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饿

时间:2018-10-08 10:41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阿林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自从父亲把那只从外面捡来的黑猫杀掉后,阿林的心早就死去了。

他对这个家已经没有任何的期待。

不管是他那位当按摩女的母亲,还是那位嗜赌成性的父亲,他都不再期待。

十二月的寒风吹拂着阿林单薄的身体,街灯下,阿林漆黑的脸上看不到一点表情。仿佛他就是一枚无人问津的硬币,掉落在地上,连乞丐也不愿意俯下身子去捡拾。

阿林很饿,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没吃东西了,大概是三天前?还是五天前?

他对时间没有概念。

“叮铃铃。”

是住在这条街上的王阿婆回来了。

阿林从别人向她打招呼的嘴里,知道了这位满头白发的阿婆姓王。他也知道她每天都要骑着她那破旧得掉漆的凤凰牌自行车,去到离这不远的一处打字楼内清洁卫生。

阿林瘦削的脸上逐渐露出一丝喜色。他看到王阿婆的手里,还提着一袋用黑色包装包裹起来的熟菜。

阿林是不会猜错的,因为每隔一段时间,王阿婆都会买来一点东西分给他吃。

但王阿婆似乎没打算在阿林这里停下。

她骑着自行车缓缓而过,瞄了阿林一眼,无奈地摇摇头。

看着逐渐远去的王阿婆,阿林有些按捺不住了。

“阿婆,阿婆!”

阿林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对着已经驶出好几米远的王阿婆大声喊道。

王阿婆身体一怔,终归还是将自行车给停了下来。

阿林赶忙追上前去,他不知道这次王阿婆为什么会不理他,他不想去想,也没力气去想,肚子还在咕咕地叫着,他现在急需饱餐一顿。

阿林想要伸手去拿王阿婆的手里的那袋东西,可是却被王阿婆给一把甩开了。

“阿婆...”

阿林可怜兮兮地看着王阿婆。

王阿婆叹了口气,她摸了摸阿林肮脏的头发,语气平缓地对阿林说道:“阿林啊,王阿婆以后不能给你带吃的了,你快回家吧。”

王阿婆说完,便离去了。

阿林呆滞地站在原地,街灯把他单薄的身影拉扯得很长很长,直至扭曲。

“那我...今天不就是要被饿死了?”

阿林呢喃道。

“可是...我还不想死。”

阿林的眼神布满血丝,带着疯狂的味道,他看向了王阿婆离去的道路。

“喵。”

一只黑猫从阿林身边经过,踏着轻柔地猫步。像极了黑夜中一位曼妙的女郎。

黑猫靠在阿林的腿边,亲昵地磨蹭。

阿林嘴角一撇,他想起了那只被父亲杀掉的黑猫。

那晚的血腥场景仿佛在阿林的眼中再次重现。心中一股怒火突如其来,他抬起右脚,狠狠地踢向黑猫。

地上划过一摊血迹,借助着街灯的光亮,阿林看到黑猫躺在地上抽搐。

他用手钳住黑猫脖子,大口一张,往黑猫头颅咬去。

深夜,月亮被乌云给这挡住了。

阿林偷偷地潜入王阿婆家,他的嘴脸还残留着点点血痕,衣服上粘着几撮黑毛。

他还是对那袋熟菜念念不忘。

王阿婆的家是一处简易搭建的平板屋,并没有什么防盗措施,阿林轻轻地打开窗户,便潜入到了王阿婆的家中。

大概不足十平米的小地方,有一张小床,一张小桌,一把小凳,再也没有看到其他的什么东西了。

阿林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熟睡的王阿婆和摆在桌子上的黑色塑料袋。

阿林蹑手蹑脚地靠近桌子旁,手一抓,就把黑色塑料袋给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感受到怀中颇有分量的袋子,阿林心中充满了喜悦。

他悄悄地退出王阿婆的屋子,找了一个没人的小巷,想要把袋子给打开。

这时,乌云散去了。

月光照耀在阿林惊恐地脸上,透过阿林的目光,袋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一袋骨灰。

阿林甚至还能看到如细沙般的骨灰中还残留着些许骨盖。

“这就是你要杀王阿婆的理由吗?”

审讯室里,我问阿林道。

“不,王阿婆不是我杀的。”

阿林摇摇头,木讷地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那你为什么要来自首,还跟我说了这么一段诡异离奇的故事?”

我看着其他同事发来的资料,几天前,的确是有一位姓王的老人失踪。

而面前这个衣着破烂,头发邋遢的少年却突然来到警局自首。他的确是有极大的作案嫌疑。

少年木讷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了,露出的两排牙齿是如鲜血般的红色。

“因为王阿婆早就已经死了,那袋骨灰就是她的,那天晚上,王阿婆给我做了最后一顿晚餐。”

阿林的眼神中满是迷恋与享受。

“那味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表情严肃无比。

“王阿婆在哪?”

阿林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编辑推荐:
  • 现实梦境
    八月底,许昕本以为已经过了旅游最旺的时间段,但是眼前排队登机的两条长龙告诉自己,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确切地说,这是短时间内第二次印证了自己的错误,三个小时之前,在...
  • 黑猫与果冻
    锅里的粥已经开始沸腾了,热气蹭到脸上使我回过神赶紧拿勺子在锅里搅了搅,咕咕作响的泡泡慢慢平息,然后忍着哈欠去刷牙。我喜欢每个这样将明不明的清晨。 连续好几天的阴雨天...
  • 小说:纵火
    这已经是第四次,学校吞掉承诺过的双休,第五次,学校占用他的课余时间月考了。显然,他适应得比别的同学慢得多。前两次,大家都哀声连天,而现在,大家也只能暗自叹口气,埋...
  • 穿越时空斗小三
    碟子里的菜已经快吃完了,炒的青椒土豆丝,李丽用筷子拨拉着几块剩下的青椒,筷子和碟子相碰发出“叮叮”的响声,格外脆耳。 李丽眨巴眨巴眼睛,苦苦思索着下一个应该和丈夫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