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魔女的自白_白菜网送彩金网,白菜网送彩金摘抄 - 白菜网送彩金_白菜网送彩金网站大全_2018最新白菜网送彩金
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一个魔女的自白

时间:2018-05-15 23:54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我是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魔女,这个时代的魔女已经跟过去不大一样了。科技在发展,时代在进步,魔女这个职业的从事者也越来越少。

这个时代的魔女,微乎其微,有些也走出深山老林,隐身于闹市之中,一般的麻瓜也分辨不出来,不过大部分的魔女还是待在自己的领域之中,不问世事。

我是大部分魔女之中的一员,要不是因为家族世代都是魔女的缘故,我也不会成为一名魔女,天知道我到底有多么讨厌待在没有人的深山之中,天知道我到底有多么讨厌魔女。当然啦,我成为魔女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妈,拿着扫帚硬逼迫我的话,我才不会学习魔法,成为魔女呢!

当然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头次觉得成为魔女其实也还不错。不过到那个时候,我已经变成了一个麻瓜。

事情要从我去玛琳家喝茶开始,玛琳主要负责向撒旦那边进贡活祭品,所以玛琳经常前往现世。本来玛琳去往现世只要用魔法就能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但是她却心血来潮,想要去试一试现世的地铁。

所以我在玛琳家喝茶的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玛琳在抱怨地铁的拥挤,还有现世里的各种不合理,以及各种关于麻瓜的坏话。茶会上的魔女们三三两两的笑着,那笑声近乎都是嘲笑,似乎我不跟着笑显得格格不入,可我真的不大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笑声在玛琳再次开口之前就停下来了,我有点儿庆幸,终于不用再假笑了。

玛琳若无其事的开口,一开始还是在嘲讽麻瓜们,“说来也奇怪,我去的那个地方,竟然有一家店铺在占卜,听麻瓜说,十分的灵验,门外的麻瓜那叫一个多。”

玛琳说完之后,她们都又笑了,在她们的认知里,无论是怎么样的情况都是十分的有趣的。可我却觉得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的简单。

脑袋里不知怎么就觉得那间店铺与魔女有关系。所以我说的话,将她们嘲笑的话语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魔女是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大概是占卜师吧!不过也可能是只是麻瓜在骗麻瓜!”说完之后,她们笑得更加的开怀了!而其中嘲讽的意思也更加的重。

玛琳的家我是待不下去了,问清楚大致的位置之后,我就从她们的笑声中溜走了。

之后,我大致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说起来,我妈听说我要前往现世,还以为我终于开窍了,开心了一会儿,差点还把那把跟了她好久的扫帚给我,当然我妈也是用那把该死的扫帚打的我。所以冲着这一点,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带着那把该死的扫帚。

玛琳说,那家店在地铁的某某出口。所以,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乘坐地铁了。说真的,地铁这种交通工具真的是十分的不方便,我虽然不像其他魔女那么的排斥麻瓜,但是这也不代表我能忍受被众多麻瓜的推挤。

最后总算的来到了那家店门口,有点可惜的是,那家店已经关门了。

不过这可拦不住一个魔女,随意的进入到关门的店铺之内,对于我来说可不是一件难事。

我隐藏了自己身影,我可不想被人发现,虽然我对于那些麻瓜没有那么恶劣,不过这并不代表我魔女的身份能被人发现。如果有麻瓜看到了,自然也是要杀之灭口的。

进入到店铺之内,我明显感觉到了魔力,而且那魔力还不小。店里的摆放着各种各样占卜的东西,琳琅满目,可惜那些都是玩具,没有任何的能力,大概也占卜不出什么来。

这根本就不可能是占卜师的店铺,靠着占卜师那点薄弱的灵力根本就不能占卜出什么来,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准确的占卜之说。这样的情况,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概的情况也就如像那些魔女所说的,只是麻瓜在欺骗着其他的麻瓜!

不过,我稍微还是对那家店的魔力有些在意。

所以我向着更深处的地方走去。如果我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事情的话,我绝对不会靠近那红布后面。

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那个时候的我还是掀开了红布。

红布后面是一个昏暗的房间,我努力的辨别了很久,才依稀看了一张桌子和桌子上的烛台。其他的除了黑暗就是黑暗。这十分的奇怪,身为魔女的我是可能在黑暗之中视物的,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更觉得奇怪。因为我完全什么都看不见。

我有些生气的将桌子上的烛台点亮,随后那黑暗中的东西也显露出来了。

一个老人坐在一张摇椅上,黑暗包裹着他。我能感觉到,他的周围没有任何的生气,这并不是简单的指他失去了性命,而是指他的存在薄弱到近乎可以忽略。

我察觉不到危险,也再没感觉到任何的魔力。

等我发现事情有些蹊跷的时候,我已经不能动弹了。

那老人冷笑着站起来,向着我走来。在老人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那老人的身后有着一个又一个颜色各异的光亮升起,如果我不清楚那些光亮是什么的话,我应该会觉得这景象十分的美丽。

