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从开发到进局子

时间:2018-09-23 23:14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同事是前同事,算是从工作中认识为数不多的朋友,最近听说进局子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并没有感到很惊讶,在他没有进去前我心里很早就被他打过预防针,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那还是我们一起做事的时候,大概是我上上个东家了。也是我和他毕业的头两年,是的,他和我一届毕业的,也有很多相同的喜好,没事就一起撸串、打球、吹水... 也算是臭味相投了。说起来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我是很排斥的。并不仅仅是我,而是公司大多数人都很反感,这都是源自他那个比较特别的喜好(喜欢吃榴莲饼),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个饼的味道会比榴莲还要大。所以每次他吃的时候,旁边的小伙伴都会不约而同的出去抽支烟冷静下。当然,后来认识他之后才知道他并不喜欢吃榴莲,唯独喜欢吃这个饼,隐约记得是因为一件过去很久的事,我也记不清了。
   也是因为他这一爱好让我不得不认识他。他是公司唯二的前端开发,另外一个是技术主管,所以公司其他几位后台开发总会把和前端对接的工作交给我,毕竟我刚到公司,照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先让我锻炼锻炼交流能力(此刻我脸上笑嘻嘻,心里mmp)。一来二去自然也就比较熟了,最主要大概我有些鼻炎,相对来说对这个气味的敏感度也低一些。虽然公司里的部分人挺不喜欢他 ,但是有一点还是着实让我们羡慕。据他说他有一个女朋友,虽然我至今也未见过那个活在它话里的女朋友。要说到他进局子其实也算是和他这女朋友有关了,确切的说是和他丈母娘有关。
   我们待的过的那家公司是一家金融证券机构,在外人眼里我们工资应该很高,其实并不是,因为我们都是外包公司外派过去的。外包公司把我们的工资压的很低。用老皮(就是我这同事,因为他姓皮所以大家都叫他老皮)的话说:

龟儿子滴 扣了老子这么多撒,就发这么屁点钱,够搞撒子嘛

当然他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却并未见他打算要走,自然是与互联网公司不同的是,这里正常965,所以老皮总会在下班后回去打会儿球,然后接着撸两盘lol,小日子过得也很是惬意。直到一次周五,下班的时候,老皮从他的工位上凑过来说:“刚子 下班我请你去撸串去吧”。
“平时不都是五五吗,这次怎么回事,怎么彩票中奖了,还是家里拆迁了哦 。我跟你讲发财了就请撸串也忒tm抠了啊” 我回道。当时老皮急了,吼着说:“滚犊子,你特么去不去,不去拉倒” 。
   到了小区门口大排档,照例还是先点了两杯扎啤,同样老板还是会送上一碟子椒盐花生。就着花生米,老皮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刚子 我打算开始找工作了,以后可能就不在这儿和你瞎混了”。“马丹 说什么玩意儿,我什么时候和你瞎混了,都你tm自己瞎搞来着”我骂道。老皮这次也没呛我,反而继续说到:“前天我女朋友和我视屏...”,没等他说完我打断他说道:“尼玛 你是来请我吃饭还是吃狗粮的”。更让我奇怪的是他这次也没有像以前一样蹦起来骂我,反而平静的继续说着“先让我把话说完,她这次给我视屏,也是为了一件事,转述她妈的话,也就是给我下的最后通碟。年底要在我老家市里出一套房的首付,然后来年准备结婚,否则就分手滚蛋”。 我知道活在他话里的女友是他高中同学,大三的时候他们好像是因为高中的同学聚会才开始一起的,因为也不在同一座城市也算是异地吧,到如今也过了三个七夕了。“那就买呗,你们哪儿比起这儿大上海,岂不是白菜价” 。老皮这次坐不住了:“滚你二大爷的,我要是有这钱,我愁个鸡毛掸子啊。这两年我赚的也就刚够我花,我家里东凑西凑还是差六万。说真的能借的也都借了,其实也本来打算找你借的,不过还是算了。我知道,你啊 手上也就比我多两条内裤的钱”。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行啊 你不借刚好,我正好拿这两条内裤换一个G910和GTX1080Ti。哈哈哈”。老皮这次喝了口啤酒,并未作声,沉默了大概两分钟后。
   “这次我请你喝酒,其实就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提交了离职证明,可能这两周左右就不在这边了,你也知道,现在八月到年前还有五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准备在这几个月内搞出来” 听老皮这么说应该不是开玩笑的,我问道:“五个月搞到六万,这相当于工资翻三番啊,你不会是在刑法上找的工作吧”。老皮又啜了一口酒,并没有打算回我,转身走到烧烤店老板那里,点了三串乌贼,我知道他喜欢吃这个。后来他回来也净说写无关痛痒的话题,到吃完,他也没再提过。但是这个话题在我心里始终觉得堵得慌,不过看他当时的样子到嘴边的话我也给咽下去了。直到后来他要走的前一天,这次换作我请他撸串,毕竟在公司找个合得来吹水的人不多。后来他也坦白把事情告诉了我,他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比较偏的市,公司是他口中说的熟人介绍的,工作内容当然还是他的老本行,前端开发,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公司的业务特殊。主要是做网上博彩、、以及色情。其实就是非法产业,难怪之前总时支支吾吾不肯说。老皮他自己也知道,虽然这次钱给的很足,但是却有着进局子的风险,国家这两年查的很严。听他说完,本想劝说,可是话到嘴边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就随口说了句:“那我以后岂不是有免费的福利了 哈哈哈”。他也笑着应到:“哈哈 就只知道你小子” 。这次我们都笑的有点假。
   后来知道他进局子的事,也是从他自己口中告诉我的。当然这件事过去一段时日了。其实自从他出来以后,失业了很久(出来后很难在找工作,虽然只进去几周),整个人也失去生气了,唯一得到也就是那几个月的工资吧,他拿到手上也有五万左右,虽然和比目标差一万块。但他失去的更多,因为他的房子也不用买了。出了这种事女票父母那边当然是找到借口吹了。


图片.png图文无关

   再后来,我也换了很多公司,也早已不再那个城市,和他联系的也越来越少了。只是偶尔会想一起去撸串吹水调bug的日子。


完。。。。。。。。


编辑推荐:
  • 玲子
    一 有人说:“一瞬即是一生”,开始我并不信。像我这样的登徒浪子,一定是一边行走,一边遗忘。但是,在后来的一千零一百个日夜,当我困身于一个女人给的无数瞬间里时,我才想...
  • 离婚前后
    林复又一次敲开了这扇门,听到里面熟悉的声音应着:‘来了’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心安。 自从三年前离婚后,林复卷着铺盖离开了这个家,他心里就空落落的。林复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
  • 玲子
    一 有人说:“一瞬即是一生”,开始我并不信。像我这样的登徒浪子,一定是一边行走,一边遗忘。但是,在后来的一千零一百个日夜,当我困身于一个女人给的无数瞬间里时,我才想...
  • 离婚前后
    林复又一次敲开了这扇门,听到里面熟悉的声音应着:‘来了’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心安。 自从三年前离婚后,林复卷着铺盖离开了这个家,他心里就空落落的。林复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