散灰飞烟灭呢。

  

  本夫为工作的事儿顺道过了一趟许多人都不大爱去的郑州。出了高铁站,迎面撞上了满脸匪相满身酒气汲着拖鞋的耍横要钱者,绕不过去,不搭话不行,不对眼不行,不鼻子尖对鼻子尖儿不行。我把大小包儿交给胖王,走到大理石的柱子后面,他自然是要跟了来的,那主把脏手放到我肩头的一瞬,我接腕走里弓,腹轿稍沉提他裤带一个大背把他仰摔出去三尺,捏了小拳塌腰寻他鼻脸,那人还算有点身手,绷腰要弹起,便有两拳落在门面上。胖王叮噹着赶到时候,那人贴地的嘴脸处便流出了鲜红的一小滩,哼叽着用豫言说老大我再也不敢了再不敢了。那一刻我有许多苍凉感,不来不是没这茬了吗!最硬的一关是人物,为生意,为官阶,为情事,为吆事,为没事寻事,你都极有可能去寻碰一个或几个人,此中复杂非一语片纸能尽,以后有了话口再行叙记。

  

  写了以上话儿,也没有说到文名上的紫阳吃食。你当为何,那文丑于百万军中斩了多少军官,折腾了多少时日,关二爷也就是杯酒尚温的功夫把文丑上将的人头交在了孟德兄的中军案台上。
  我没有阅看过紫阳的县志,当地也没有显达绅士接风叙茶,其他不说自然不晓得名吃显喝。这是里说的是当地的类似小吃又很勾人的普通再不过的食儿。政府广场西北角斜坡巷往上行爬百十米,坐西面东有一家老杨 铺,那里巷子窄幽,着了小裙子的水浅话婉的两三小女子上来下去,听不清说些什话,那皮肤自然的白里透红,长发飘飘,逾觉巷子里空气好,不闷热。挑了两头伸出笼舌的担儿,瘦精的男人蹲在墙根,笼里放着洗的白净的一卷一卷的小葱,胖胖的肉豆角,像极笋瓜的黄瓜,不大却新鲜的红眼儿洋芋,挨着蹲的那位摆放了一担儿桃子,桃子长相极差,却凭经验感到那桃子味道不错,黄果胶自桃把那儿流出来,凝结一小块,红就隔着青色透出来,像上下小语的小女儿,也没见得涂抹什么兰寇的。偶尔巷上头很响的一声喇叭,一辆小巴或皮卡慢慢地却毫不迟疑地开下来。开车的一律精瘦,嘴角叨了烟,手臂上青筋暴突。人是要贴着墙立了,车走到那儿那儿的人都要靠墙立了。你靠了墙就看见隔几步就有一株两棵的小树浅色花从墙上长出来,不是垂挂下来的。墙附绿苔、青黛自成。

  

  老杨红胖,老杨的女人更胖,走路却一点儿不抖搂,一如她的 。 有豆腐葱的,粉条辣子的,豆角的,那豆腐 极好,一圈的摺线像往里弯着的螺丝,胖润的富态,比渭南的时辰 大些,比天津的狗不理更大。一笼四十个,须臾售磐。一般的吃客要两个,胃口宽的要三四个,更多的要买了提走吃、五个八个不等。咬开一小口,里边一股豆葱香味直达鼻窦,油不大,盐料适中,火候工夫拿捏的恰到好处。你捏着小勺把调和汁儿从咬开的小口灌进去,一口一口咬着吃,旁边的吃货也这么吃着,快慢不同,一色的猴急。老杨不爱说话,你问话一句三个字,他回答两个,你唱五个字,他诺三个字,脸上却善和,没笑也像笑着。女人更不爱说话,一对耳朵却像极阿庆嫂。不大的铺儿摆了四张桌子,能坐七八伙食客,最外一桌的凳儿就摆码到了巷道上。胖王嫌热就脸朝里坐在那儿,我说小心皮卡把你的尻子捎走了。随便的一位要盐要醋要调货勺儿,那女人一两秒就递到了你手上,头是低着的,脸却一水儿红白,豆腐西施。老杨还卖其他的食儿,其他的不表了,熬的苞谷糁儿不错,是当地山上种的老玉米,金黄油重,熬到刚能粘住筷子,一碗五块,配了酸辣的洋芋炒片、梅菜、腌雪里红、还有一小碟儿炒豆腐渣。那炒豆腐渣极对我的胃口,和梅菜或者腌雪里红一块儿拌了,色儿分别是黑、青、白、黄,一口下肚,舌生横液.在紫阳的几日,两个豆腐 ,一碗苞谷糁拌炒豆腐渣雪里红,我觉得是上好的吃食哩。

  

  饭罢,顺了广场西边的园房巷石台阶,七拐八折就下到汉江边上.台阶的两边都有人家住着,房因地造,有一面盖,小二层,更有几家石板房,石板透着石蓝色,一下雨就变成了黛青色。我想那房子住着很好呢。一家石板房前,一个极清秀的小女孩子守着一蓝子梅里子。咋卖的?胖王问。五块一斤。小女孩笑笑地说。我吃十个……胖王伸出他的两个胖爪。好吃了我再买?!胖王一脸正经。一块钱吃一个。小女孩笑笑地说。

  作者简介:傅翀,旅游商报社社长、总编辑、陕西旅游商报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旅游商报(前西安旅游报)、旅新网、旅商新闻网创办人。傅翀先生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多次获得文学、书法各种奖项。出版个人专著、小说等文学作品多部。

  注:文中为傅翀书法作品

编辑推荐:
  • 一个人艰难的梦
    散文随笔 一个人艰难的梦 于公谨 看着岁月的风,总是在发出响声,似乎在诉说着日子里面的朦胧,也似乎在说时光里面的梦。本是炎热的夏季,却可以看到岁月的涟漪,在不断游弋,...
  • 旧时光就是一张纸
    散文随笔 旧时光就是一张纸 于公谨 生命的旅途,总是一个人走着脚下的路;而每一步留下的脚印,就会成为岁月里面的斑痕,可以看到岁月的深沉,也可以看到时光里面的认真;无论...
  • 一种美丽的伤痛
    散文随笔 一种美丽的伤痛 于公谨 树叶,在风中摇曳,发出响声,在慢慢地浮动,留在了心头,也留下了忧愁。这是树叶的笑靥,还是因为这里已经是黑夜?一颗寂寞的心,总是会悬着...
  • 岁月的海,依旧在身边不断徘徊
    散文随笔 岁月的海,依旧在身边不断徘徊 于公谨 岁月的海,依旧在身边不断徘徊;我敞开了胸怀,想要拥抱着心中的期待,只是那些时光,总是会留下几抹忧伤,在不断激荡,在不断...
  • 一个人走的路,习惯了孤独
    散文随笔 一个人走的路,习惯了孤独 于公谨 一个人走着路,早已经习惯了孤独;曾经看到夕阳西落,总是会觉得有些失落;曾经在夜色里看到树影的斑驳,还有月光里面留下的忐忑。...
  • 人生里面前进的方向
    散文随笔 人生里面前进的方向 于公谨 风,带着响声,就这样倦卧在心头,一如天空的白云悠悠。静静地听到树叶,在不断摇曳,也可以听到月儿的笑靥,在不断侵袭着夜色的悲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