可我知道那些光亮是魔力,随便哪一个魔女都能分辨出来的,那些魔力是出自魔女,是魔女魔力的本源。

下一秒,我就看到了黑暗之中一直巨大的网将我罩住,我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用尽全力想要去抵挡那张网,这个时候我已经发现自己被束缚住了,束缚我的应该是什么阵法,这对于我来说还是小菜一碟。只要稍微用一点儿魔力,我就能逃脱的。

但是身为魔女的自傲让我绝对不会就此逃脱。我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强大至极,就算不挣脱开那束缚也能赢面前的人。

我本是可以逃脱的,我本是可以借助魔法离开的。

可是最后我却被那束缚演变出来的钳子所禁锢,甚至于一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绳索伸进了我的体内。我对此全然没有半点防备。

那一刻,我以为我死定了。确实,我死了,身为魔女的我在那一刻死去了。

我体内的魔力本源被那绳索取走,巨大又疼痛的撕扯,让我昏阙了过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了自己身处在一个荒郊野外。弥漫全身的疼痛,让我发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尝试性地使用魔力,不出预料的,我失去了我的魔力,我变成了一个麻瓜。

变成麻瓜的我,没有办法回去,自然我变成现在这样,也绝对不能回去的。

所以,没有其他选择的我只能留下麻瓜的世界里生存下去了。

好了,不说了,老板叫我出去送货了,我该走了。

你问我,想不想回去?

挺想的!但是没有办法,毕竟自己现在是一个麻瓜,麻瓜是没有办法回去的!

想不想以前做魔女的日子?

做魔女挺好的,可以骑扫帚,还能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有一场又一场的茶会,玛琳家的茶和蛋糕是真的好吃!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再吃一次。

还有没有去那家占卜店看看?

我也想,但是我没能找到那家占卜店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所以也没有办法,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家占卜店到底是在哪里?那个老人到底是什么人?

那家占卜店在哪里,这个我也不知道哎!毕竟我对于麻瓜世界的坐标地图什么的还是不了解呢!再者说,以前作为魔女,根本不需要在意这些,魔法是万能的,我的那把扫帚也是万能的!至于那个老人到底是谁,我也不清楚,但应该是跟魔女有深仇大恨的人吧!

我的扫帚在哪里?

我的扫帚在待在我住的公寓里的橱柜里!我还希望我妈能察觉到什么不对劲,来找我,然后帮我夺回魔力本源,带我回去!这扫帚是一个联系,一个途径。不过平常里它就是一把平常的扫帚。我妈现在还没来救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呢!

我在这个世界待多久了?

好了,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说完我真的该走了!我在这个世界大概待了有三年了吧!不过麻瓜世界的时间跟魔女世界的时间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这边过了三年,对于魔女来说,也许只是三天或者更少吧!所以我在我妈来找我之前,也只能努力的适应麻瓜的世界了,努力的生存下去了!


编辑推荐:
  • 做人不能太自私
    1. 我有一个同事,平常看起来人挺好,很乖,说话也很温柔,在学校是学霸,工作了还不断学习,我挺佩服这种女生的。 但是相处久了我发现,她真的好自私。 最近说好了三个人一起...
  • 遇到暴露狂
    文.  瑾颜子 说一个亲身经历的事情吧。 2013年秋天,早上去单位坐公交车上班,下了公交车捂紧衣领走着,早晨的秋天还是有些凉意的。突然感觉有个人挡在了面前,抬头一看一个非常...
  • 一个人的四十八天
    “喂,喂!有人吗”?吴月子拼命的敲门。她已经连续几天没有见到人了。准确的说,是除她以外还活着的生物。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回应。吴月子低下头,眼...
  • 奇怪的她
    之一 妈妈开门后引入一个看上去比她年长一些的女子。 这女人瘦得惊人,看见她的第一眼我不禁想“瘦得像道闪电”也不算太离谱的譬喻嘛,此刻我就感觉我的视线像被什么东西劈了...
  • 走出大山——二娃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父母辈为务农,我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弟弟。父亲为我们起了一个低贱的名字,大哥叫大娃,我叫二娃,三弟叫三娃。每天我都要面对的高低起伏的山丘,我...
  • 一个小城的记忆
    蓟县鼓楼街 1. 7月的最后一天,随公司出差,客车一路从北京驶达盘山脚下,推开车门的一瞬间,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湿润的雾气散漫在空气中,呼吸有些闷,抬头看,阳光也并不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