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那个曾经说要骗我一辈子的“老腊肉”

时间:2018-07-11 23:05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1

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外表阳光明媚、逢人笑脸相迎的姚郁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三。

对外她总是宣称老公在外出差,很少回来。每每提及老公,她都表现出一种天人共妒的柔情蜜意——

“上次来姨妈不小心把床单弄脏了,幸好老公在家,帮我刷好了呢~”

“我老公烧菜超级好吃!昨天给我做的红烧狮子头分分钟秒杀五星级酒店大厨啊!”

越缺什么就越炫耀什么,姚郁缺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老公”,所以就越发在人前炫耀自己的老公如何好,引得小区里那些处在更年期的大妈们好一阵羡慕嫉妒恨:

“啧啧啧!我家那死鬼从没给我烧过一顿饭!”

“你真好命啊!我整天当妈一样伺候他吃喝拉撒的也从不给我个好脸色看!”

周围人的羡慕让姚郁空虚的心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她很享受这种近乎朝拜的感觉。以至于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被她当做“炫夫”的谈资。

但姚郁说的话都是真的吗?莫非只是意淫出来让别人羡慕而已?

不但是真的,甚至她老公对她比她描述的还要好一百倍!

重点来了,但凡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毫无原则的迁就和宠溺,要么是太爱了,要么就是太配不上了,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姚郁的老公——确切的说是情夫,就是那二者兼而有之的人。

姚郁毕业于当地重点本科大学,165的身段凹凸有致,白皙的脸上虽有几颗零零星星的雀斑,但精致大气的五官弥补了这一不足,反倒增添了几分异域风情,所以从小到大追求者不乏少数。

相反她老公,毫不客气地说:又老,又丑,又矮,又穷。

老——比她足足大了21岁;

丑——眼角的皱纹可以夹死一只蚊子;

矮——撑死165,男人中算是二等残疾了;

穷——近年来受互联网冲击自己实体店的收益日渐下滑,靠透支信用卡苟延残喘着。

很显然,他们的结合是有故事的。

2

姚郁的父亲嗜烟酒如命,脾气暴躁,骂老婆打孩子信手拈来,骨子里非常大男子主义。周围邻里看他总是一副郁郁不得志的样子:布满血丝的双眼和印堂上深深的八字形纹路。

他老家村里重男轻女的思想特别严重,运气不好的姚郁偏偏是个丫头片子,又恰逢计划生育政策,更倒霉的是自己结婚时煞费苦心地弄了个城市户口,反而把自个儿给套牢了,不能再生二胎……

所以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她老爹对她有多么郁闷了。

1岁多就像寄快递一样把姚郁扔给了乡下的奶奶带,后来又像圣诞老人一样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家看一次,直到5岁多才接回城里——姚郁不堪回首的灰暗童年就此拉开了帷幕。

好面子的父亲为了在亲朋好友那扬眉吐气,不顾自身财力购置了市中心的一套三室两厅,为此负债累累。好几次幼小的姚郁看到债主上门把母亲骂哭,甚至动辄和父亲拳脚相向……

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上面的政策,父母双方纷纷下岗了,巨大的压抑感弥漫在家中……呛人的烟味,刺鼻的酒味,父亲的谩骂声,母亲的哭泣声,时不时的咳嗽声以及浓痰在嗓子里百转千回的干呕声便构成了姚郁童年最初的记忆……

像许多懒惰又无能的家长那样,自已混得很窝囊,便把这归咎为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然后将所有的压力和对美好未来的寄托一股脑地施加在无辜的孩子身上——此时最需要温暖和关爱的姚郁便顺理成章地沦为“替罪的羔羊”。

父亲的方法简单粗暴,非打即骂,与他人单纯的棍棒教育不同,这种打骂更多的夹杂着对自己人生不如意的泄愤:

字写不好——打!

题算错了——打!

动作慢一点——打!

考不好——打!

顶嘴——使劲打

与之而来的是姚郁绝望尖锐的哭喊声……

还敢哭——继续打!

无数次的打骂,无数次浑身挂彩地去学校,无数个独自默默哭泣的夜晚,无数次想过跳楼自杀,但后来总是自我安慰:

或许所有的小孩子都是这样吧!

