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争当胡扯王】斩妖除魔救简书

时间:2018-03-11 17:00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开端

李怀川从小有个文学梦,小学开始给同桌写情诗,被交给老师以后羞的满脸通红。不过由于他刻苦努力,坚持不懈,到高中时候已经替人写情书赚钱了。在文学的道路上,李怀川虽然没获过什么奖,不过一直坚持,到现在,大三暑假的时候,什么普希金、徐志摩的情书他都倒背如流,不过最令他神魂颠倒的,还是那部古今中外寓意深长的中国著名青春爱情故事:《金瓶梅》。

这一天,在经过九九八十一关选拔,以及十比一的抽签之后,李怀川和其他九名年龄不一、气质有别的男男女女正坐在一辆大巴车里,大巴车在茂密古林中一条小路上疾驰。

李怀川在颠颠簸簸中刚想闭眼休息,窗外闪过的几个人物让他睡意全无,伸长脖子但没看清楚,“那是《绿野仙踪》里的稻草人和桃乐茜吗?”,他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正当他还在回味的时候,大巴车又过一座石亭,李怀川脱口而出:

“令狐冲!独孤九剑!”

不仅仅是他,车上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道路外各种文学人物的出现,顿时沸腾。



经过九曲十八弯之后,大巴车终于一头撞在城大门外停车场的海绵缓冲带上,人们东倒西歪的从车里下来,李怀川到处寻觅,他要把吐在自己身上的面条抹在司机身上,从小到大他哪吃过这种亏啊!

“My precious!”

不过当李怀川看到从驾驶室里抱着方向盘走出来的咕噜姆,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还是算了吧。

正在人们不知所措之时,城三寸高的大门嘎吱一声开了,从里面陆续走出十位帅哥美女,在人们的目瞪口呆中渐渐变大,站在众人面前。

当中一人,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身穿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袖,慢悠悠的跟大家介绍:

“各位好!欢迎城第九十九点九九界实习生,啊,经过了八十一关考试,你们一定觉得自己是佼佼者吧,恭喜各位!不过其实那些考试我们都没看成绩,关键是后面的抽签,因为,我们更看重的是每位作者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运气!”

此人面带微笑,然而大家的掌声许久未至,气氛无比尴尬,他旁边一个清瘦姑娘使劲拧了一下他的耳朵,此人才哎呦哎呦的继续说:

“石榴姐,你干嘛!”

“好了各位,开个玩笑,你们能从全球投稿作者中当选本届实习生,那真的是出类拔萃了,我叫简宝玉,这几位呢,都是各个文学专题的编辑,未来两个月的时间,你们就将在各个专题中尽情创作,创造出属于你们自己的独特天空!”

简宝玉顿了一下,看着众人想问又不敢问的表情,继续说:

“哦哦,对了,城的文学氛围太浓,以至于很多虚幻的文学人物经过作者们的深入思考,渐渐形成实体,大家可以尽情和他们互动,我们已经为大家买了重疾、大病、伤残、身故等保险,一切无忧,一切无忧!”

随后简宝玉看了看神笔马良昨天刚给他画的手表,一拍脑门:

“哎呀,大家快跟我们走,只剩五分钟了!”

李怀川不明所以,跟着其他呆若木鸡的实习生们,在众编辑的带领下快速跑进了城,同样他们经过大门时自动缩小,进来后又恢复原样,十分神奇。

从一路小跑到中跑,一直到百米冲刺,简宝玉带着大家冲到一座小平房门口,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快,快,已,已经,开饭了,大家,快进去!”

李怀川恨不得踹简宝玉一脚,可是他忍住了,因为从门口出来的一个头发毛躁的小伙子手里拿着一根西瓜大的鸡腿在啃。

等李怀川走进食堂,才发现从外面看很小,但不管走进来多少人总也坐不满,人们按顺序在前面打饭,卖饭窗口是正在从兜里掏出各种食物的哆啦A梦!

吃过饭,其他人被各专题编辑领走,李怀川和简宝玉大眼瞪小眼,简宝玉先忍不住了:

“你怎么还不走?”

“我去哪?”

“去专题所属区域啊!”

“去哪个专题?”

“去,噢,想起来了,你跟我走。”

简宝玉把李怀川领到一片绿草地上,草地上只有一座又小又破黑乎乎的小木屋,周围五十里没有人烟,拜拜一声就要走,一把被李怀川拉住了:

“大哥,这是哪里,我住哪?”

