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李老头------夺命口服液

时间:2018-09-24 00:41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村头的李老头死了,是喝了老伴递给他的口服液中毒而亡的。

李老头的老伴已经六十三岁了,最后李老头生病了,吃不下饭,她想起来前几天女儿来看父亲时送来的什么口服液,说是病人吃了好,就想着给李老头拿一瓶尝尝。谁知道好心办了坏事,错把百草枯当成了口服液,李老头喝了就再也没有起来。

村里的人都围在李老头家看热闹,有人唏嘘不已说他没有享福的命;也有人拍手称快说他活该报应。一时间关于李老头的陈年往事又都被人翻了出来。

李老头年轻的时候还是土地集体所有制时候,还是按工分来分配粮食的。他们家往上数三代都地地道道的农民,不知怎么的就当选上了生产队队长。那个时候一个生产队的队长权力是非常大的,比如说他说你今天的劳动没有达标,今天没有工分,那么你今天就算白忙活一场。

李老头嗓门大,他在村子前面二公里远的田里吆喝一声,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能听到。他把孩子当大人使唤,他把女人当男人使唤,把男人当牲口使唤。妇女给孩子喂奶还要有时间限制,超时了他能骂上半天不带重复的。还有人因为没有忍住在种花生的时候偷偷吃了一颗花生,被他发现了,他生生把人家的耳朵扯掉了一半。

没过几年,取消了土地集体所有制,实行了土地到户,每家每户都有了土地。没有了集体,李老头这个队长也当不成了。那些受过李老头迫害的人都恨不得买挂鞭炮来庆祝。

不当队长的李老头,不能再对着别人发脾气了,转过头来把所有的火气都对自己的老伴去了。

李老头的老伴比他小了十岁,是邻村的。她们家比较富裕,爷爷辈的还是地主,所以她是地主后代,在那个时候可不是好事。家里成分比较高是没有人敢娶的,经人介绍嫁给了比自己大了十岁的李老头。

李老头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计划生育,每家都有好几个孩子。李老头的孩子们都怕他,平时要是哭闹的时候,李老头只要一声怒吼绝对都老老实实的。

后来,李老头跟人学了一门手艺,磨豆腐。刚开始的时候是用毛驴来拉磨的,用水浸泡好的豆子,放在石磨上,毛驴用布蒙着眼睛,一圈一圈的拉起来。

李老头现在正经做起了豆腐,村里的人也就是一笑了之。因为他当队长时的所作所为,村里的人都可记仇了,没有人愿意买他的豆腐,他只能挑到很远的地方去卖。每天老早出去卖豆腐,下午回来接着做,第二天好继续卖。

李老头一做就是几十年,孩子们都长大了,成家了,他也老了。他把做豆腐的手艺传给了大儿子,另外两个儿子不愿意学都各自外出打工了。知道自己的父亲去逝了都在往家赶。

庄严肃目的灵棚搭下来了,低沉悠长的哀乐放起来了。半夜灵堂里只有李老头老伴一个人在,她对着棺材里的李老头念叨起来.

“你先走吧,过不了多久我就过去陪你.”

“你说说你,东西用过了也不知道放到草棚里,我不认识字跟睁眼瞎似的,又不知道拿的是个啥,你都没有尝到味道不对劲吗?”

“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会死在我手上,让我以后可怎么过啊!”

第二天,另外两个打工在外的儿子也都回来了.葬礼开始了,根据村里的风俗,李老头葬在了他们家的祖坟里.三个儿子身披白色的孝服在前面领路,后面是手持花圈的子孙,再后面是村里前来送葬的队伍.

长长的送葬人群远远望去,是连绵数里的一片白色.李老头前半生的是不受人待见的,那些受过他伤害的人在他死后也都释怀了.

生命本就是一场旅途,有的人带给你伤痛,有的人带给你温暖,我们不能只盯着那些伤痛驻足不前,而忽视了那些带给我们温暖的人.


编辑推荐:
  • 好久不见,十年
    文/李株萱 如果生活真的有什么责难,你的出现,让我原谅整个世界 1 2000年,冬,枯枝落雪,满山缟素。雪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年我十五岁。 知道好坏懂的品味的自己,...
  • 陈蓁蓁巧笑倩兮地拦住了李哲成
      我有时候太过于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了,以至于蒙蔽了双眼,看不到身边发生的细微变化。这几乎成为了我致命的缺点,也成了后来那些悲剧发生的导火索。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
  • 双女户
    杏花村的李新民生了两个丫头,一个比一个水灵。李新民不是什么勤快人,日子在杏花村过得中等偏下。到了四十多岁,还守着他老子留下的一院土坯房子。 村里条件好一些的同龄人早...
  • 碰到个搞笑老头
    上午店里来了位顾客,是邻居家的父亲。六十多岁,和他闲聊得知和我爸爸是同学。看着他老人家精神矍铄,虽满头白发,却状态很好。 这个老头儿要购买一个压力锅内圈,拿了一个断...
  • 李瘸子有了超能力
    一 李瘸子做梦都想有双透视眼,不为别的,就为看看隔壁王寡妇凹凸有致的身材。 王寡妇家墙头不高,搭块砖刚好能探出头,王寡妇洗衣服的时候,李瘸子总把脖子伸得像只老鹅,但...
  • 李石头传
    李石头是我们村里的名人,可说实在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出“名”。关于他的事我知道的不多,知道的也大都是他的大孙子告诉我的,还有就是听村里的媳妇们、老少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