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燕国公主一百八

时间:2018-08-20 22:37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1.

“将军 ,不好了!”

“呸!哪家的倒霉孩子。”赵仲闻了闻杯中的酒,美酒飘香。他淡然地看着冲进来的青衣丫鬟。

“赵燕两国交战了,宫中大臣要拿将军您来祭旗。”赵仲听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煞白。

2.

事情要从半年前说起。赵燕两国相邻,虽说没有大规模的战乱,但边境的摩擦时有发生,两国处理这件事的办法就是和亲。

赵国的大将军赵仲护送公主来到燕国,燕国以礼相待,留着他小住了半月,后来打发送亲的人回去后,遂将赵仲软禁了起来。

“我不从,什么荣华富贵都收买不了我!”赵仲很有骨气,富贵和逼迫之下,他依然没有松口。

“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施刑的老太监阴阳怪调。

赵仲将鲜血一口吐出,身上的刀痕布满了全身,这是在战场上刻下的一枚枚功勋。“要是想杀,也不会让我活到现在了。”

老太监拿出了一张手帕,就要帮他擦拭口角的残血。“赵将军,咱家佩服你是条汉子。赵国双雄的日子即将成为过去,那赵猛统军打战的才能不下于你,而且比你年轻得多,我想用不了多久,你那镇国大将军的位置就会坐不稳了。”

“赵猛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虽然他现在是征西大将军,但有些事他还是听我的。”赵仲不以为然。

“即然他听你的,那他打仗屠城,连老人小孩都不放过,也是受你指使?”

“不!”赵仲想要说下去,但话刚出口又停了下来。

“我知道,他现在不买你的帐了!”老太监说完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等着吧!总有一天,他会骑到你头上去的。”

赵猛,今年二十岁,曾经是他的部下。由于打仗勇猛,在立下战功后,赵仲举荐他当了将军,经过两年的磨练,居然跟他平起平坐了。如今,一些劝解的话他当面听着,听完过后就当耳边风吹过,依旧蛮横跋扈。

3.

光线从窗外斜射进来,在地板上留下一张不规则的图案,枯草铺在地上,灰尘在光束中翻滚着,随着一阵叹息又躲进了黑暗里。

“有些人的本性是改不掉的,我当初对他也是严加管束,现在没人管得了他,做什么都肆无忌惮了。”

“皇上也不管?”

“皇上?呵,他担心我功高盖主,巴不得有个人跟我抗衡。”

“我知道你不屈服的原因了。”老太监笑了笑,又摸了摸曾经长着胡子的地方。

“想不到懂我的人居然是一位燕国的老太监。”赵仲也跟着大笑,甚是痛快,“也不尽然,我不降也是为了父母和战场上的兄弟,我若降了,他们都会没了性命。”

“谁说让你降了?我们是想把公主许配给你,永结秦晋之好。”

“我靠,打了我这么多天,也没人跟我说这事啊!”

“没人说?不是一直为这件事么?”

“我靠....白白被打了这么多天!”

老太监听出了其中的误会,忙叫人解下了赵仲。“误会呀将军!都是老奴糊涂。晴公主国色天香,想必不用这么大动干戈的。”

“晴公主?是不是那个很胖又嫁不出去的公主?”

“不胖,她可美着呢!”

"还不胖!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了。有一首诗叫什么来着。“赵仲想了想后吟了出来。“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燕国公主一百八。”

老太监看到门口突然出现的一妙龄女子,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那女子正在对他招手。他对赵仲小声地说了一句,”那是误传,是误传。“

“又想骗我,老子不会再上当了!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国公主一百八……”

4.

赵仲被关进了一个院子里,像是宫庭后院,有三五个宫女太监伺候着。

院前有个小塘,塘中清澈见底,水草慵懒的展开着。绕过小塘是座亭台小榭,靠着石椅,刚好能欣赏到山石堆砌而的院墙,一头头猛兽石像困在院墙之上。

这是今天赵仲在院子里绕的第八十八圈了,一位青衣女子提着食盒款款而来。“小青姑娘,能不能偷偷地放我出去走走,整天呆在这,都快要长霉了。”

“我叫小晴,不能穿什么衣服就称呼我什么名字吧!昨天叫我小黄,前天叫我小花.....”

“对对对,是我的错,我有眼盲症。天下女人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样。”

小晴放下食盒,凶神恶煞的表情靠近了他,“都一个样?我跟天下女人也一个样?”

