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等风也等你

时间:2018-07-19 16:18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哎呦。”子珝被天上掉来的小猫咪砸到了脑袋。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气氛尴尬。

“喵喵喵,我只是一只小猫咪,我什么都不知道,喵喵喵。”小猫抬起前脚想要悄悄溜走。

“猫妖!”子珝的眼睛亮了起来,想要抱起小猫,但迅速又用双手护住身体“你不要吃我,很柴的口感不好。”

“???我为什么要吃你?”

“主持说妖怪都是吃人的。”子珝防备的盯着小猫。

小猫咪的眼中充满了嫌弃“鱼好吃你好吃?鸡好吃你好吃?这么自恋呢。”

“那你不吃我?”子珝靠近了一点。

“不吃。”小猫咪冷酷的丢下一句扭头就走。

下一秒,小猫咪四脚离地,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了他。

“好软啊嘤嘤嘤。” 子珝用脸蹭着小猫。

“放、放肆!放开我。”小猫努力的用爪子撑开子珝。

“我养你吧!好不好?” 子珝沉浸在软绵绵中无法自拔。

小猫挣扎着从子珝的怀里跳了出来,残影窜上了围墙,消失在视野中。


十年不见,人类对妖精都这么热情了吗,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小猫蹲在灶台上冥思苦想。

小猫本是一阵风,拂过山河与日月,穿过人群与岁月,云游四海亦无处可归,直到护国寺修建的时候,撞进了房檐角悬挂的金玲内,不能出,日日乱撞,人人皆称景命殿风铃声最为清脆悦耳,且日日不停颇有灵性。

如今苦练十载,匆忙修得一实体,虽然小了点,毛茸茸了点,但胜在可爱,小猫舔着毛接受着不知何时聚过来的猫奴小僧们的投喂如是想。

一只手从人群中把它拎了出来,子珝指着脑袋上缠着的绷带说“你要对我负责。”

“…喵喵喵?”

子珝把小猫揣进怀里一溜烟跑出了厨房,在后院的柴房里子珝堵住门,小猫跳上最高的橱柜对峙着。

“呸呸呸,小猫咪吃点东西那能叫偷吃么?”

“厨房的东西倒是不怕你吃,我就怕你偷吃我的师弟们。”子珝端着扫把指着小猫。

“你师弟和你一样柴,谁要吃你们啊。”小猫挥舞着肉呼呼的爪子。

“那,那你快走吧,被主持发现你是妖就完了。” 子珝松了手里的扫把,面露焦急。

小猫眯着眼凝视着子珝,这孩子虽然有点傻夫夫,但是好像很善(hao)良(pian),小猫跳下橱柜蹲坐在子珝面前。

“之前你还说要养我的。”小猫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

“可是,主持向皇上承诺过,会屠尽天下妖怪保四方平安,你如果被发现的话一定会没命的!”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小猫跳上子珝的肩头一爪子拍在绷带上。

“哎呦!”“不管!我们签下契约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仆人,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吃掉你的师弟们。”

子珝疼的泪眼婆娑“可是,如果被主持发现了怎么办?”

“我可是猫妖,躲猫猫超厉害的!”小猫用爪子搓掉子珝的眼泪“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再哭我就吃掉你。”



十里长街人群熙攘,城墙下食楼林立酒幌高悬,云游商人叫卖着琳琅满目的异国商品,这盛世如护国寺玄明主持承诺过的一样。

“玄明主持心怀百姓,如今亲力亲为兴建寺庙,跋山涉水路途遥远辛苦万分,实为我朝圣人,朕心有惭愧,特设此素斋宴,为主持送行。”

“若非皇上心系百姓,修建护国寺,贫僧亦无法震慑妖魔,这功利千秋皇上您定会千古传名。”

十年前,诸国纷争尘埃落定,征战数十载田埂荒废,天下一片寂寥之相,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异界妖魔闻血袭来,直奔京都,一路生灵涂炭,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时,玄明身着白衣如天神降世,以一己之力将其阻挡在京城之外,劝谏皇上修建护国寺,将众鬼魅镇压击退,后天下太平,收养战时遗孤,抚恤平殇,遂世人多信佛。



小猫软趴趴的搭在子珝的头顶,尾巴在子珝眼前晃来晃去。

“饿。”

“厨房有白菜。”

“我看你像个白菜,我要吃鸡腿!红烧鱼!佛跳墙!”