或许是因为我是个女孩吧!

或许是我真的不够好不够优秀吧!

“或许是我真的不够好不够优秀吧”——姚郁怎么也不会想到,童年这句经常放在嘴边聊以自慰的话竟成了她人生的背景声音。

小小的姚郁傻傻地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现象,毕竟自己成绩确实被“打骂”地很棒,并且受到了老师如沐春风般的特别恩宠——生活过于封闭的她从没看到别人家的孩子童年有多么幸福!

直到遇到了他。

3

姚郁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高校,最主要的是,这所学校离家很远很远,可以把过去的一切不愉快统统阻隔在千里之外。

初中时,父亲冒着政策风险让40岁高龄的母亲产下一个男婴——一个比自己小13岁的弟弟。对此姚郁心里非常麻木,一次也没有抱过他。

与之而来的是经济上的窘迫:70岁高龄的奶奶帮忙看孙子,母亲去一家酒店做保洁,全年无休,每晚忙到10点才下班,只为赚取那微薄的收入,父亲依旧在外地打着零工。

难道穷人要儿子都不考虑养不养的起吗?一个都养不好居然又生一个!这样的养育有什么质量可言?你家是有皇位需要儿子来继承吗?姚郁心中有些愤愤然!

为了缓解经济压力,姚郁从高考结束的第三天就开始打工挣钱。大学里也利用课余挣些外快。

大二暑假,为了赚取下个学期的学费,更为了逃避那令人窒息的家,姚郁没有回家,在大学所在的城市找了一个做家教的活儿。

于是姚郁第一次近距离地体会到:

原来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么好的爸爸!

原来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在蜜罐中长大的孩子!

4

姚郁教的女孩叫盈盈,10岁出头,在充足的爱的滋润下长大的孩子,都是像她这般整日发自肺腑、毫不做作地笑语盈盈。

姚郁不禁想到自己的笑,苦涩、干瘪,逢场作戏,只为掩盖心中的忧伤,故作坚强地让自己看起来很阳光、很幸福的样子,有时自个儿都觉得忸怩作态。有多久没有痛痛快快地笑了呢?分明才21岁啊!

一次姚郁来家教,盈盈爸爸在给女儿吹头发。盈盈恃宠而骄地依偎在爸爸怀里,时不时嘟个小嘴撒娇卖萌,爸爸一脸宠溺地看着她,手指爱抚地顺着她的头划过湿漉漉的发梢,时不时开个玩笑,俩人默契地哈哈大笑。是传说中的小情人无疑了。

盈盈爽朗的笑声不偏不倚地刺痛了姚郁那颗敏感脆弱的心,在她眼里,这仿佛是一种示威——看吧!我有一个好爸爸!好幸福啊~哈哈哈!你却没有!哼!

的确,那是一种在她的生命中从未有过的体验,如同极度干旱龟裂的土壤急需甘霖的滋润,她迫切地渴望拥有那种感觉。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盈盈的爸爸叫章琦,其貌不扬,个子中等,如果走在大街上,外表故作清高的姚郁都不会正眼看他一眼。

然而通过近距离的接触,姚郁那雷达一样敏锐的心捕捉到了这个男人区别于自己父亲的种种好:不抽烟不喝酒,爱做饭厨艺好,爱画画爱唱歌,有情调心态好……更重要的是 从不打骂孩子,温文尔雅,不发脾气……

姚郁甚至还偷偷观察过章琦的手,那是区别于自己父亲的一双大手,姚郁听说手大的人心大,性格一定是宽容敦厚、不易动怒的;还有那鼻子,高挺笔直,据说责任感很强,而且那方面也很棒……想着想着,姚郁不禁羞红了脸。

这些特质是姚郁的父亲所没有的,也是姚郁从小被虐待后自己在心中勾勒出的理想父亲的形象,甚至是自己未来理想老公的形象,而如今就活生生地近在咫尺……

5

作为情场老手的章琦怎能察觉不到姚郁那满眼含春、简直快要溢出来的款款深情?毕竟如今的“老腊肉”也曾是个迷倒不少女孩子的“小鲜肉”一枚。

不出意外地,一个有意无意地主动献殷勤,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地半推半就,世俗人眼中的“一对奸夫淫妇”就这样毫无悬念地勾搭在了一起。

