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只不过猪圈里畜生太多

时间:2018-07-25 18:20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只不过猪圈里畜生太多

原创: 笑史人  且微醺(公号) 

先声明一下,千万不要以为此文和疫苗有关。

疫苗和猪,怎么会发生关系呢?就算发生了关系,对猪而言,打的是不是毒疫苗,猪都不会在意的。只要依然还在圈里,只要每天还有三顿猪食可吃,只要还没有被拖上屠宰车,猪都连哼哼都懒得哼哼两声的。

所以,猪圈里的事,自然是不会和疫苗有关的。

所以,猪圈里的事,你就全当它就是天方夜谭里的东方扯淡。

猪圈里,永远都是猪月静好。     

       

这是由猪圈里的两类猪决定的。

一类叫做无脑猪。这是猪圈里的大多数。

这是看圈狗最喜欢的猪,只要还有猪食可吃,有猪棚可窝,哪怕天上下刀子地上翻江海,在它们眼里,永远就是最美好的猪月静好。

猪圈里再脏再臭,就算猪屎狗屎已经沾满全身,它们看不见也闻不见。或者,它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脏和臭,却不知道猪也可以生存在既干净又生态还没有围栏的地方。它们甚至天然地以为——猪嘛,就应该生活在这种又脏又臭的猪圈里。

猪大戒被拖到屠宰场了,猪八戒依然只管睡觉——关我猪屁事,才杀到大戒吗,离我猪还远着呢。

猪二戒的猪棚被强拆了,猪八戒依然只管睡觉——关我猪屁事,拆的是二戒的棚子,我的棚子在就行。

猪三戒申请改善猪圈环境被精神猪了,猪八戒依然只管睡觉——关我猪屁事,说不定三戒本身就是精神猪,不是精神猪乱打什么申请乱提什么意见啊?我没有精神猪就行了。

猪四戒躲猫猫死掉了,猪八戒依然只管睡觉——关我猪屁事,我是猪,我躲什么猫猫啊,我当好躲猪猪就行了。

猪五戒莫名其妙被看圈狗咬了,打了假的狂犬疫苗死掉了(此疫苗非彼疫苗),猪八戒只管睡觉——关我猪屁事,我乖乖的,狗就不会咬我。猪八戒忘了,猪五戒也是乖乖的。

猪六戒吃了馊猪食,得了猪头病,猪八戒依然只管睡觉——关我猪屁事,只要我没有吃馊猪食就行了。

猪七戒的猪崽没有学可上,去找看圈狗申诉挨了一顿打,奄奄一息地窝在猪八戒身边哼哼。猪八戒依然只管睡觉——关我猪屁事,我的猪崽子又没有遇到上学难。

这天,猪八戒要被拉走了,它使劲地哼哼着挣扎着,希望能有猪帮着自己哼哼。他看见,猪九戒翻了个身,接着睡,猪十戒抬了抬眼皮,继续发着猪生大好的猪友圈……

猪圈里,猪月依然静好。

猪月静好的猪圈里,还有一类猪,叫做爱圈猪。

相比无脑猪,它们是脑残猪。

爱圈本无错,只不过这些脑残猪,脑残到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爱圈,脑残到把爱圈和爱猪分不清。大家都是当猪的,本来猪应该爱猪才对,脑残爱圈猪,却把爱猪演化成了爱狗。

它们不但觉得猪月静好,还会自发地、自以为很高大尚地、带着伟大的崇高的使命地、不遗余力地维护着看圈圈的权威,主动协助看圈圈维持猪圈的秩序,完了还不忘摇着并不美观甚至有些丑陋的猪尾向狗骚情——看,我把那些不安生的猪喷得多凶、咬得多猛,是不是可以赏一个狗项圈给我戴一戴啊!

对少部分遇事爱吵吵的猪,他们会苦口婆心以大智慧的口吻教训说——不要叫唤, 要懂得感恩,你看,你现在在猪圈里有得吃有得穿,要感谢我们的圈。

这时候,它们就选择性地忘了,猪们在圈里不是白吃白喝白睡的 ,每一顿猪食都要交伙食费,每一孔猪棚都要掏钱买,每头猪,都还要在圈里干苦力。

对受了委屈想维权的猪,他们会板起爱圈猪的严肃面孔,努力像狗一样竖起耳朵,翻起鼻孔,一边跌落着嘴角的狗屎一边吧唧吧唧着说——不要叫唤,你的叫声会引来灰太狼,你们不知道吗,灰太狼一直亡我之心不死。

它们不知道,它们本不是猪,灰太狼也不一定非要来吃猪,但是,为了吓唬那些不听话的闹事猪,为了糊弄那些只知道吃的无脑猪,为了讨好那些觉得全天下都是自己敌人的看圈狗,便非要说猪圈外到处都是狼虫虎豹。

它们还会看着高大的猪圈墙和铁丝网,无比自豪地、发自内心地、更加脑残地,生怕声音让灰太狼听不到地,唱着猪歌笑出猪声。歌名叫“漂亮了我的圈”。

它们不会以为,这才会真正引起灰太狼的警惕,招来灰太狼的打击。这时候,它们还会把锅,甩给那些不听话的猪。

它们视猪圈里的另一部分不听话的猪不是同类,而是天敌。

因为这类猪,遇到不公平的事,起码会发出哼哼。

因为这类猪,希望猪圈的环境,多少能得到改善。

因为这类猪,还没有泯灭该有的思考,他们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猪圈难道就是猪的宿命。

因为这类猪,渐渐想明白了一个问题——我们本不是猪!

可惜很多的猪不会想到这些也不会去做,他们在猪圈里呆习惯了,忘了自己本不是猪,忘了基因,忘了思考,忘了祖宗为什么从四条腿爬着变成两条腿立着,只知道有猪食可吃的日子,就是猪月静好的日子。

等到有一天,猪圈墙倒了,看到没有忘记基因的同类都已经站起来往外走的时候,它们豁然发现——哦,原来我们本应该站着啊,可是,它们已经习惯了卧着爬着,得了软骨病,想站也站不起来。

八十年前鲁迅已经说了——活该!


编辑推荐:
  • 疲倦的女儿岭岁月
    女儿岭不大,住着一百几十户人家。村志记载,我们村原本并不叫这名字,因毗邻西水,沿河而居,故名河西岭。不知何年月,此地出了一个贞洁烈女,族人独念她的悲情忠贞,改名女...
  • 夹桃胡
    夹桃胡       夹桃胡,也不知学名叫什么,近几年鲜有见过。我小的时候,妈妈单位家属楼的院子中,在阳光充足的角落,有一枝花伸枝展躯吸收阳光的能量,邻居姐姐告诉我,这是夹...
  • 偏见
    “宝贝今天在幼儿园学到什么了呀?”马莉从幼儿园接到陈晓贝的时候,看了一眼停在幼儿园门口的车,不是老旧的大众就是难看的捷豹,心里的怨恨又多了一层。在她看来,自己本来...
  • 人生总有不如意的时候,没什么大不了,跌倒了
    没什么大不了,阴云总会散,再糟糕也不会糟糕一辈子。 01 我们的生活不总是充满阳光,谁都有不如意的时候,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是否能面对难题迎刃而上?顾然的故事也许能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