赵仲刚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听一个丫鬟这么质问着,他认真地瞧了瞧。那张脸肤色白腻,双眼如新月清晖,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尽管作着鬼脸,依然见到她秀丽绝俗。“不,不一样。”赵仲赶紧移开了眼神,他觉得这么看着一个小姑娘的,不太好。

小晴见赵仲这么个血性汉子居然也会害臊,不经又凑近了点。赵仲低下了头,端着碗就开始吃了,“没见过光吃饭,不夹菜的人。”小晴见他这样,也不逗了,将菜夹到了他碗里。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来燕国三个月了。

夜空中一轮明月挂在几片云间,水中映出了倒影,晚间的风已有一丝凉意,亭台小榭中几人酒意正浓。“赵将军,您刚说的故事太刺激了。再跟我们讲一个吧!”一群太监宫女们围在赵仲的对面,今天是中秋月圆夜,大家难得像这样有说有笑的。

“那可不是故事,那是我的亲身经历。战场几经生死,我这镇国大将军的位置可不是吹牛吹出来的。”小晴夺下他手中的酒杯说:“今天赵将军累了,大伙收拾收拾休息吧!”

“我不累!”

他刚说出口,一双媚眼盯着他。

“累,我累。”为什么我会怕她,赵仲也想不明白。

小晴拉着他的手,带着他走向院后的小门,“今晚想不想出去走走?”

“可以吗?公主答应了吗?”

“公主最近不在府上,我偷来了钥匙。”说着,她把小门打开了。

“你不怕被发现了,公主怪罪于你么?”

“不怕,公主心肠软,才舍不得惩罚我们这些下人。你见过公主了么?”

“没见过。但你们公主真的有一百八吗?”小晴听了,捂着肚子大笑,连身子都直不起来了。

街道两旁挂满了灯笼,摊贩们在吆喝着,路上的行人如织,赵仲感觉到小晴的手柔若无骨,带着一丝湿暧,他想这条街道如果没有尽头该有多好。

5.

赵燕两国的纷争正在加剧,赵国在赵猛的带领下已攻下数城,很快就要兵临燕国皇城了。这时的赵仲却一无所知。

“小晴,今晚你怎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赵仲见她将酒溢出了杯。

“可能是这几晚没有睡好的缘故。”

赵仲几杯酒下肚,自觉得全身燥热,要将衣服脱尽才舒服。“今天这酒真得劲,身上热得慌。”说着就要脱去上衣,但看了一眼小晴在一旁,又说:“我先去洗个澡,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洗了个冷水澡后,燥热感好了一点,他躺在床上看着凸起的下体,原来我给人家下药了,难怪!

“得冷静,不就是一点药么,老子什么风浪没见过。”心里想着,他拿出根绳将双手绑在头顶的床梁上,他确定系得很牢,牙齿还在发麻。

他听到了门被锁上的声音,然后有一阵脚步声从门口传来,越来越近,直到床边。赵仲看着走来的是小晴,她满脸通红,像醉了酒一般,她慢慢褪去了上衣,露出了香肩,白嫩的酥胸也现了出来,衣掉到了地上,没人去理。

“小睛,冷静点。酒里面下了药,你要冷静点。”话一说完,她裸露的身体已经贴了上来。

“这可是要了我的亲命,我不是柳下惠啊!”

昨晚下起了小雨,凉风从窗口吹了进来,几束鲜花在风中摇曳,鸟儿在树上轻快的歌唱。

“真的是因为公主一百八,你才不肯娶的吗?”小晴轻轻地靠在他肩上。

“自古鸟尽弓藏,我在赵国的风头太盛,怕是将来没有个好下场。我死不足惜,但要家人和兄弟们跟着陪葬,我不想。”

“所以你就来燕国来避避风头?”

赵仲抚摸着她的发梢,“对!我想在燕国呆上一两年,镇国大将军的职位就是赵猛的了,我思前想后,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你怕赵猛?”

“怕,他就是一条疯狗,挡在前面的东西它都会去咬一口。”

6.

夕阳渐渐西下,晚霞似火,院中小塘映水而红,水底已黑得看不清了。几声鸦雀啼鸣,不知为何,这个黄昏,空气中都带着凄婉的气息。

“将军 ,不好了!赵燕两国交战了。”

听到进来的丫鬟说,赵仲忙问,“现在战况如何?”

“赵国已兵临皇城,宫中大臣要拿将军您来祭旗。”赵仲听了,忍不住地掀翻桌子。“我死有何俱,只是赵国的兵怎么来得这么快!一定是赵猛,这皇城守不住,这万千的百姓,唉!”

