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人啊,一不小心就做成了鬼!

时间:2018-09-03 10:52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人啊,一不小心就做成了鬼!

原创作者:海心

01

半斤白酒下肚,大刘突然问道:

“你相信有鬼吗?”

我有些惊讶,少年时候的问题,他怎么记到现在?

三十年了,他还是执着于这些幼稚的话题。

我想说:

“鬼你个头啊!只要你不是鬼,这世上就没有鬼。”

一转念,又觉得没必要回答。

明知道,他也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这个问题是不需要答案的。

初中的时候,关于“鬼”的有没有,我们讨论了三年。

“或许有吧?要不那么多的鬼故事从何而来?好美的传说啊……”

“一定没有鬼!不然,这世上鬼就比人多了。出门就会撞鬼,天天鼻青脸肿。”

讨论结果,得出一致结论:人间本没有鬼!所谓的鬼,是恶人编出来吓唬好人,好人编出来哄骗自己的!

那十八层地狱呢,谁编出来的?

追究下去,年少的我们自己也绕迷糊了。

但有一点是确信无疑的,那就是:地球上绝对没有鬼!

02

三十年的时光沉淀下来,能让很多事变得清晰,也能让很多人变得糊涂。

大刘又提起这个话茬儿,是不是有新的发现或领悟?

我知道,只需要等,钟表秒针转不了一圈,他就会把所有想说的不想说的,都倾倒出来。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就是这秉性。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个鬼!”他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幽幽地说。

这话确实把我吓到了!

看着烟圈盘旋上升,逐渐变淡,魂飞魄散一样变没了,马上又有一串大小不同的圈圈,扭动着浮游在空中,像一个个幽灵啃噬着空气。

03

我和大刘,在村小、乡中都是同班同学。

几年的学校生活中,我帮他写作业,他帮我买饭洗碗,各得其所。

初中毕业,我上了师范,他掏了“捐资助学款”上了高中。

三年后,我回乡站上讲台,他去外地上了大学。

又四年,我成为教学骨干,他大学毕业分配到县政府上班。

星期天,我们没事喜欢聚聚。喝点小酒,吹个牛逼。

我的花园鲜花烂漫,他的前途阳光灿烂。

04

再后来,我们相聚越来越少。

听说大刘混得顺风顺水。

先是在政府办成为佼佼者;很快提了“副科”;宾馆、酒店随便安排;可以开着县里的公车回家;同学们找他办事,敢拍着胸脯打包票……

我们很久没有聚过了。

我很忙。当班主任、课节多、杂事多、安全担子重、家校沟通难……

学生越来越不像学生,老师越来越不像老师,学校越来越不像学校。八竿子打不着的事都能找到你。

没时间,没心情,没底气和同学朋友聚会。

大刘可能也很忙。饭局、牌局、工作、应酬、领导家里家外的事都需要做得细致入微。

政府办主任家里的煤气罐,都是他骑摩托车驮去换的气。背上四楼,满头大汗,对主任夫人说“一点也不累”,心里说“骗鬼”!

后来,一个县委领导约了朋友礼拜天下乡钓鱼,不想被别人打扰清静,就只带上他去搞服务。领导说他“年轻,机灵,眼皮活”。

果然,他把后勤工作做得完美无瑕,瓜果饮料各种口味应有尽有。中午,悄悄开车去集镇带回荤素几个小菜,一瓶好酒,一个折叠小桌。

领导和朋友没有想到在这荒山野岭、水库旁边,还能享受到这么精致的午餐。都夸大刘“会办事”!

05

听说,大刘当了一年政府办副主任,就被下放到乡镇当了镇长。又一年,就升为书记。

那一年,大刘三十岁。

全县最年轻、最有前途的乡镇书记。人们都这样说。

大刘是升到天空的礼花,耀眼夺目;老师坠崖一般,并且陷入谷底的沼泽,挣扎在工作和生活的淤泥中。

我和大刘的轨迹渐行渐远,似乎很难再交汇。

有同学或朋友能够出人头地,确是幸事。

但我不想在嘈杂的奉承声中掺进去空洞的喝彩,默默的祝福,或许更加真诚!

06

大刘的仕途没有能够再上新高。

我打听着关于他的一切消息,一年、两年……十五年间,换了五个乡镇,还是书记。

前年,大刘到我们学校所在乡镇任书记。

人前,他没有说破,我也没有。

这两年,我们镇政府特别重视教育。期末考试政府出钱奖励优秀学科,教师节政府表彰优秀教师。全镇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尊师重教氛围。

同时,镇政府完成了几个规模较大的招商引资项目;农村技术员包干到村、组、户,粮食产量激增;特色农产品畅销市场;环境治理初见成效……

一时之间,考察团、观摩团、交流团、检查小组络绎不绝。

群众都夸大刘是个好书记!

