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孟媛的七日轮回

时间:2018-10-12 23:55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已经是第四天了,躺在秘鲁荒凉的沙漠上,远处的狼啸依然隐隐地传入耳中,孟媛开始狂骂自己傻X,你本可以躺在北京的空调房里开开心心地吃冰镇西瓜,却跑到地球的另一侧来吃苦受罪,傻X,超级傻X!

1

Vision Quest是属于印第安部落萨满教的一个古老仪式,相传可以与神灵对话,解答那些长久深沉的困惑。对应的,接受仪式者要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在萨满指定的地方独处一段时间。

在仪式的第一天,孟媛坐进萨满祭司以特制的黏土绘制的圈里,看着祭司的背影消失在远处,孟媛并不急着欣赏眼前的景色,这是会陪伴她七个昼夜的朋友。

双脚触在细细的沙粒上,这是孟媛最喜欢的感觉,每一次接触大地,孟媛都感觉自己与这个古老的世界发生了某种无法言明的联系。这是孟媛第二次参加Vision Quest仪式,第一次是去年,持续了四天,而这一次,是七天。

一望无际的阿塔卡玛沙漠横躺在前方,目光所及之处除了柔软如缎带的沙丘,也有还等待着在风沙中慢慢消融的黄土山,依然还保持着棱角。

没有了一点「人类世界」的声音,一切都很静很静。

为什么要参加这个仪式,孟媛也说不清楚,冥冥中有一些东西把她引向了这里,一些隐隐约约的线把自己和这片土地,和这个仪式连到了一起。

自己一直在追寻的东西,在这里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孟媛在期待中沉沉睡去。

2

第二天。

孟媛感到一有点孤独,这苍茫的大漠中好像只有自己一个活物存在,孟媛已经完整地欣赏了一遍太阳的东升西落,星空的亮起与熄灭。

能听到的只有风拂过沙丘的声音,自己被这个世界遗弃了吗。

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是在10年前,当时孟媛还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白领,坐在写字楼的工位上,望着窗外的世界,突然就涌起了一种感觉:这个世界为何如此陌生,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在做什么?我又在做什么?我的时间就要在这样忙忙碌碌中走到尽头吗?

好像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自己的梦境、自己的幻象没有一个人可以分享。

彻骨的孤独。

那时,孟媛做出了某个决定。

与那时一样,孤独开始蔓延到孟媛的每一个细胞,孟媛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下沉,她抱紧自己的双肩,任由孤独如毒素一般蔓延。

突然,空气中传来的声音有了一些不同,加入了一种略带沙哑的呜呜声,孟媛仔细分辨,那应该是一只小狼的嚎叫声。

莫名地,孟媛觉得有些亲近,好像孤独都被这一声声的呜呜击退了。

孟媛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狼啸所温暖。

3

第三天夜晚。

孟媛仰面躺在垫子上,看着满天明亮的星斗,恍惚间,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夏夜。

那是在墨西哥南部的原始丛林里,参加完部落里的活动,坐着船夫的小船正往丛林中的旅馆驶去。

驶到河水开阔处,船夫突然关闭了马达,开始一桨一桨的划水,是怕惊扰了丛林吗,孟媛不知道,但是孟媛很喜欢这种突然降临的宁静。

躺在小船的尾部中,孟媛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在星空里遨游,星光洒遍整个世界,世界没有纯粹的黑,只有不同层次的暗。

人脸大小的蝴蝶从船舷飞过,翅膀上的荧光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蓝紫色的线。

而现在,躺在沙漠中的星空下,恍惚中孟媛再一次飘荡在了无边的星空中。

随着风飘啊飘啊,不知会带飘到什么地方,会是世界的尽头,还是神的居所?

4

第四天

随着胃部抽搐的加剧,嘴唇干裂抽痛带动着全身的痛楚,所有的痛楚开始互相叠加,孟媛感觉自己的极限要到了。

她开始狠狠地痛骂自己傻X,放着舒服的北京不呆,跑到了地球对面的荒凉大陆上来受苦。

孟媛,你就说你是不是傻x?是不是?是不是!