那天,盈盈和她妈妈去远方外婆家,章琦趁机请姚郁来家中吃饭。傻子都晓得这分明是个居心叵测的“鸿门宴”,可被所谓的“爱情”冲昏头脑的姚郁竟义不容辞地答应了。

甚至看到章琦那略微发福的背影在认真地为她烹制美味时,姚郁有些愣愣出神,仿佛自己穿越回了童年,透过缭绕的烟雾,依稀可见章琦变成了自己的父亲,正在用心地为自己做饭……她不禁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泪水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那天是他们的第一次,也是姚郁的第一次,整个过程姚郁一直在不停地哭,对她而言,这更像是压抑太久的灵魂在宣泄。

从那一刻起,姚郁在心底里将过去所有的不快和痛苦统统扯烂了、撕碎了、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再拼命地跺上几脚……

她,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她了。

期间,姚郁没有落红,她是知道原因的。

6

记不清是哪个夜晚了,因为这样的日子每隔几天就循环上演一次。

“嘭!嘭!嘭!”抢劫一般的敲门声吵醒了刚睡下不久的小姚郁,她心头一颤:糟糕!爸爸又喝了个大醉回来。幼小的姚郁屏住了呼吸,竖起耳朵听客厅传来的声音。

不知母亲嘀咕了句什么,一下子触怒了那个“易燃易爆”的父亲,顿时,摔盘子、砸碗、打骂声、哭喊声不绝于耳……

吓得姚郁想尿尿却不敢出去,只好用手紧紧捂着下面,不知为何,在时不时地摩擦中她忽然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然后她竟无师自通地继续摩擦着,直到最后迸发出一阵销魂蚀骨的痉挛……

此时黑漆漆的夜里唯有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父母的恩恩怨怨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姚郁忽然感到尿意全无,与之而来的还有一种非常镇定的满足感,没多久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后来她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自慰,对身体很不好,可她就像犯了毒瘾似的怎么也戒不了,每当压抑感来袭就忍不住了……

直到有一次,她不小心弄破了自己娇嫩的处女膜……

姚郁呆呆地望着指尖上的那抹殷红,她哭了,她恨自己,更恨那个乌烟瘴气的家。

7

“对不起!对不起!”姚郁哭哭啼啼地主动解释了过去发生的一切,她害怕章琦会因此不再爱她了。

从小在苛责中长大的孩子,无论发生什么都觉得是自己的错,是自己不够好。

章琦完全愣住了,自己泡过的女人少说二十来个,没有一个是处女,甚至自己的老婆也不是,但她们从来没有觉得这对他有何亏欠。

瞬间,章琦心头一软,甚至有些心疼眼前的这个女孩,毕竟这是他人生中碰到过的第一个处女——从“本质”上来讲。

“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章琦紧紧抱住了姚郁,狠狠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深情地说到。

“你这个老腊肉,肯定骗我!”

姚郁骨子里根本不相信男人这种生物。

“那我就做一个大骗子吧!这样就可以骗你一辈子了!”

姚郁的心底有种莫名的感动,就算章琦肯做一个小骗子,骗她一阵子也知足啊!

8

被爱情滋润的姚郁容光焕发,自然而言地吸引了经常来高校蹭足球场的汤俊。

斯文、干净、爱运动是姚郁对他的第一印象,所以当汤俊向她索要联系方式时,她很爽快地如实相告。

姚郁深知她和章琦这对露水鸳鸯是不会有未来的,所以对于看上眼的追求者她还是会来者不拒。

“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资产比较丰厚。”

汤俊第一次约她出来,见面第一句话竟是这个。

“哦!”

无论真假,这样的开场白让姚郁有点尴尬,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然后就是很老套的请吃饭。

汤俊驾着一辆银白色的大奔载姚郁来到一个寂静别致的民宿,相传这里是一个名人的后代生活过的村子,很有文化底蕴。

没想到如此古朴的地方内设酒店却是相当华贵,菜品价格不菲,汤俊很夸张地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目测足够10个人吃了。

这是姚郁人生中第一次吃牛奶燕窝,也是第一次吃到如此肥硕鲜美的大闸蟹,而汤俊依旧有意无意地谈论自己的实力。

“这馒头好吃吧?我家阿姨每天早上3、4点就起床给我们做面点,她说现做的才好吃呢!”