领导们当面竖着拇指称赞,背转身嘿嘿一笑,摇摇头……

07

昨天晚上,大刘买了一包卤肉,几样凉菜,拎着两瓶白酒来到我家。

我明白,一定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些年,只有到重要时候,他才找我喝酒。但是,带酒来,今天是第一次。

“共产党的酒,今天就腐败一次。”大刘晃晃手里的酒瓶说。

多少次了?又一次像从前一样,无差别的在一起喝酒、胡侃。

这些年,有很多同学找大刘“办事”。个人调动升迁,子女入学,妻舅姑姨扯犊子事,都会想到他。

他是同学中的一面旗帜!

他从来不会拒绝。在能力所及又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一定积极帮忙。在能力不及或者违反原则的事情上,他会在适当时候以委婉的方式解释清楚。

几家欢乐几家愁。时间长了,同学分化为两个阵营。有人说他仗义、重感情,有人说他无情、没实话。

“只有你没有找过我,我知道你理解我。谢谢兄弟!来,走一杯。”大刘端起酒杯朝我示意说。

“这次应该升职了吧?”我问。

没有恭维,没有调侃。我只是说出应该有的结果,说出我真诚的期待。

大刘摇摇头,随即又微微点一下头,含混不清地吐出几个字:

“也算是吧,养老去喽!”

08

大刘走了,回城任县总工会主席。副处级,确实升了!

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回想昨晚他半醉半醒的话,我还原着他鲜为人知的秘密。

大刘的妈妈有个远房表叔,在市里是个领导。上班后的第一个春节,妈妈带着他给表叔拜了年。

以后,大刘经常找机会拜访这个“远房姥爷”。

什么是感情?走得近了,陌生人也会有感情!

大刘也确实是有能力、有抱负的年轻人。

“姥爷”也很喜欢他,县里领导也逐渐开始喜欢他。况且,大刘真的讨人喜欢!

大刘任乡镇书记的时候,似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曾踌躇满志地展望着“齐家治国”的理想,前景一片蔚蓝。

第三年,“姥爷”退二线了。第五年,“姥爷”心脏病突发,撒手西去。

大刘哭了,比亲儿子、亲孙子哭得还痛。

那年,大刘正准备提“副处”。

09

又十年过去,大刘终于提了“副处”。可是,已经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大刘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得出经验:小理想、小抱负,需要嘴甜、腿勤、小聪明就能实现;而大理想、大抱负,则必须靠实力才有可能实现。实力包括自身的和身外的,缺一不可。自身的 ,你可以自我学习提高;身外的,可遇而不可求、不可控。

有时候,自身的优秀,抵不上强有力的外援!

“这些年真的太累了。”大刘说,“做着人事,有时又不得不说着鬼话;活得像鬼,却时刻得提醒自己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他们说我做人清醒,做事糊涂。其实,做人如同走夜路,心是一盏灯……兄弟,还是你理解我!”

人啊,做着做着,一不小心,就做成了鬼!

但是,做鬼,也有底线!

大刘说,他想痛痛快快地做人事说人话,让鬼话见鬼去吧!

(喜欢就请关注转发吧!)


编辑推荐:
  • 我亲爱的人啊,我们握手言和可好。
    文/茧歌 1. 1931年的大雪天,那是郭老头出生的日子。虽然我是他的孙女,可印象中我从来没叫过他爷爷。 2. 我妈说生下我后,郭老头就很少带我,整天不知道出去忙活什么,所以我从小...
  • 有些人啊
    高中毕业并没有影视剧中撕心裂肺的疼痛,甚至平淡的不能在平淡。考试结束铃响,我们挥挥手就像平时放学一样,道声再见,原来真的,有些人,再也不见。幸而,陪着我的,有这么...
  • 一不小心气死了村长!
    文/图洒洒 01 每当想起这件事,我的心里总抹不掉深深的愧疚感。 对不起,我的村长。 那日,村长来看我的时候,我还在睡梦中舔口水,只听到“懒三,起床了,真是个懒鬼!太阳都晒...
  • 一不小心娶了同桌
    20180604    星期一    小雨 1、 我:“谈吗?” 小圆:“谈。” 我:“订婚吗?” 小圆:“订!” 活到二十八岁,平生第一回相亲,对象居然是我日思夜想二十年的小学同桌小圆。寥...
  • 原来,是悬疑片啊
    文/梅公子 人啊,有时候还真奇怪,你心心念念了许多年的一个人,忘掉或许就如那戛然而止的音乐,只需一瞬。 01 那段时间正在和老公闹离婚。 老公是个直男癌晚期患者。 严重到什...
  • 她年轻的时候可是个厉害美人啊!
    夏夜,院子里晚风习习。 兰姨坐在院子自顾自的择着菜,她在这个七零年代,虽已是结过婚三十多岁的女人,却比同龄人有味道的多。兰姨生的漂亮,也十分有脾气,全院的女人整日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