“这儿啊。”

“这儿?我睡这个吗?”

“哦,咦,我还没跟你说吗?那听好了,我绝不说二遍。”

原来进了城大门,每位作者都是从小木屋开始创作写文,随着文章数量、质量提升,小木屋会逐渐变化,在那些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湖边别墅里,住的都是写得多,质量好的作者们。

李怀川听得如痴如醉,不过他还是继续问:

“宝玉兄弟,请问天上那个飞来飞去长着翅膀青面獠牙的家伙是谁?”

“雷神啊!”

“雷神?他在这儿干什么?”

“劈你啊!”

“劈我?为什么,我刚来啊!”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昨天我们打牌他输了,他也没有办法啊,再见!”

看着飞奔而去潇洒倜傥的简宝玉,李怀川赶紧缩紧脖子躲进小木屋,只听外面不时传来“哎呀,又劈错了!”的叫骂声。

从此,李怀川就过上了天天码字,日夜不休的日子,说也奇怪,吃了机器猫给的各种转基因食品,李怀川感觉身体倍棒,精神倍爽,上五楼,不费事!

在城中央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堡里,简黛玉正组织各编委开例会。

“各位同仁,不是我说啊,现在这文章质量比咱们那会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你看这个描写大款的,竟然说从他家卧室要坐飞机才能出门,然后走路到时不小心就掉了几根金条,看都不带看的,这,这简直漏洞百出啊!”

连载专题的编辑上来就大吐苦水,没想到得到其他编辑的同声附和。

“没错,看看我遇到的,比鸡汤还要鸡汤,全篇上下几乎没有一个实词,审这些文章,我的鸡皮疙瘩都要有半米高了,这是虚情假意!”

“还有我的,看看这些,废话连篇!“

“我这里是满纸空言!”

“千篇一律!”

编辑们热议不停,简黛玉柳眉微蹙,感觉事态不妙,从后屋把华佗、南丁格尔请了出来。

“二位,我感觉城病了,还请神医给诊断诊断。”

华佗掏出听诊器在南丁格尔的大胸前摸索,看见众人表情,惊觉不妥,讪笑两声:

“嘿嘿,看错了,看错了。”

这才拿出放大镜坐在编委主席台上一百八十寸的电脑面前仔细检查,一篇一篇的看,一行一行的诊断,过了许久,转身对大家说:

“各位编委,醒醒,别睡了。城这次有大麻烦了,这是一种从没见过的病毒,已经传染了大量作者,他们写的文章只会无病呻吟,好一点的华而不实,差一点的就是狗屁不通啦!”

“那,那怎么办呢?”

“哎,老朽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就这几包药,你们拿去给各位作者吃了试试吧。”

当晚,编委们在每个作者小屋外开始喷药,药壶上写着“真情实感”、“短小精悍”。

药效大概持续了三天左右,之后量更大、品质更差的文章继续充斥城。

”怎么办!”

简黛玉盯着简宝玉问。

”可能,这次要麻烦他了。”

简宝玉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表情,他带着简黛玉推开图书馆一座沾满灰尘的书架,从后面的隐秘走廊走了进去。

一条银光无暇优雅宽敞的大道,尽头一人闭眼假寐,大道四周是空旷的文学空间,各种优美的肮脏的大气的细腻的文字飘来荡去,此人随手一抓,放在鼻下轻轻嗅了一下,叹口气,又把文字放了回去。

“简叔?”

简宝玉轻轻呼唤。

名叫简叔的怪人抬手打断简宝玉说话,继续在文学空间中寻觅,直到将一台偏僻暗淡的打印机锁定,打印机噼里啪啦不停得敲着,无数文章喷涌而出,这些文章带着黑色能量,渐渐将其他文字污染黑化,所有黑化的文字继续扩散,整个文学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

简叔把转椅面向简宝玉,饱经沧桑的脸上仍旧保留几分帅气,只是眼窝深陷,双眼已经不在,他摸索着戴上墨镜,跟二位说:

“几千年了,灾星再次降临,上次我自挖双目才避免病毒入侵,幸而我的兄弟天赋异禀,把灾星压制感化,他也石化仙去,不知道这次,又要如何收场。”

“啊啊,冷冷的灵感在脸上胡乱的拍,我的心仿佛被素材狠狠填满!”

