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我的同学会

时间:2018-03-11 17:00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我一直认为同学会这玩意儿,是一种畸形的人际交流形式。一群生活没有任何交集的江湖儿女齐聚一堂,吹着牛逼,续着前缘,侃侃而谈,颇有几分大佬风范。

  和大家不一样,我一直是那种默默无闻的小角色。生在贫困家庭的我,一直没有什么追求,初中也是,中专也是,大专……没钱所以只读了两年,便放弃了。然后就是浑浑噩噩的工作,踉踉跄跄的生活,就像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

  所以每次同学会,我都不想去,然而总是有人三请五请拉着我去。“哎呀!没你在不热闹”“给个面子啊,老同学多长时间没见都想你啦”之类的话……听得我是头都大了,磨到最后还是要去,几乎是半强迫的,很是无奈。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请我,大概是演员太多了,配合的观众完全不够用吧。

  于是17年年底,一如往年,在某局长儿子的带领下,三十几位男女同学和被抓来无辜的我前往菏泽某酒店高级晚会厅,开始了新一年度的炫耀大会。

  “我作为老班长宣布……16年度xx中学四班精英同学会!现在开始!”局长儿子熟练地操着继承自老爹的官腔继续说“让我们一起举杯,……共同欢度这个欢乐的夜晚!”

  于是大家举杯,仰头,喝净

  “诶?胖子,你最近干嘛呢?”喝完第一杯酒,一个操着怪怪的普通话的小伙子把手搭在旁边的胖子肩上问。

  “没啥,瞎玩呗,也就搞了间小公司,闹着玩玩”胖子一脸笑呵呵的对着小伙子回答到 。

  “又来了不是,还是你有能耐,自己开家公司,像我只能给人打工,每月也就两三万的样子”他的声音很大,好像是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了,只能大声才能说话。

  “哪儿啊?王八,我真的不如你,又轻松又来钱,像我现在一年的利润也不过一两百万而已,而且一天到晚累死了”胖子摇摇头表示无奈。

  这名被喊做王八的小伙子伸手端杯“都挺不容易的,干一个”。

  于是两人碰杯,然后就像没说过话一样,走开了。

  走过整个场地,大家都在重复着这些动作,交换名片侃大山,喝喝红酒吹吹牛。

  我自知没有吹的资本,也叫不出他们几乎所有人的名字,只得乖乖的找位置坐下,吃饭喝酒,时不时回一句“哇,好厉害啊”,以满足满足他们的需求。

我在这里没有很好的朋友,我想他们也没有,大概起初也都只是想,在这个虚假的年代,找回当年青春懵懂的感觉,只是大概是再也找不到了。

  我知道的,他们大多已经成家立业,也知道他们和她们每次同学会都能产生一些不寻常的关系,更知道胖子的公司其实已经负债接近百万,还知道王八的儿子其实是局长儿子的。

  但又如何,在这个虚假的社会,连一丝净土都没有的社会里,做个虚假的人不也挺好的么?

  反正同学会后,又都会变回一条条的死咸鱼罢了。


编辑推荐:
  • 我与一个陪酒妹的故事
    2018年4月9号 和朋友合伙的公司开业第二天,把我拉到了夜总会,对于一个从未去股票夜总会的我来说,以为和平常KTV一样去唱歌喝酒,后来到了以后才发觉有个叫陪酒的东西存在。 我...
  • 我们其实只需要一点点共情
    窗外,老天爷的脸上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笑容,更谈不上阳光灿烂,让人猜不透他最近是怎么了。 整个天空中弥漫着散不尽的雾气,遮蔽着人们的双眼,让人看不到路的尽头,心也跟着...
  • 曾经有个地方
      马上就是2019了,马上就是我离开老房子的第二年了,原来时间可以过的那么快,快到让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最近收拾物件的时候翻出了以前老师让我们仿写一篇作文,正好是有...
  • 实录:没有血缘关系的至亲
    文\啊珊 001 我叫许伟,家在北方偏僻小镇,出生前,父亲跟奶奶相依为命,因为穷,父亲直到三十岁都没娶上媳妇。 村东头来了个脏兮兮的女人,别人跟她说话,她就傻笑,也不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