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虞栎

时间:2018-07-12 00:12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又是一年一度的祭祀大典,村民们聚在一起,选出一名刚满十三的少女,称为圣女,坐在荷叶舟上,送至湖中心,祈祷一年的风调雨顺。

荷叶舟要由这一年采集到的荷叶编织而成,约有一人长。

圣女需穿着红色喜服,由村中手艺最好的绣娘用一年时间绣出。

这次的少女,是一名叫虞栎的女孩,有一双断掌。发稍黄,向外微卷,摸起来软软的,像触碰一团棉花。一双明亮的眸子,瞳孔黝黑,对视久了,竟有种被吸入其中的感觉,异与常人。

“送!”

随着村中长老的一声令下,荷叶舟被送入湖中心,拉着荷叶舟的绳子被剪断,村民们划着船回到岸上,只留下圣女一人。

手脚被绑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荷叶舟开始渗进水来,编织用的细线随着重量的增加而断裂,一点一点,荷叶飘散。

岸上唱起祈祷的歌,“山兮魅兮,水兮鬼兮,送美人兮,波涛迎兮,祭吾心兮,还吾愿兮……”

水面涌起波澜,一个大浪袭来,虞栎被卷入湖中,昏了过去,岸上多了一堆鱼虾。

虾兵蟹将抬着大红色的轿子停在少女身旁,周围的水散去,一道白光闪过,虞栎坐上了轿。

“起!”领头的龟丞相高喊一声,吹着唢呐,踏着水,走向深处。



水底深处,有一座水晶宫,住着龙王的第八子,性喜文,名唤陌琰。

男子侧身躺着,一手撑头,一手拿书,胸膛半露,如墨的发随意的披在身上,散发着一种慵懒的气息。

唢呐声传来,还没等龟丞相吱声男子开口到:“放了。”

“殿下,您看看再说呀,每次都放,白保佑村民了,一点好都捞不上……”老乌龟皱着眉,小声嘀咕着。

男子坐起身,揉揉太阳穴,有些无奈,“抬来吧。”

大红花轿停在宫殿里,掀起帘子,露出一张眉清目秀的小脸,白皙的皮肤在嫁衣的衬托下微微透粉,格外诱人。

龟丞相搓着手,一脸笑意,“殿下,这姑娘不错吧。”

耳边细碎的声音,悉悉索索的,虞栎缓缓的睁开眼,看见一只站着的大乌龟,吓了一跳。

“我……我不是再做梦吧。”用手捏了捏自己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嘶……”真疼。

男子看着有些滑稽的虞栎,一双黑瞳似曾相识,对着龟丞相道:“留吧。”

虞栎回过神来,见眼前的男子,明眸皓齿,煞是好看,心里涌起一丝欢喜,结结巴巴的吐不出一字。

下人很识相的退下,留下两人,四目相对。

陌琰上前,解开绑在她身上的绳子,腕处已被勒出红痕,手放在上面,一股清凉的感觉,皮肤便恢复正常,“抱歉,我叫陌琰,是这里的龙王。”

柔软的触感刺激着虞栎的神经,身子如触电般轻微颤抖一下,急忙摆手到,“何来抱歉?”

看到掌内的断痕,陌琰眼里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现在你是我娘子,你可知。”没有回答虞栎,反而笑着的问她。

虞栎红着脸,不言语。

心里却清楚,所谓的圣女要嫁与龙王,为村子祈福,也都知道,圣女沉了湖就都没了消息,估摸着是死了。

可看着眼前温文尔雅的男子,虞栎觉得他不会伤害自己。

嫁与他也挺好。偷偷笑出了声。

“我带你去内殿。”没等虞栎反应过来,陌琰就牵着她的手到了内殿。

内殿布置简单,一幅画放在红木桌子上,引起了虞栎的注意,拿起画端详着,画的是位女子,长相说是惊为天人也不无过。

“这人长得真好看。”虞栎笑到,“是你心属之人吗?”

心里带着忐忑,不知怎的,就是觉得画上的女子和自己有些关系,却又说不上来。

难不成她是我娘?