李怀川十分兴奋,自从来了城,他的写文速度、质量有了质的提升,尤其是每日早上呼吸着屋门口的草药香味,他感觉自己就快成大作家了。

经过几个日夜的奋笔疾书以及在自己的故事情节里死去活来,李怀川非常幸运的成为了最新一届综合文学大赛的十名优胜者之一,据说有神秘奖品与任务等着大家,李怀川十分兴奋。

在一个阳光明媚酷日当空又沥沥拉拉下着小雨的中午,众编委、各类小星星作者以及大赛优胜者们坐在文学斗兽场里,被简叔刚买的Gucci新款墨镜闪得睁不开眼,简叔十分满意,说到:

“各位优秀的文学创作者,你们是城的栋梁,为了表彰大家一直以来对文学创作的执着以及对城的贡献,我将为大家颁发全新的作者标志:卓越综合文学者,这是一个凌驾于原来任何星标的标志,你们将在城里拥有无上的特权!”

台下掌声雷鸣。

“只是,这个标志只能等我们大家一起把大魔王消灭或者封印以后才能获得。大家已经感受到了,我们很多作者已经病了,病毒让他们只能写出无病呻吟的辣鸡文章,长此以往城就只能成为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活跃的地盘,而我已经定位了大魔王的位置,能救城的,只有在座的文学精英了,也就是,你们!!!”

台下群情激昂,议论纷纷。

简叔回头看着简宝玉和简黛玉,小声悄悄地说:“其实真正的精英只有咱们仨!”,宝玉黛玉不敢接话,简叔继续跟大家说:

“那么现在,就请城未来的奠基者,带上你们泉涌的文思以及一腔创作热血,跟我一起去斩妖除魔!”

简叔带着数百号人,浩浩荡荡的向城最里侧的南山山脉走去,要知道南山之首叫鹊山,鹊山之首是招摇山,屹立在西海岸边,山上生长着许多桂树,又蕴藏着丰富的金属矿物和玉石。山中有一种草,形状像韭菜却开着青色的花朵,名称是祝余,人吃了它就不感到饥饿。

众人在招摇山山顶的一座小屋门前站定。

小屋毫不起眼,外观与刚入城分配的破木屋一模一样,但是其顶上盘旋着一团黑色雾气,越往中心处越厚重,已经凝出实质,形成一个不断收缩吸取周围晦暗之气的大漩涡,最后都汇入木屋之内。

小屋里打字声飞快而响亮,不时传出:“又写一万字!哈哈哈”、“文思如尿崩,不写就要疯!”的狂叫与狂笑。随着文章不断成型,从小屋窗口飘出无以计数的墨黑颗粒,向着城每个作者的住所飞去。

“小心,大家后退,被黑粒粘上后就只能写出粗制滥造的文章了!”

简叔招呼大家退出数十步,他深呼吸一下:

“就让我来会会你这个妖孽!”

说着简叔随手挥出金色光芒,化成”精益求精”几个大字向小屋飞去,不断吞噬黑色颗粒,众人一片叫好,但是黑色颗粒数量太多,很快,金色光芒就暗淡消失了,随后简叔又挥出“行云流水”、“拍案叫绝”等金色大字,也只是抵消了一小部分黑色颗粒,丝毫没有取胜的可能。

“大家一起来!”

简叔回头对着众人振臂疾呼。

李怀川看见周围的人们吐纳呼吸,体内亮起或微弱或闪耀的光芒,光芒汇聚到手中,分别化成“摄影优质照片”、 “手绘以假乱真”、 “故事奇思妙想”、 “历史厚重严肃”、“社科优雅浪漫”等等各色光芒字体,向小屋疾驰而去。

在城最优秀的作者们一起努力下,无数金色光芒由量变引起质变,汇聚在一起,形成七个撼天动地的亮金色大字:

打死你个龟孙儿!

“来,大家跟我一起喊!”

简叔打着拍子,众人一声大似一声的狂吼,七个大字缓缓向黑色小屋飘了过去。

李怀川努力了半天也没发现自己身体内的光芒,哀叹自己难道不是写文章的料吗?此时也伸长了脖子,像一只待宰的鸭子,使劲看着小黑屋。

黑色颗粒仿佛看见老对手一般,纷纷在空中改变方向,向七个大字撞来,但是满载着城精英文学能量的这句脏话又岂能轻易失败,黑色颗粒如入深渊,在大字周围就消失不见了。

七个大字与黑色小屋终于交汇撞击,一时间地动山摇,狂风暴雨,天翻地覆,几千里外正在刷网络小说的李怀川老爹看着远方这一光柱,自信地说:

“老婆,你看,那边有人在渡劫,我就说能升仙吧,哈哈哈,明天我要继续炼丹药啦!”