“出家人不可以杀生,阿弥陀佛。”

“鹅鹅鹅,想吃肥鹅肝。”小猫翻了个身“天天青菜萝卜的,你看看你的师弟们个个像个小人干。”

“庙里也有些老鼠什么的你也不抓..”

“我堂堂猫妖,你居然让我去吃老鼠,我先吃掉你算了。”小猫气哼哼的说“你家主持也是的,留个九岁的小孩子照顾一群更小的熊娃子,你师兄都哪去了?”

“师兄们都去降妖啦!到十岁才可以跟着师父出门修行,明年终于轮到我了!”子珝手上搓洗着尿片脸上都是憧憬。

小猫听后若有所思“…我听说,城西的河里有鱼妖。”

“鱼,鱼妖?我去叫主持!”子珝霍然站起小猫和尿片一起掉进了木桶里。

“别啊!”小猫顾不得浑身湿漉漉急忙叫住子珝“你师父指不定在哪降妖呢,打扰他就罪过了。”

“可是妖都会害人的,他们都是大坏蛋。”子珝一脸焦急。

“交给我嘛,我来除妖,这种小鱼妖,我一顿好几条。”小猫跳出木桶抖着湿透的毛,溅了子珝一身水。”

“可是主持不让我们出门,平时的菜都是有人送过来的。”子珝搓着衣角犹豫不决。

小猫郑重的拍了拍子珝的脚面“为了黎民百姓,天下苍生,更作为除妖接班人,接受这上天赐予你的重任吧!”

子珝还是嫩被小猫的一番话说的热血沸腾“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事不宜迟,明天吧,我得准备一下除妖法器。”


第二日,小猫在前带路,一人一猫走在山间小路上避开人群,日光透过树冠碎落在两人头上,蝉叫的聒噪,隐约能听见溪流的声音。“”

“不是说城西的河么?”子珝擦了把汗问道。

“城西河水太深,啊不,妖气太重,咱们逐个击破,先从这小河开始。”小猫扒开灌木丛,跳进了清凉中。

子珝艰难的跟在身后,小心翼翼的不让衣服被灌木的尖刺刮破。

“这只这只!它最肥..最有妖气!”小猫在河里扑腾着,河鱼被搅的四处逃窜“快来快来,除妖了!”

子珝手忙脚乱的挽起裤脚,拎起法(yu)器(网)加入了战局,忙活了一下午,捕获小鱼x1,青蛙x2,树枝若干。

子珝摊在一旁气喘吁吁,小猫盯着烤完只剩一口肉的小鱼陷入了沉思。

“子珝啊,我觉得你可能没什么捕..除妖的天分啊。”

子珝一个咕噜翻了起来“那怎么办?明年我就要和主持出门修行了,会给主持拖后腿的。”

“放心吧。”小猫拍拍胸脯“我来给你做集训,未来的除妖大师就是你。”


此后子珝的每一天改成了吃饭睡觉洗尿布外加抓小鱼,数月后,河岸边明显圆润的小猫懒洋洋的躺着,河中壮实多的子珝娴熟的抓着小鱼。

“多抓点,回去晾成小鱼干留着冬天吃。”小猫打了个饱隔,用爪子拨弄着还在跳动着的小鱼。

“嗯,春天主持差不多就该回来了,到时候就不用我抓了。”子珝不假思索地说。

“咳咳,除妖这事不用跟主持说。”

“为什么?”

