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_白菜网送彩金网,白菜网送彩金摘抄 - 白菜网送彩金_白菜网送彩金网站大全_2018最新白菜网送彩金
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上学

时间:2018-05-15 23:53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2000年夏天,中考结束两个礼拜后。

      太阳如火球般炙烤着大地,我抬手抹抹汗,紧张的在成绩单上搜寻着自己的名字。"XXX 605分XX中学",突然熟悉的名字跳入眼帘,我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感觉心脏就要蹦出胸膛,接着一阵狂喜!我考上了!

      在当时落后的北方小村子里,女孩基本上都是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十八九岁的年级就嫁人了。而我隐约对这种过早外出打工、嫁人的安排感到排斥、甚至是害怕,而摆脱这种宿命唯一的途径就是上学。我一直跟母亲说,我初中毕业后想继续上学,不出去打工。母亲说,你有本事考上你就上。所以我学习一直很用功,从不让父母操心。

       我跑回家,站在院子里,努力掩饰着激动,朝正在做饭的母亲说,"妈,我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父亲坐在堂屋门口,手里拿个苹果正啃得津津有味,我装作不经意看了看父亲,发现父亲眼里竟有一丝赞许。母亲没抬头,一边切菜一边说,行,你考上就让你上。

       那个夏天,我格外认真的帮父母照看梨园。我心里清楚,秋后上高中的学费很大一部分靠这些即将成熟的梨子。

       随着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梨子也熟了,父亲已经联系好瓜果商,准备近几日就卖梨子了。就在我每日盼望着赶紧开学、憧憬着以后上大学时,一场暴风雨意外降临。疾风骤雨持续了整整一夜,我躲在被子里暗暗祈祷,希望梨子能抗过这场暴风雨。天亮时,风停了,雨也停了,我一咕噜爬起来就往梨园跑去,到了梨园,看到的是满地被风吹落后摔伤的、陷在泥水里的梨子还有被吹断的梨树枝。母亲正弯着腰的把地上的梨子捡起来放进三轮车,父亲蹲在田埂上,抽着烟,眉头紧锁。

       我难过极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上学,或许我也像村里同龄女孩一样出去打工,然后过几年就嫁人......晚上,母亲叫我吃饭,我躲在屋里不肯出来,我怕她会跟我说,XX,咱这学就不上了吧,你哥的学费已经让我们很吃力了,你看人谁谁谁家闺女都出去打工了......母亲叫了我好几遍,我才慢腾腾从屋里出来。母亲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她拍拍我的头说,放心吧,你的学照样上。我一听,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但鼻子酸酸的,梨子卖不出去了,没有钱交学费,怎么上学。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阵哀哞声惊醒,是我家的牛!我急忙从床上跳下来,趿拉着鞋子往外跑。院子里来了好几个人,一个黝黑发胖的中年男子正死死拉着穿在老牛鼻子上的绳子试图往门口牵,我明白了,父母为了给我和哥凑学费,要把养了快十年的老牛卖掉!老牛也好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时哀哞着,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在我还小,大概7、8岁的时候家里就有了这头牛,那时候家里还没有三轮车,牛是家里的主要劳力,拉车、犁地都靠她。后来,我上初中时,家里买了三轮车,牛不用犁地、拉车了,父亲舍不得卖掉,就一直养着,我放学没事回到家也会牵着牛到河边啃啃草。而此时,老牛正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我,眼泪正一滴滴往下掉,我冲过去想把绳子夺回来,黑胖中年男子呵斥道“”这闺女咋回事?!快让开!别给踩到了!“”我眼泪一下子出来了,向父母喊:"爸妈,老牛不能卖!"父亲快步过来将我拉开,我抬头看着父亲,“爸,老牛不能卖!”,父亲红着眼睛说:“闺女,听话”,母亲在一旁偷偷擦眼泪。老牛像是明白了什么,冲我再次低声哀哞,缓缓抬步走向门外。

      开学报道的日子终于来了,父亲在前面扛着行李,我默默跟在后面,回过头看了看牛棚,仿佛看到老牛仍然站在槽边,正甩悠闲地着尾巴、嚼着料草......


编辑推荐:
  • 七夕记.找星星
                                                              (一) 大概是1998年的夏天,一株南瓜藤从缝隙里爬到了石阶前,一颗流星划过天空,落在了山的那边。 石阶前的竹床...
  • 下辈子,我想做个男人
    夏天快结束了,雨水和高温搅在一起,让本来就很热的天气更让人难以忍受。虽然我喜欢这座城市的下午茶和肠粉,在这种湿热的天气里也不得不选择躲在办公室里点外卖。 下午茶时间...
  • 爱,被夏日的风吹走了
    夏天,若有凉风吹过,那当是非常喜人的。 可2018年夏季的一阵风,却吹走了我的第一场爱情啊! 1. 和严明第一次相识,是在2017年放寒假回家的时候。绿皮火车上,人挤人,躲都没处躲...
  • 你太丑,还是做朋友吧
        在我上学时期,我清楚的记得那天下午见到的那个场景,它在我以后的记忆里,时不时的浮现出来。。。     //     因为被诱骗而进入了一所三流的技校上所谓的学,在这里,教师...
  • 你的名字我的疼痛
    大凉山的夏天也热的出奇,与其他城市相差无几。傍晚,小贤趿着拖鞋,穿着短裤和黑T恤,在海河天街附近晃荡,像一个无业游民。 自从上个月被那家公司开除后,小贤一直在家...
  • 橘香漫过的夏天
            刚打过预备铃,林涵就抱着书顶着一头湿发进了教室她幽怨地走到座位上,把书往桌子一拍,对着身后的唐夏和许枫发起牢骚,“妈的,”林涵平时不说脏话,但人都有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