“将军,你跟我走!”公主府外已有士兵驻守,哪知他们不但没有拦住小晴,还在前面开路。

“晴公主有令,开城门。”赵仲震惊的看着她,早该想到了啊!谁会让他在燕国过得这么自在。

“怎么?舍不得走了?”小晴对他笑了笑,泪珠莹然滴下。“当初不是说什么也不肯娶的么?”

赵仲伸袖帮她拭去泪水。“我哪知道燕国公主没有那么重。跟我走吧!”

“我不能走,父皇和百姓都在城里,保重。”说完,小晴令人关上了城门。

十日后的城门上,挂着几个人头,有些已经干枯,有些还在滴着黑血。最中间一个人头上还戴着一顶皇冠,城下围满了赵国士兵。

“兄弟们,燕国皇帝已被斩首,等杀了这几个皇子公主。城里的东西都是你们的啦!”这声音刚说完,“杀杀杀”的回应响彻天际。

“慢!”只见赵国的军队中走出来一个人,此人不修边幅 ,衣冠不整。挂在城门上的睛公主听出来了,是赵仲。

“两国交战,不滥杀老幼妇孺,这是做士兵的底线。赵猛,你忘了当初我怎么教你的么?”

“镇国大将军。”赵猛身后的三名大将中,有两名跪下来行礼。

“大胆!”另一名大将就要拔刀,被赵猛阻止了。“想不到你的命还真硬!”

“以为你那点下三滥的手段就能杀死我?几名死士而已,被我送去见阎王了。”赵仲捂着受伤的左臂,对他说:“要不我们来场男人之间的战斗吧!”

“正合我意。”赵猛的刀正面砍了下来,赵仲只有右手得力,刀从左耳划过,带下半边耳朵。

“将军!”两名大将上前将他扶起,被他叱喝退下。

几十个回合后,赵仲原本就受了重伤,由于体力不支,被赵猛剌破了左肩。“赵猛,你放了城门上的那位姑娘,我将镇国大将军的位置让给你,并不踏入赵国一步,可好?”

赵猛听了这话,更加疯狂了起来,又将刀用力地拔出,“我想要的东西,还用得着你让?”

赵仲左手抓住胸口的刀尖,而他的刀还是短上了一分。他已无力抵抗了,“赵龙赵虎听令。”

“末将在。”两名大将跪在五米开外。

“命你俩统领三军,进城后不得滥杀无辜。”他又回头看了看城头吊着的小晴,“你俩若不死,替我护她一世安好!”

“将军!”

刀尖透过了他的背,还滴着血。最后一刻,他的刀也剌进了赵猛的心脏。

城门上吊着的一个人,她分明已流干了最后一滴泪,但眼前那身影却越来越模糊。最后,只剩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国公主一百八……”


编辑推荐:
  • 古风短篇 | 公主知凰
    齐氏一族赐死的赐死,入狱的入狱。三尺白绫送到端华宫的时候,知凰挡在宫门口不准宫人进去。端华宫如今虽落魄,但她到底还是这大蜀的公主,宫人们面面相觑却不敢上前半步。...
  • 小矮人和白雪公主
    接纳自己的不完美,你才能发现世界的美。 01. 高一下学期,班级转来一个白化病女生冉冉。白化病人我见过很多,在学校在课堂却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当时,我就想到了即将开始的教学...
  • 骑士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公主
    季清初见杜萤的时,是在一个寒风凛冽的季节。 街道的小巷子里,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它是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城市里霓虹色的灯光都驱赶不了它的黑暗。 穿着鲜红色的羽绒服...
  • 迟来的心愿
          外婆老家旁边的四公主树又冒出了新芽,再过几个月我们又可以采下新鲜的四公主树叶,剁碎,混合黑糖水和面粉,一勺勺地倒进油锅里,煎成香喷喷的面饼,我们几个孩子能吃...
  • 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一】 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谁他妈打扰老子……”起床气很重的恶魔正要破口大骂,见是个美丽女子,急忙止住声音,变得腼腆起来。 恶魔红着脸问公主:“为什么吻我?”...
  • 扇子
    在小艾叶的公主房里,支着一张双人床,角落里有一只芭比娃娃。芭比娃娃俏皮又可爱,活泼又靓丽。白皙的小脸蛋儿镶嵌着一双湛蓝湛蓝的大眼睛,淡淡的浅粉红眼影,使得芭比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