“我特别爱玩,几乎每个周五下午都要定好机票出去玩一圈,星期天晚上再飞回来。对了,你平时都爱去哪里玩呢?”

这无疑又刺痛了姚郁脆弱的神经,或许汤俊只是很平常地谈论自己的日常,对姚郁而言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炫富!

所以这顿饭姚郁吃得极不舒服,她忽然想起了章琦,想起他可以照顾自己的低自尊,可以一起有说有笑地一起吃路边摊,可以诚意满满地亲手为自己做饭……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姚郁忽然打断了汤俊的高谈阔论。

“不奇怪,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肯定有很多人追。他是你同学吗?”

“不,他有老婆。”

“他给过你钱吗?”汤俊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除了家教工资,一分没有。”

“不会吧?这都可以?是不是他很高很帅啊?”汤俊有点嫉妒那个男人了。

“不,很普通,比我大21岁。”姚郁依旧很平静。

“奉劝你早日离开!”汤俊甚至有些生气了。

“可……可我已经把第一次给他了,我真的没有办法离开了啊!”也许又想到了童年的悲伤,姚郁忽然情绪激动起来。

汤俊久久沉默不语……

随后从事金融行业的他理智地帮姚郁分析了她失去的“机会成本”以及无法挽回的“沉没成本”,姚郁虽听不懂那么专业的金融术语,但至少她心中有底了。

“这张卡里有10万块钱,我觉得你很可怜,你随便用吧!”汤俊说。

“还有,请你以后不要再对其他任何一个男人提起这段经历。”

汤俊严肃地补充了一句,随后开车送姚郁回去,整个行程依旧一言不发。

姚郁态度坚决地没有收下那些钱。

汤俊后来再没有主动找过她。

9

直到有一天,姚郁在当地晚报得知:

爱心人士汤俊已连续3年捐款资助贫困儿童的营养早餐,还给母校捐款扩建图书馆,照片上戴着眼镜一副文绉绉的样子,是他无疑……

这样的男人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或许是我自己不够好不够优秀吧——人生的背景声音再次响起。

随后,姚郁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嘟~嘟~嘟~”

“喂?是老腊肉吗?你……你不是说要……要骗我一辈子吗……”


编辑推荐:
  • 病毒清除计划
    一 林辉看着眼前那个浑身长着金灿灿的鳞片,形状如同一条巨蟒的东西时,心想:这不会是龙吧。 面前的巨龙打了个响鼻,吐出一口龙息,声音威严的开口:“年轻的生命呦,黄金巨...
  • 这一次,终于轮到我们说再见
    相见时难别亦难 过了这么久终于平复下来心情,能够以平静的姿态去看待这一场别离。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不知道该跟谁说这一场看起来就很莫名奇妙的事情。 事实上,知道消息的时候...
  • 她说下辈子再也不愿意当女人
    文/文悠悠 1 大华给我打电话,说周末要带个人来我这里坐坐。我在电话里佯装嗔怒道“臭丫头,蹭饭就说蹭饭,说什么来坐坐,说吧,又带那个帅哥光临寒舍。”大华在电话那头不要意...
  • 微小说|韭菜盒子
    小小躲在卧室,透过玻璃门,望着院子里的奶奶。奶奶手里捧着什么,朝堂屋走过去。小小隐隐约约看到,那是一只瓷碗,这瓷碗是小小三岁那年,从爸爸那儿带过来的,至今已经四年...
  • 微小说|韭菜盒子
    小小躲在卧室,透过玻璃门,望着院子里的奶奶。奶奶手里捧着什么,朝堂屋走过去。小小隐隐约约看到,那是一只瓷碗,这瓷碗是小小三岁那年,从爸爸那儿带过来的,至今已经四年...
  • 是的,我很乖巧
    “嗯......我是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没有哪个人是完美的,即便是我......对,犯错没有什么,关键是要负责任,就像人们说的那样,你得对你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