“因为鱼妖都快被除尽了嘛,等冬天肯定就已经没有了,再让你主持操心就不好了是不是。”小猫绞尽脑汁想着借口。

“妖类哪那么容易杀尽?不行,我得跟主持说。”

小猫急了霍地站起来“别啊,你说了我还活不活,你主持肯定一巴掌拍死我。”

子珝背对着小猫不说话。

“我只是一只小猫咪,弱小可怜又无助,嘤嘤嘤。”

子珝还是不说话双肩微微抖动着。

“..喂,你别是在笑吧?”小猫跳上子珝头顶低头看他,子珝憋笑憋到满脸通红。

小猫一巴掌拍在子珝头顶,两人在河水中嬉闹起来。


“这么说你早都知道了?”湿透的两人在岸边烤火。

“嗯,我又不真傻。”

“但是你还是给我抓鱼吃了好久,你果然善良!”子珝在小猫的心目中忽然光芒万丈起来。

“强迫别人吃素,这不是修善,这叫虐待小动物,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不过出家人不好杀生。”子珝拧着湿透的衣衫“烤鱼,晾鱼干什么的以后就都交给你了。”

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小猫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隔日,小猫用两只猫爪夹住小鱼,用嘴艰难的给小鱼穿上钩子,再走着钢丝一样挂到绳上,近日的圆润让小猫很难保持平衡,一筐鱼忙了半日还没晾好,围观的师弟们被小猫笨拙的样子逗得十分开心。

小猫有苦难言,只能瞪着领头嘿嘿的子珝。

“这猫可爱吧?我养的!”师弟们发出了一片羡慕的叽叽喳喳。

“想要一直让它待在护国寺,就要对主持保密,同意的举手!”师弟们齐刷刷举起了自己的小手。

小猫刚聚起的怒火瞬间消散,转头看见子珝和师弟们炫耀时得意洋洋的样子,算了,太阳快落山了,小猫打了个哈欠接着晒咸鱼去了。



夏末晚风微凉,一人一猫坐在房顶啃着西瓜,子珝望着远方晃着腿“每年这个时候城里好像都会有烟火会。”

“你想去么?”小猫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尾巴。

“以前主持带我们去过一次,你知道么,那边卖玩具的特别多。”子珝抱起了双腿“不过主持说玩物丧志,所以师兄们都没有买。”

小猫听后伸了个懒腰,跳下了屋檐“走,带你买玩具。”说罢自顾自的朝后门走去,子珝手忙脚乱的从屋顶上爬下来小跑跟上。

还未走进市集,食物的香气先飘了过来令猫垂涎欲滴,子珝在集市里蹦蹦跳跳好奇的四处张望,摸摸东家的面具又看看西家的拨浪鼓,最后在一家陶球摊停了下来,仿照布球制作的精巧陶球,内部填以砂石,摇动时沙沙作响,子珝盯着色泽鲜艳的陶球,久久不愿挪开脚步。

“小僧人来一个?”店家热情的问。

子珝吞了吞口水“不,不用了,阿弥陀佛。”随后逃也似的跑开了。

市集人群拥挤,俩人早就被人流挤散,只是这小玩意玲琅满目,当子珝发现的时候,早就被人流带着移动不能自控,一只手从人群中拽住了子珝将他拉出了人群。

一个白衣小姑娘笑盈盈的看着他,手里还举了两串糖葫芦“给你。”

子珝懵懵懂懂的接过糖葫芦“谢谢,那个..你有没有看见一只白猫?就很白很胖的那种。”

白衣小姑娘啪的一掌拍在子珝的头顶“你说谁胖呢?!”

“你是小猫?”子珝迟疑的问。

“嗯,别叫我小猫了,叫我南风吧。”南风拉着子珝坐下“我这人形只能持续一晚上,所以我今天晚上..”南风起身对着天空大喊“一定要吃到鸡腿!!!”