看着虞栎的小脸儿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也不知道脑子里装着什么,无奈的摇摇头,轻声道:“是,又不是。”

一句话说的虞栎更迷糊了,歪着头看着他,半晌道出一句“没听懂。”

“无妨。”宠溺般的揉揉她的头,发软软的,手感真好。“以后你便住这里。莫要出了龙宫,没了避水珠会溺死,记着。”

说罢,转身离开,留着虞栎一人,看着画,无聊的很,拿起笔打算照着画上的女子再画一幅。

翻了半天,纸是找到了,也寻出一堆画卷,好奇的打开,一幅幅画的都是那女子,有她的睡颜,有她的笑意,有她眼角带泪的……

怕是很喜欢一个人才会画着么多吧。虞栎垂着头,有些沮丧。

转念一想,她不会真是我娘吧,吓得又捂住自己的脸,我不会要和我娘抢男人吧!

急忙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思想甩掉,小声嘟囔着“画画。嗯。嗯。”

认认真真的临摹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画好了。

常舒一口气,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笑到:“不错,不错……”假装有胡子的捋了捋。

“什么不错?”陌琰一回房,便看到虞栎笑得像个小傻瓜一样,忍不住出声:“让我看看。”

接过画,陌琰的脸肉眼可见的抽了一下,低头看着虞栎期待的眼神,犹豫了一会儿,笑着说:“是不错,是不错的,很有天赋啊。”

说罢,急忙用法术收起所有的画卷和笔墨。

“当真?”狐疑的瞅着他。

“天色不早了”陌琰抬头假装看了看天,冲着虞栎说到:“该休息了。”

一把抱起她,放在塌上,自己躺在外侧,搂着怀里那一团温软。

没有声音,两个人都安静着,虞栎紧张的不敢动弹,热气呼在脸上,有些痒。

“别怕,睡吧。”温润的声音传来,像是有魔力一般,很快,虞栎便睡着了。

陌琰看着睡的安稳的虞栎,嘴角上扬,“你终于回来了。璁。”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虞栎越发的喜欢上了陌琰。

“快看我。”

回过头,只见虞栎半个身子卡在门里,伸出一条白嫩腿在外晃荡着,还不忘撩了撩头发,抛出一个媚眼,吓得陌琰一阵恶寒。

“你……”跑到虞栎身边,摸了摸头,“没病啊。”

叹了口气,虞栎到:“不应该呀。”

气馁的坐回房里,鼓着小脸,嘟囔着:“王大娘家的二姑娘就是这么做的呀。”

“谁?”

“村里老给我做饭的大娘家的女儿。我是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

这次祭祀的圣女本是王大娘家的二女儿,奈何大娘家的二女儿有了心上人死活不去,村里人商议,就换成了她。

虞栎才发现,自己好久没有见过村子里的人了。

“我想回村子里看看。”摆弄着桌上的茶杯,嬉笑的看着他。

陌琰沉下脸来,没有言语。

“村里的牛大爷说烤全羊可好吃了,我都没吃过。”抬起眼瞅了瞅陌琰,“我还想着带你去……”

“好。”一听到带自己去,陌琰瞬间就答应了,“不能和我分开。”

点点头,两人上了岸。

村子和刚离开时一样,什么都没变,只是走了虞栎而已。

带着陌琰到自己住的小茅屋里,许久未见太阳,阳光透着缝隙洒在屋里,照在虞栎身上,暖暖的。

看着虞栎笑得开怀,陌琰忽觉得让虞栎一直在水里是错的。

也是,毕竟她和上一世不一样了,现在是人的身子,自然不能……

“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玩。”宠溺的揉了揉虞栎的发,不舍得的放开手,“想我了,就回来。”

虞栎一愣,想着这里的生活不如龙宫,陌琰回去也有道理。

“好。”

俯下身子,亲吻额头,“照顾好自己。”

虞栎红了脸,轻声道:“好。”



次日,虞栎一个人走遍了自己想去的所有地方,回来的路上碰见了王大娘。

“大娘。”虞栎笑得灿烂,冲着大娘打着招呼。

王大娘却像见了鬼一样的跑掉了。

虞栎一个人在水边发着呆,想着刚刚的事情,怎么也想不明白。

要不回去好了,他还在等我呢。

想到陌琰,嘴角上扬。

“在这里!”王大娘指着虞栎向身后吼道。

长老带人将虞栎快速的绑了起来。

虞栎一脸的不解。

“妖孽!”