其实这种矛盾与后悔从仪式的第一天就开始滋生,而此刻彻底占领了孟媛的意识,开始大声的呼号、叫嚣,像一个狂舞的妖魔。

冰镇西瓜,拍黄瓜,烤茄子,鲜艳欲滴的苹果……孟媛任由一幅幅想象中的美味从眼前飘过,嘴里竟然还能泛起略微苦涩的口水。

望梅止渴,古人诚不我欺也。

5

第五天

痛苦继续放大着,继而到来的不是麻木,反而是感觉的极端敏锐。

在一波波的痛苦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孟媛想起了第一次看到大海的情景,海浪一遍遍地冲刷着沙滩,全世界一片碧蓝。

而孟媛现在感觉到,痛苦就像是海浪,一遍遍冲刷着自己全部的神经,洗礼着自己的精神,而海浪慢慢退下的时候,一些礁石开始漏出在海面上。

一些意识深处的画面开始出现在脑海里。

自己穿着印第安人的服饰飞奔在丛林中,帽子上的羽毛随着奔跑律动着。

画面慢慢淡去,另外一幅开始显现,自己被一群人押解着,即将执行死刑,好像是因为不同信仰带来的祸事,孟媛试着去体会画面中被行刑者的心情,只有尖锐的痛苦。

恍惚中,好似不知几世之前的记忆开始浮现,如同现在一样,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那时的自己曾对着神灵发下毒誓,这一世过后,不会再来了。

6

第六天

时而清醒时而沉睡,而意识似乎总是清醒着,孟媛已经分不清想象与现实。

借由无边无际的痛苦,孟媛好似与很多人产生了连接。

而这些人都是处于灾难中的人,饥荒、洪灾、战争……人们经受着与孟媛此时相近的痛苦,而孟媛虽痛不欲生,她的意识深处却很清醒,也很庆幸,这些痛苦两天之后就会结束,太阳已经升起落下了六次,自己只要在经历一次日出日落就可以回到最舒适的环境中。

然而这些人却不知痛苦有没有尽头。

孟媛觉得自己的心同他们一起碎了,然而痛楚依旧如此清晰地传来,孟媛痛恨生命的坚韧,自己为何不能随痛苦而去呢。

在那一个个永远看不到希望的身体中,孟媛看到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正在为饥饿而嚎啕大哭,而母亲已经虚弱得没有力气起身,她瘦弱的身体已经挤不出一滴奶水。

孟媛痛得死去活来,她开始在地上打滚,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经受痛苦吗?神啊,请你睁开眼睛看一看这世间的痛苦吧,让他们脱离痛苦,自己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7

到了第七天,痛苦成了一种自然的状态,孟媛好像已经完全习惯了痛苦。

借由痛苦,孟媛不止连接到了不同时空受苦的人们,而是世间的万物。

突然间,孟媛产生了一种明悟,自己与那些受苦受难的人们,与身下的黄沙,与坚硬的岩石,与浩渺的星空,与苍茫的大海,与世间的一切都存在着深刻的联系。

好像自己与这一切本来就是一体的。

痛苦即是源于这种割裂的苦果,也是结束这种割裂的钥匙。

孟媛好像明白了世间一切的意义,事物、水、阳光、大地……借由痛苦的链接,一切好像都不一样了。

一种安详与喜乐开始占据孟媛的身体,开始充斥天地。

孟媛知道,自己的仪式完成了。


编辑推荐:
  • 冒牌男友
    杜斌是萍的同乡,是萍从初中到高中的同班同学,也是萍一个非常要好的异性朋友。不知从何时起,杜斌早已成了萍心底里暗暗心许的白马王子。然而,杜斌在师院里与儿时的伙伴虹意...
  • 谁的青春不迷茫
    老曹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尽管黄老板有更多的钱,可在小伙伴眼里,老曹更牛一点。 其实这群小伙伴,谁也不比谁差多少。优秀是可以传染的,老曹的小伙伴们,无论是否在学业上有...
  • 心动的暧昧
    1. 在检票口,人声鼎沸,他不断和她挥手告别“多保重,记得常联系,路上记得吃水果。” 她提上行李箱,朝他挥挥手,多希望不带走一片云彩! 进候车室,手机微信上,他的聊天立刻...
  • 我身边的何仙姑
    我身边的何仙姑并不是神仙,但也有些与众不同,加上她又姓何,因此大家都称她“何仙姑”。 两月前,我为了每天能在家开门敞户,打扫尘埃,晚上能睡家中的一张床,我断然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