路人都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齐齐的围观了起来,子珝见状不妙拉着南风迅速跑掉了。


夜空绽放起花火的时候,南风捧着烧鸡吃的满脸油,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回庙的路上。

“等一下。”南风叫住子珝顺便在子珝的衣服上抹了把手“这个给你。”

南风的掌心里是一个陶球,光洁的瓷面闪着烟火颜色就像子珝眼中藏不住的欣喜。

“那明年份的小鱼干也拜托你了。”南风拍了拍子珝的肩旁愉悦的向前走去。


次年春,积雪还未消融,不顾春寒料峭,皇上执意在城门口亲自迎接玄明主持归来,红毯从城口一直铺到皇宫,全城的百姓都在等着救世主回京。

地平线上远远的出现一个戴斗笠的人影,玄明主持除了带徒弟,向来都是独自行动,只是这次身后还跟一群半人高的小孩子。

“玄明主持辛苦了,朕准备晚宴为你接风洗尘。”

还未答话,玄明一张口,血就喷了出来,人也昏倒在地,众人忙齐力把玄明抬回了护国寺。

同回来的孩子太小,解释不清,大概是路上遇到了一伙强盗,玄明竭尽全力才保了一行人安全。

“皇上,不过是一伙强盗怎么能伤主持这么重?依我见..”不等宦官说完皇上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吩咐太医好好医治,等主持醒了立即来通报。


皇宫禁地院墙高筑,皇上在屋内踱步。

“吾皇,依我看十年前鬼境入侵那场大战,玄明应是受了重伤,虽一直佯装无碍,今日总算是露相了。”说话的是皇上心腹大将军。

皇上颔首“可这十载,鬼界是实打实的被玄明压制住了,这又做何解?”

“世人都知,玄明慈悲为怀,收养遗孤,可谁曾见过长大的孩子们,要说起来收养的孩子最大的也该快弱冠了,可护国寺里那全都是一群毛孩子。”

“寺里小僧不是说,师兄都跟着玄明出去降妖了么?”

“是,都是这么说的,可10岁的孩子出去降妖,这么多年都没回来,音信全无。”大将军握拳压着声音说道“是去降妖,还是喂了妖精了?”

“你是说?”皇上快步走进大将军。

“微臣是说,杀妖的是人,杀人的未必不是人。”


近日的护国寺比平时热闹不少,皇上派来的护卫还有太医让护国寺多了些烟火气,子珝让师弟们都好好待在后院,自己一人陪着昏迷的主持,南风趴在房顶默默注视着人群的一举一动。

“您要快些好起来啊,今年还要您带我一起去除妖呢。”子珝陪坐在床前喃喃自语。

太医喂过药后也陪坐在一旁“玄明主持今年多大了?”

子珝抬起头“约是二十七八。”

太医啧啧摇头“这脉象若是说是七八十我也信,怎能如此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呢。”

子珝搓去泪珠,仔细的打量起主持,主持这一去沧桑了不少,鬓角间竟生出了些许白发,子珝越发觉得心疼“主持大概什么时候能醒啊?”

“不好说,按理寻常人受了这些伤早就支持不住,主持不仅活下来了,还走回了京城,果然是仙人,不过什么时候能醒,就得看你主持想什么时候醒了。”

子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太医起身端着茶出去放风了。


夜里,太医守夜,打发了子珝回去睡觉,子珝难以入睡,盯着桌上跳动的烛火发呆。

南风轻手轻脚的走进屋跳上桌“你主持就是十年前那个白衣除妖人?”

子珝回过神点了点头。

“可是我曾经看见他给妖王献活人祭。”短短一句话字字却有千斤重,砸的子珝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不可能,主持是天下最好的人!”子珝向南风吼道。

“我曾是风妖,这世间的事我都见过,而且不可能认错人。”南风耐心的说“这事你们皇上可能也知道了,护国寺除了你能看见的护卫,外面层层围的全是禁军,还有,说起来你师兄们没有一个再回来过,不是么?”