一声“妖孽”叫的虞栎更迷糊了。

“王大娘,牛大爷,我是虞栎呀。你们都怎么了?”

“从没有圣女还活着回来过,你一定是水鬼变得。”

没有听她的解释,村民将虞栎绑到火型架上,点了火。

火燃的很快,烟呛得虞栎说不出话来。

脑海里有关陌琰的画面开始闪过,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

这是要死了吗?虞栎想着,胸口开始发痛,闪出一道白光。

“妖怪,真的是妖怪!”村民惊恐的喊叫着,“快,烧死她!烧死她!”

龙宫里,

陌琰正细细品味着虞栎的画,“画的越来越好了,这些天没白教她。”

想着虞栎日常傻乎乎的小脸,便笑出了声。

忽的龙宫晃动起来,白光照入水中,刺着陌琰的眼。

“璁!”

陌琰快速的浮出水面,村子的中心便是白光的来源。

火刑架上,虞栎好像看见陌琰的身影向自己袭来,又好像看见陌琰抱着画上的女子哭的惨烈。

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

第一次见面莫名其妙的“抱歉。”

回答的“是又不是。”

还有画上女子的熟悉感。

有时候对自己喊的“璁。”

胸口的白光。

我到底是谁?虞栎慌张了。

“该死!”陌琰怒吼着,一挥手,唤起洪水冲向村子。

浇灭了火,也淹了村子。

陌琰将虞栎紧紧的抱在怀里,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不能再失去你了。璁。”

“璁?”虞栎愣住了,脑子里“嗡”的一下,所有的画面都向她聚集,一阵头痛过后,记忆全部恢复了。

三百年前,陌琰那时还不是龙王,而她,是一颗水灵珠,名璁。

日日在这龙宫,吸收灵气,璁化作人形,和陌琰相爱了。

但好景不长,水族大乱,洪水肆意。

陌琰为了治水打算放干龙血,她不忍心,将自己祭献了,村子保住了,陌琰因平定水族,当上了龙王。

璁转世到了自己保护的村子里,改名虞栎。

疑问都解开了。

第一次的“抱歉。”是对上一世的自己说的,因为没有保护好。

“是又不是。”因为上一世的自己不算是人,自然是,又不是。

画上的女子,名字,白光,因为自己是一颗水灵珠。

虞栎看着有些失态的陌琰,泪缓缓滑落,轻声到:“琰,我回来了。”

他等得太久了。

“别再离开我了。”陌琰熟练的吻着那唇,温柔的,不舍的。

“把水收回来吧。”虞栎看着村子一片狼藉,心里不是滋味,毕竟是自己保护过的地方,不该因为自己又……

“好。”

水势褪去,陌琰用法术将村子还原,村民们被抹去记忆,都送回屋子里,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安静祥和。

“我们回家吧。”又一次吻上虞栎的额头。

“好。”

虞栎的双腿已经被烧废,不能动弹。陌琰抱起她,向河岸走去。

一个天雷下来,击中了陌琰,腿一弯,虞栎差点被摔在地上。

“怎么了?”

“没事儿。”陌琰笑着,嘴角却溢出血来,“我们回家。”

天黑压压的,雷云聚集起来,又一道天雷落下,陌琰承受不住,跪在地上,怀里紧紧抱着虞栎。

“我没事儿,我们回家。”

虞栎的泪忍不住的流出来。

“哭什么,小傻瓜。”陌琰伸出手去抹去虞栎的泪水,咧着嘴笑到:“回家了。”

天空中传来声音,“陌琰,你身为一方龙王,私自调水,天雷十罚,你可知罪!”

