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箱中人

时间:2018-11-13 09:00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安洁已经头痛很久了。吃什么药都不管用。

也许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吧,她自己这么想着,一边走出地铁站。地铁站里的屏幕上滚动着最新的新闻:连环强奸案新添受害人,但凡报警的受害者都离奇消失。


哪有什么离奇消失,安洁看着屏幕上记者喋喋不休的嘴脸,心里想着,无非是杀人灭口。

这座城市不分昼夜,生机勃勃,充满活力,不知疲倦。

来到机场安检口,安洁打完卡,来到自己的位子上。同组的小张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最近人多,安检口这边再添俩人都忙不过来,你倒好,又迟到。”小张的性格向来是有话直说,脸上藏不住心事。

“还不是那案子闹的,强奸犯还带灭口的,不是说第三个报案的女孩子前天也失踪了吗?警犬都出动了,全城翻遍都找不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路过的主管也忍不住凑过来说着,“闹这么大,大家都人心惶惶的,当然扎堆往外跑,避晦气!”

机场的凌晨是繁忙的小高峰,人群大批涌出,赶着红眼航班。负责安检的安洁和小张在柜台前,一边麻利地收拾着安检篮,一边对着屏幕校对机票信息。

“你去盯着行李那边吧。”小张努努嘴。

安洁知道小张不喜欢自己,于是顺从地坐在电脑屏幕面前。

一件件行李在红外线的安检仪器下面呈现出各种色彩,细长的是耳机,方方正正的是书,不规则的最多,鞋子,衣服,包包……所有的事物都会变成一个纯粹的形状。

忽然,一团色彩引起安洁的注意。

那是一个蜷缩的人形,红色的,在绿色的行李箱框架之内静静地一动不动。

“啊……”安洁忍不住站起来。

“小心!”一个小女孩推的巨大的行李箱开始倾斜。安洁还没反应过来,小张一个箭步上去扶住了行李箱,周围人都松了一口气。小张回头看着安洁,眼神中有责备。

“怎么不来帮忙啊!”

“刚才……”安洁指着屏幕,哪还有什么人形行李,一件件普通行李安安静静地移动着。

这是,一个想法突然涌入她的脑海里:那些报案后消失的女孩子,都是被杀死后装进行李箱里,运到外地去了。

“什么呀?”小张不耐烦地走过来。

“有个行李有问题!”安洁跳起来要去检查行李。

小张把她按住。“你闹够了没有。你最近迟到,愣神儿,忘东西,要是生病就请假休息。”

安洁不再说话。

机场人海茫茫,那个行李箱再过安检之前,安洁之留意了大约一秒钟,印象中是一个浅绿色的行李箱,很大,像是女人用的。

屏幕上红外线显示蜷缩着的红色人体,像烙铁一样印在安洁的脑海里。

“不行!”安洁又一次站起来。新闻报道上面女孩子父母的哭泣声响起在安洁的耳边,她要做点什么。


“你说箱子里有人?”主管莫名其妙地看着一脸紧张的安洁。

十分钟后。

公交车开过来,安洁下车,垂着头。

她耳边响起主管刚才说的话,“安洁你上个周不是去了医院吗?要还是不行就再休息几天。”

如果再休息下去,估计自己就得走人了。安洁盘算着,房租,水电……这份工作不能再丢了。

上次去医院怎么说来着,失眠,记忆力减退,还是压力过大?记不清了。唯一记得是做了脑部X光检查。说起来片子还没取,不如今天去取。

安洁往医院方向走去。

下班晚高峰,公交车站人很多。


这时候,一个浅绿色的箱子映入安洁的眼帘。

浅绿色,似曾相识的大行李箱。

红色的人形。

安洁忍不住哆嗦一下,抬头看去,拖着行李箱的身影穿着严严实实的驼色大衣,似乎是一个女人。

她的箱子似乎很重,她走得很慢。

安洁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背影上看是女人,但什么女人会走路姿势这么奇怪呢?安洁心里想着。电视上报道的强奸犯每次都不留下任何线索,难道是伪装了性别。

安洁心里打了个寒颤。

走啊走,拐过一个有一个路口。绿色行李箱终于停了下来,安洁抬头,女人居然来到了医院。

医院走廊里安安静静。行李箱的声音显得格外明显。

为什么要来医院?安洁心中越来越迷惑。

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平静。

“来办住院啦?”护士打着招呼。

“是啊,临产期快到了,这不,东西都带全了。”裹着大衣的女人打开箱子,里面是整整齐齐的婴儿用品,再一抬头,女人大衣解开,抚摸着高高的肚子,姿势吃力地合起大行李箱。

安洁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嘲的笑笑,往外走。


“安洁!”一个声音响起。

安洁愣愣地回头,小护士准确无误地看着她。

“叫我?”安洁想不通。

“你这个周要取X光片啊,忘了?”小护士扬着手里的大信封。

“我……”安洁抬头看着醒目的“妇产科”三个字,陷入迷惑,“我拍的是脑部的片……”

小护士没听见她嘟囔,把X光片的袋子直接塞在她手里。

黑色的胶片滑出纸袋,一寸一寸,安洁的瞳孔放大。

X光片上是子宫的扫描图,一个婴儿的形状蜷缩在里面。

“安洁你怀孕了。”


一瞬间安洁头痛欲裂,很多画面涌入脑海。

“连环强奸案新添受害人,但凡报警的受害者都离奇消失……”

她忽然回想起来了,自己上个月经历了什么。

她就是连环强奸案受害人。

她不敢报案,她不想消失,她更不想接受所发生的一切。

于是记忆真的变得越来越混乱,有的开始消失,有的开始错位,记错上班时间,看错行李物品……但唯一不会错的,就是肚子里,那个由于一场暴虐行为后遗留下来的小小胚胎,永远不紧不慢地生长着。

她手里的X光片上,婴儿蜷缩在子宫里,是她最不想面对的噩梦。可这画面,却刻在她的潜意识里。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看到行李箱里蜷缩的人体。那是她噩梦在现实中的投射。


在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里,安洁抱着X光片,最终蜷缩着身体蹲了下来,发不出一点声音。

暮色四合,灯光开始一点点点亮,城市如同一艘华丽的轮船,霓虹灯会掩饰罪恶。

独自来到这座城市打拼的女孩,没有权利发出呼救。

她们是小小的尘埃,不会被任何人注意。

夜晚又一次降临了。


编辑推荐:
  • 七言 | 任何柔软的东西放进冰箱,都会变得坚硬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你要克服的是你的虚荣心,是你的炫耀欲,你要对付的是你时刻想要出风头的小聪明。 心一...
  • 梦中人
    “啊!……” “不怕,不怕…” 李媚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轻抚着胸口,平复着自己的惊慌失措。 已经不晓得到底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从3个月第一次梦里开始,就有一个很可怕的...
  • 神秘交易所
    一 感官交易所? 一天打开信箱,从一堆垃圾中见到一张宣传卡。只听说过器官交易,倒没听说过感官交易,不知是何意思。 再看上面的产品介绍。 最人气交易品:视觉。 视觉也可以...
  • 画中人
    在看到那副画之前,如萱从不相信世上有超时空体验这回事。那些关于前世、关于轮回,甚至关于平行理论的观点,在她看来不过是某个忧伤的人层层叠叠钩织的一个关于不可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