“不可能!不可能!”子珝摇着头不肯相信。

“我们走吧,你看这次主持又带了这么多幼童回来,怕是又要去献祭了,你今年也到岁数了还不快跑。”

就在两人还在争论的时候,前院突然火光大起,原是大将军带人入院,想趁着玄明病重羁押入狱,只是还未动手玄明就先一步醒了过来,手下兵将不敢轻举妄动,双方对峙起来。

“大将军此举何意?”玄明白衣孑立,右手剑锋指向大将军,像极了十年那场战役,只是鬼魅换成了国军。

“此举何意?你用我朝幼童献祭于妖怪,丧尽天良,如今装什么清白。”大将军示意禁军上前“得玄明人头者,封万户侯!”禁军蠢蠢欲动。

“呵,如若不是我,你以为你们现在还活着么?”玄明挥剑击退了冲在最前的士兵。

“笑话,我朝兵强马壮,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可任妖异欺凌的时候了!反倒是你,数十载欺君罔上,用孩子们的血换你的荣华富贵,禽兽不如!”

玄明嘴角上扬,用衣袖慢慢擦净掉剑锋的血珠。

“你看我这粗布烂衣,满身伤病,何来的荣华富贵?”

大将军拧紧眉头“你休想妖言惑众,给我冲!”

玄明手上剑花不停,慢条斯理的说到“用几个幼童的命,换我黎民百姓的命,换我国百年昌盛,就算我双手沾满鲜血又有何妨,不过就是在后世的史书上多个罪人罢了。”

“多说无益,今天我要你血债血偿!”白衣在层层包围中渐渐染上血色,看不清的剑锋闪着寒光,玄明早已是强弩之末。

一支弩箭冲着玄明无暇防备的背后直冲而去,眼看这一苦战就要结束,子珝不知从哪窜了出来替玄明挡了一箭。

巨大的弩箭贯穿了子珝还年幼的身体,双方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身体砸在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异常清晰,子珝只来得及看主持最后一眼,就失去了生机。趁着主持发愣的时候,大将军一刀削下了玄明的人头,猩红的血液洒满了这个玄明亲手修建寺院的地面。

大将军提头回去向皇上复命,这一庙的孩子也被带回去作为证据。


南风在尸堆里找到了子珝,小小的身体还未凉透,像是睡着了般,只是胸前插的弩箭碍眼得很,南风用力把箭拔出来,推搡着醒不来的子珝,缓缓的把头靠在了子珝的额头上。









多年后,山林间多了个云游僧人,他摇着不会响的铃铛,等着一阵会喵喵叫的风。


编辑推荐:
  • 大风刮过我的梅雨时节
                          天色暗了,雨还下着。静静收拾东西,教室里早没有什么人了。我的记忆里,这样的季节总是平常,雨不愿停,我却不得不走了。       还未到约定的时间,我...
  • 流沙河收悟净(故事新编)
    出了黄风岭,师徒三人继续西行,行过一日,见有一河阻路,便只好停下了脚步。一望无际的河流,浑浊一片,奔流不息;汹涌澎湃的浪花拍打着河岸,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犹如百门...
  • 等待是漫长的相遇
    张明佛初次遇见芳草小姐是在她十七岁的夏天。 那天黄昏,张明佛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通过那条巷子的时候,就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 甩了甩头,还没来得及生气的张明佛抬头看见...
  • 他骨子里带风,怎么留都留不住
    乱世动荡不安,动荡间谁失了心,丢了命,都已常见。 天空是灰暗的,下着小雨,擦肩而过的书生倒映在水里,她以为是他动人的面容,这是她第一次在这动乱的岁月动了心。 有人说...
  • 唐瑛:纵使岁月无情,我也要优雅老去
    唐瑛 文/临溪为砚 1. 《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午后》 几年前,我看过一部法国慢节奏的电影《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午后》。 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叫勒曼的失意中年男人在公园里邂逅了一位95岁的...
  • 转变你的思维,也许会更好
    马小虎去买鱼,一条鱼15元,想到家里没有姜了,跟商贩说:“顺带送一块姜吧。”商贩没给。 马小虎不甘心:“一小块就可以。” 商贩摇摇头笑了:“小伙子,姜比鱼贵,小本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