陌琰没有理会,撑着身子站起来,继续向龙宫移动。

又是一道天雷。

陌琰再一次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把我放下。”虞栎焦急的嘶吼着。

“我,再也不要放下你了。”

又一道天雷要袭来。虞栎挣脱开来,把陌琰抱在怀里。

天雷一道一道的落下来,两个人就这样,相互用身体挡着对方。

十道天雷完毕,天晴了。



两个人身上都是血,分不清是谁的。

“我们回家。”

抱起虞栎,陌琰走一步跪一步,虞栎的脸色越发苍白,身上开始溢出血来。

“回家……”虞栎笑着说着,血却涌的更多,染着衣裙,伸出手,拂过陌琰棱角分明的脸,泪止不住的滑落,“下次,我要和你去看太阳初升,还要带你去吃烤全羊,还要给你画……你可不许嫌弃我……”

“我们会去的,会的,会的,我会治好你的。”灵力源源不断的传给虞栎,陌琰的脸色渐白,血却还是止不住的涌着,“没事儿的,会没事儿的……”

“我还想多喜欢你几天,想……喜欢你……一辈子……”

手渐渐松了下去,陌琰一把抓住虞栎的手腕,将手继续放在自己脸上,另一只手还在传送着灵力,嘴里叨念着“会没事儿的……”

怀里的人,身子渐冷,血几乎全部流尽,皮肤白的发光。

“我们回家。”

艰难的抱起虞栎,一步一步,踉跄着身子走回龙宫,将尸体放在水棺中,防止毁坏。

看着棺里的人,睡的安稳。原来的一撇一笑都浮现在脑海里,陌琰的心抽痛着,忽的记起了什么,不顾身上的伤,急忙去了地府。

虞栎站在奈何桥头,徘徊着,眼中含泪。

阎王殿上,

陌琰大闹一番,要求要回虞栎的灵魂,阎王一口拒绝了。

不顾鬼差阻拦,陌琰跑到了奈何桥上,看着虞栎,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孟婆端着汤递给虞栎,“姑娘,走吧。”

虞栎的手颤抖着,没有接过碗。

阎王赶到,看着两人,心中升起一计,“若是她喝了孟婆汤还记着你,你便带她走,也不算坏了我地府的规矩,若是忘了,便让她投胎,你们来世再见。”

“好。”虞栎应了一声,一把接过碗,一饮而尽。

看着虞栎的眼里渐渐失去光芒,陌琰急忙问道:“你可记得我是谁?”

没了反应。

孟婆依旧递着汤。

虞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男子,眼神空洞。

“姑娘,该走了。”孟婆催到。

没有动弹,单是痴痴的望着那黄泉水,眼里含泪。

“这……”阎王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执念太深。这赌……罢了,痴人,痴人呐……”



从此,奈何桥头不光有孟婆,还多了位女子,就静静的站在桥头,看着那黄泉水,眼中含泪。

也多了一位男子,日日守在女子身旁,讲着同一个故事。

一万三千年后,

奈何桥头,

男子正带着笑,滔滔不绝的讲着故事。

“喜欢……”女子突然道,转过身子,眼神空洞,又转回去继续望着那水,“想要……一辈子。”

男子愣了一下,半晌,回过神来,声音颤抖着,道了声“好。”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编辑推荐:
  • 荒唐事
          又是早醒的一天,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钟表,才五点零四。妈妈和弟弟还在睡觉,这个时间做饭也早吧?那就出去溜达溜达。       走出大门才发现四周灰蒙蒙的,这是起雾了吗...
  • 分别总是在六月
          又是那年六月。       在我眼中的六月,是“战鼓齐鸣”的一个月,是相互话别的一个月。       只是,这年非那年,而那年的六月,永久地停留在过去的齿轮里,时间轰隆隆...
  • 不落伞
            又是一年雨季,整个广州都是湿嗒嗒的。看着天气预报栏四十多天连续不断的雨天,心里满是忧愁。部门旅游是不是要泡汤了?关爱自闭症儿童的星语之行会受阻吗?家教路上...
  • 故事|怎么又是你
    6月第14篇日更文章 1 门诊挂号窗口的护士陈静,被处分了。 在医患办公室里,胡主任给她念了正式文件。 内容很简单,一个病号投诉,说自己想看皮肤科,护士给挂成五官科。发现挂...
  • 交公粮
    01 “广大村民注意了,广大村民注意了,一年一度的夏粮征购又开始了。我希望广大的村民抓紧把要交的公粮扬净一 晒干,把公粮交上。有麦子的交麦子,没有麦子的交钱……” 一大...
  • 她还在走
      又是一年,空气中还残留着昨夜烟火绽放后硫磺之类的气味。院外,小孩挨家挨户的上门拜年,希望能讨一些小彩头。不是压岁钱,糖果之类的也好。   院外。孩群中,一个年纪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