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我的同学会

时间:2018-03-11 17:00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我一直认为同学会这玩意儿,是一种畸形的人际交流形式。一群生活没有任何交集的江湖儿女齐聚一堂,吹着牛逼,续着前缘,侃侃而谈,颇有几分大佬风范。

  和大家不一样,我一直是那种默默无闻的小角色。生在贫困家庭的我,一直没有什么追求,初中也是,中专也是,大专……没钱所以只读了两年,便放弃了。然后就是浑浑噩噩的工作,踉踉跄跄的生活,就像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

  所以每次同学会,我都不想去,然而总是有人三请五请拉着我去。“哎呀!没你在不热闹”“给个面子啊,老同学多长时间没见都想你啦”之类的话……听得我是头都大了,磨到最后还是要去,几乎是半强迫的,很是无奈。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请我,大概是演员太多了,配合的观众完全不够用吧。

  于是17年年底,一如往年,在某局长儿子的带领下,三十几位男女同学和被抓来无辜的我前往菏泽某酒店高级晚会厅,开始了新一年度的炫耀大会。

  “我作为老班长宣布……16年度xx中学四班精英同学会!现在开始!”局长儿子熟练地操着继承自老爹的官腔继续说“让我们一起举杯,……共同欢度这个欢乐的夜晚!”

  于是大家举杯,仰头,喝净

  “诶?胖子,你最近干嘛呢?”喝完第一杯酒,一个操着怪怪的普通话的小伙子把手搭在旁边的胖子肩上问。

  “没啥,瞎玩呗,也就搞了间小公司,闹着玩玩”胖子一脸笑呵呵的对着小伙子回答到 。

  “又来了不是,还是你有能耐,自己开家公司,像我只能给人打工,每月也就两三万的样子”他的声音很大,好像是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了,只能大声才能说话。

  “哪儿啊?王八,我真的不如你,又轻松又来钱,像我现在一年的利润也不过一两百万而已,而且一天到晚累死了”胖子摇摇头表示无奈。

  这名被喊做王八的小伙子伸手端杯“都挺不容易的,干一个”。

  于是两人碰杯,然后就像没说过话一样,走开了。

  走过整个场地,大家都在重复着这些动作,交换名片侃大山,喝喝红酒吹吹牛。

  我自知没有吹的资本,也叫不出他们几乎所有人的名字,只得乖乖的找位置坐下,吃饭喝酒,时不时回一句“哇,好厉害啊”,以满足满足他们的需求。

我在这里没有很好的朋友,我想他们也没有,大概起初也都只是想,在这个虚假的年代,找回当年青春懵懂的感觉,只是大概是再也找不到了。

  我知道的,他们大多已经成家立业,也知道他们和她们每次同学会都能产生一些不寻常的关系,更知道胖子的公司其实已经负债接近百万,还知道王八的儿子其实是局长儿子的。

  但又如何,在这个虚假的社会,连一丝净土都没有的社会里,做个虚假的人不也挺好的么?

  反正同学会后,又都会变回一条条的死咸鱼罢了。


编辑推荐:
  • 我是渣男,还是骗子?
    说好听点,我是女人嘴上骂着的渣男;说难听点,我就是千夫把指的感情骗子! 前些年,我在马来西亚帮人打理赌场,生意不好,挣不到钱,就回国来到深圳。我找到之前认识的一直对...
  • 背叛者
    现在,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管,病床一侧的桌子上,心电监护仪发出轻微的声响,我知道自己还活着。 就在五个小时前,我杀了我的母亲,准确的说是我杀了我的继母...
  • 面包街上的小屋
    呐,我跟你说一个久远的故事。 在遥远的小镇上,有一个普通的面包师。 他没有姓名,也没有故事。 他总是很用心的去完成自己的每一个作品,就像细心雕琢着每一个顾客对于生活的...
  • 胖爷是个人才!
    一 去年寒假,我去了一个地方打工,当保安。 我下午六点多从老家县城坐火车四个钟头到了省城,倒车,又坐了一晚到了那大城市。按着招聘信息里的地址,我又坐一个多钟头地铁,...
  • 单刀赴会
    好痛啊。 我清晰地听见刀尖跳舞的声音,仿佛全身的细胞都从怠懒中清醒过来,欢嚣着尖叫。 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它们大概是待在人类的躯壳太久了,见多了案板上家畜肉的狂...
  • 星河的灯
    那时我以为,你是我的繁星,是我的落虹,是我触而不得的远方与梦。直到有一日你对我微微一笑,我便知晓。 念念落地生根,未来欢愉在等。 于我而言,顾宵就是那样耀眼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