李怀川老娘悄悄在炼丹炉中加入一包砒霜,对着窗外路过的邻居老王眨眨眼睛。

好一会,众人感觉风平浪静之后,才睁开眼看战况。

小木屋已经不存在了,一名20多岁的青年男子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那里,小木屋上方的黑色旋涡持续流入他的头顶,男子蓬头垢面,浑身散发出乌烟瘴气,众人看着他,只觉一阵恶心,纷纷趴在地上吐。

青年睁开了眼睛,看着众人十分愤怒:

“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打扰我的文学创作,千字五块,不,每千字六块,你们要赔我!”

简叔面对众人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暗忖:“此人莫不是个傻子?”。



“给钱没问题,但是,你先把这些肮脏污秽的黑色能量收了。”

在受到简叔眼神暗示之后,简宝玉向前走,对着男子说道,哪知道只走了一步,男子身上烟雾迅速向他抓来,简宝玉胸口中了一记猛招,气血翻涌,一屁股坐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师哥!”

简黛玉连忙去救,也同样中招,陪着简宝玉坐在那里。

众人一看男子还有战斗力,又纷纷运功,要把他彻底消灭,然而刚才运力太猛,一个个体内空无一物,再也发不出任何光芒来。

李怀川却感觉丹田有东西蠢蠢欲动,但是也还运不出光芒来。

所有人都成了待宰的羔羊,除了简叔。

斗大的汗珠下雨般从简叔头上落下,简叔口中振振有词,一团微弱的光芒自他心中而起,随后逐渐变大,直到从口中喷射而出,在天空中形成一篇小文:

靡靡尘世一盏灯,人间百态现真情。

妙笔生花有神助,一切尽在城!

这是简叔创办城的根基,用过之后,城只能重建!

这首小诗再次向青年男子砸了下去,然而男子虽然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但是身上黑气不减反重,前进几步,指着瘫倒在地的所有人哈哈大笑:

“原来你们想消灭我,当年我都没有消灭了自己,就凭你们,哈哈哈!”

随后青年男子讲出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来:

男子名叫锄禾,几千年前,他和师妹当午一起加入城,郎才女貌令人羡慕,但是在当午遇到另一名青年文学才俊的时候,顿时被他貌似武大的美丽容貌所倾倒,抛弃了锄禾。

锄禾气不过,在城发奋写书,却不想青年才俊把着编辑大关,就是不给他过稿,就是不允许别人给他点赞,锄禾丝毫不泄气,继续码文,谁知道在这个被人遗忘的招摇山顶上,终于成妖成魔,祸害起城的所有作者来。

锄禾向众人扫了一眼,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来到简叔面前,狠狠盯着他看。

“原来,是你!”

简叔颤抖的声音传来。

“当然是我,你可曾想过,你和当午每日里恩恩爱爱,而我在这里修炼了千年,现在,我已炼成一个纯正宅男!”

锄禾继续说:

“我不仅是一个宅男,还是一个会报仇的宅男,老东西你还没死,你们大家就在这里接受我的愤怒吧!”

“不,不要伤害他们,我年轻时犯下大错,冤有头债有主,你对着我来就行了。”

“老不死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逝去的青春,我的爱情,我的人生,你能还给我吗,还是你们这群假仁假义的文学精英可以,你们能吗?啊!”

简叔与大家沉默不语。

“我能!”

在众人瞪大如铃铛般眼睛的注视下,李怀川慢慢站了起来,只是走了没两步又摔倒了。

“哎呀,脚坐麻了。”

李怀川只好一瘸一拐的来到锄禾的面前,从怀里掏出一红一蓝两个胶囊,语重心长的说:

“锄禾,吃下红色药丸,这里的一切将回到你刚来城的样子,你就当做了一个梦,吃下蓝色药丸,我就带你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帮你解决你的问题,请,做选择吧。”

锄禾颤颤抖抖的拿起两颗胶囊,终于下定决心,拿起红色药丸,慢慢放入口中,可是,在他唾液的湿润下,红色胶囊外皮脱落,又露出蓝色的胶囊内核来。

锄禾感觉胃口一下子空了,不由大喊:

“我要吃,我要吃书,我要吃光盘,快,快给我。”

“别急,来了来了。”

李怀川把他准备好的最新日本双人动作纪录片光盘一张张塞进了锄禾的嘴里,还有一大沓打印好的《朱颜血》文章也塞了进去。

锄禾消化了好一阵,终于看向众人的眼神没有那么恶毒了。

“果然是一个新鲜的世界,我真有些满足了,不过,宅男的需求满足了,但是千年大仇,还是要报的,哈哈哈哈!”

李怀川也无能为力!

此时此刻,在天上仙气茵藴的文学馆里,李白、施耐庵、鲁迅、亚里士多德、马克吐温、柯南道尔正围坐在一个水晶球旁。

“这个,城遭此大难,咱们是不是该施以援手?”

李白率先看不下去了,抬头问众人。

“Yes,就让我的福尔摩斯和华生二人腐组合下去帮他们解围吧!”

柯南道尔准备请出他的神探。

然而在不远的一旁,兰陵笑笑生正拿着一本空白纸张,开心的手舞足蹈:

“终于被批准了,可以写新书了,可以写新书了,哈哈哈!”

谁知道兰陵笑笑生踩在孙悟空乱扔的一块香蕉皮上,不偏不倚的摔在水晶球旁,他手里的空白纸张刷的一下飞入了水晶球,不见了踪影。

“我的新书,我的新书啊!”

简叔、简宝玉、简黛玉、李怀川以及一众城作者呆坐在地上,城已经毁了,宅男大魔王竟然还在,大家心如死灰,等待死亡。

锄禾哈哈大笑,准备自爆,领略了刚刚看到的浪漫文学与激情演出,他感觉人生已经没有遗憾,他要和这些人同归于经。

正在此时,天上掉下一本巨大的书,准确砸在锄禾以及李怀川的头上,随后红光一闪,二人消失不见了。

简叔等了半天,没有受到攻击,赶紧摘下墨镜,揉了揉假装瞎了数千年的眼睛,真的找不到大魔王了,那个新来的实习生,也同样不见了。

众人喜极而涕,搂抱在一起庆祝重生。

不出一个月,在全体作者的一齐努力下,城慢慢又建了起来,不过这一次,简叔要求每位编辑必须公正不阿,他自己也在文学空间里为大家把脉,提建议,有任何问题,他都详细回答,绝不允许任何不满在作者心中滋生。

城得救了,一片其乐融融。

结尾

“西门庆有一天突发奇想,非要改名叫锄禾,他抱着怀里刚出生的小宝宝,对着床上有气无力的产妇温柔的说:

娘子,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地名字,咱们的儿子,就叫做李怀川吧!”

兰陵笑笑生满意的写完了《金瓶梅2》的结局。


编辑推荐:
  • 【客官 来听故事吧】英雄迟暮
    花果山下有一个小孩儿,自小便从说书人的口中,听惯了孙悟空种种事迹,三打白骨精、真假美猴王、智斗牛魔王...总之在这个孩子的心里,孙悟空就是个牛逼闪闪的人物。 这一天,小...
  • 【情感】南枝日照暖,北枝日照迟
    君为菟丝花,妾作女萝草。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1 "该你了,小梅″一棵可以十人抱的大槐树下的男孩对女孩恳求着,其周围的树木都未有其粗壮。树枝上系满了各种愿望袋,树洞...
  • 睡前故事:长生
    【一】 椿本是林间一颗普通的小树,苦苦修炼了一百多年,在经历了一场铺天而来的大火之后,椿惊喜的发现自己开了灵智。她想告知同自己一起修炼的好友,却发现四周尽是被烈火焚...
  • 【科幻小说佳作】死鱼之眼
    清晨起床后,盯着镜中自己的脸看了足足十多分钟,我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双眼与门口矩形鱼缸里漂浮着的那一对死鱼之眼莫名地相像。我隐隐还记得之前鱼头还没消融时它们的样子,后...
  • 【原创】何时才尽千里廊,却忆幼时白月光
          本来已经放好手机躺下       却不由的想起了回家这事情来       想起小时候的傍晚很美,夕阳给邻居哥哥家的青瓦屋铺上金光,那颗不知名的树,高高的,好像还有个鸟窝  ...
  • 【小说故事】死亡福利局
    众所周知,人生来就是要死亡的,可今天我要讲述的故事人物是没有死亡概念的。他就是布也先生。布也先生出生在一个久远的年代,久远得连他自己都忘记了。 布也先生从一堆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