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短篇文章 >

吸引

时间:2018-03-11 16:59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维克多躲在这颗樱桃树下,或许不能说是躲,他单薄弱小的身子让孩子们不愿与他玩耍。

直到遇见艾克。

“维克多,要不要去铁轨捡宝贝啊?运气好的话能,嘿,你又在这颗樱桃树下。”

艾克坐在旁边,维克多还是没有说话。

“铁轨那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要去呢?”半晌,维克多应了句。艾克笑道:“还以为你这家伙是个闷葫芦,起来吧,我带你去。”

不由分说,艾克拉起维克多的胳膊跑起来,一路上差点踩进沟渠,打翻汤姆大叔家的酒桶。

人烟逐渐稀少,听不见大婶们的家长里短,一望无际的只有铁轨,许久没有通车的铁轨,艾克慢下脚步,喘着气:“维克多,说好了,要是发现什么可要分我一些哦。”

维克多哪里这样剧烈跑过,双手扶着膝盖,脸色有些难看,大汗淋漓,艾克忙顾着刨枕木和石渣铺就的长廊,生怕遗漏了。

“艾克,可真是,唉,算了,跑一跑对身体也好。”维克多对这条貌似废弃的铁轨却不陌生,这条铁轨据说通往金矿区,村庄里不少人都离开去淘金。“爸爸也是,至今仍未有音信。”

一块棕色手帕,折成两节的烟斗,小榔头,还有一顶牛仔帽。

维克多没想到能找到这些有趣的东西,可艾克并不满意。“都是些没用的玩意,我没什么兴趣,维克多,你拿着吧。”艾克把这四样往维克多手里一赛,独自走开。

“等等,这顶牛仔帽给我吧,怎么样,带着挺酷的吧,嘿嘿。”

月光把回去的路照亮,隐隐发亮,循着来时的脚印。维克多奇怪自己明明第一次来这边却一点不陌生,平时都是太阳落山前赶回家 。

“维克多,维~克多——”是妈妈。

艾克摆摆手让维克多赶紧回去,留下了“牛仔”的背影。

这顶帽子真适合他,他不定也去淘金呢,维克多心想。

“我去樱桃树下没见着你,以为你回家了,谁知道你,哼,说去哪儿了!”维克多见妈妈面露愠色,便和盘托出,讲了去铁轨寻宝的事。

“以后别去了,村长说那条铁轨又快开通了,咱们这里北面的山发现了金子,是啊,金子,金矿,你爸爸他,说不定,不,总之你不要再去那里了……”

妈妈嗫嚅含糊不清,维克多除了记下不要再接近铁轨,隐约燃起一份情绪:爸爸为了淘金离开,现在会为了金子再回来吗?

那颗樱桃树从爸爸走时种下的幼苗,到现在结了五年的果子,想不到这第六年。维克多翻来覆去竟有些睡不着了。

呜——隆隆隆——

大地在颤抖,划破云霄的,即将来临。

比预想中快的多,轰隆隆蒸汽火车径直通向山中,砍下的树林成批运出,从村里采购的物资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维克多感觉村庄现在既安静又吵闹,被发财梦吸引,不少村中的人也进了矿区,许久没见出来(出来的也只有一列列火车,装得满满的怕是黄金呢),就连汤姆大叔的酒桶都已干裂漏水,怕是不能再酿酒了。

还好樱桃树一如既往待在那里,维克多倚着,眺望日暮。

入夜,到了回家的时候。

“妈妈,我看大家都去——”

“哐哐——哐哐——”妈妈放下板凳,手里还握住小榔头。“维克多,亲爱的维克多,咱们不要再说这个了,好吗?和妈妈这样生活不好吗?”

自从爸爸走后,维克多虽然和妈妈依然过着生活,但维克多总觉得少了重要的东西。

“爸爸他,真的是为了淘金而离开吗?”

“……是的,维克多,财富的吸引力远比一个微不足道的家大多了。”

维克多趴在门上,听见了啜泣,妈妈强忍埋在枕头中的啜泣。

翌日清晨,维克多的妈妈大声嘶喊着,嘶喊着维克多,维克多,直到来到樱桃树下失声痛哭。

跑动时候从维克多妈妈围裙口袋掉下一张布满字迹的手帕,南风将其吹起飞舞在空中:

“爸爸他一定回来了,我要去找他!”

别有洞天,和熟悉的村庄完全不同,艾克和维克多下了火车,随着人群潜入矿区,赶上吃饭的时间,倒没人注意到他们。

“维克多,你说我们这次能真淘到金子吗?像大人们一样。”

“你们两个,小孩子来这里干什么?!你们父母呢?”

“汤姆大叔?”

“维克多?还有艾克?!”汤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们。

汤姆讲起这里不断开采金矿,工人们十分不够用,村里的人多半都来了,奇怪的是金矿督察组不限制外面的人进来,只是像维克多的小孩是第一次进来。

“这么说,汤姆大叔,你要发财了吧?”

“小艾克,你这顶帽子还真像回事,不过牛仔,我劝你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不同于艾克的好奇,维克多是要找到自己的爸爸,直觉告诉他,爸爸在这里。

“今天回去的火车已经没了,不如你俩先去我那里暂住一晚吧,维克多,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你的爸爸在这里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吱吱呀呀,踩得楼梯作响,汤姆的手电筒一扇一扇门找,最终在203前停了下来。

“真是麻烦你了,汤姆大叔。”维克多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汤姆并不在意,打趣道:“哈哈,要真是想谢我,不如给大叔我些烟抽抽。”

烟?有了。

“烟斗?!太棒啦,我从家里带来的香烟被水跑烂了,正愁怎么办,也一直没舍得扔。修修还是能用的。”

“不过我实在太累了,又是伐木又是锤石头的,你们早点休息吧。”放下两节烟斗,汤姆扭过头就鼾声如雷。

虽然铺了几层毯子,但地面还是硬得很,睡起来着实不舒服。

“维克多维克多,我们不能白来一趟啊,明天想办法搞点东西再走呗?”

“如果我找到……睡吧。”

“醒醒,孩子们,事情有些不对劲。”

汤姆摇醒维克多和艾克。

“你们看表,已经中午12点10分,平时我哪敢睡到这个时候,督察组早就派人来抓我起床干活了。”

话音刚落,203房门被一脚踹开。

“是督察组,啊——”汤姆被敲晕。

维克多和艾克亦未能免幸,一切发生过于突然,电光火石间。

再次睁开双眼,艾克还在旁边,维克多松了口气,至少还能自由活动。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再也不想淘金了,呜呜呜……”

维克多环顾四周,黑压压一片,左前方只见几盏白炽灯,摆着些注射用的医疗仪器。

“这个村子吸引了不少素材,不过成品率差了些,对了,还有两个小孩,也要注射吗?会不会太浪费了?”

“要不去你先问下组长吧,我把资料整理一下就过去。”

“行,那你快点。”

留下的那个男人向维克多和艾克逼近,低声说道:“维克多。”

维克多瞪大了双眼,大脑不断思索,不敢置信应着:“爸爸——”

男人连忙捂上维克多的嘴,做出嘘的手势。

“现在你们听我的,我将刚才和我一起的督察组成员支开了。这里隧道往前就是离开这里的火车,记住爬上最后一列,不会有人检查。”

艾克虽然也很吃惊但识相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妈妈?”

“告诉妈妈,我一直,深爱着她。”男人的声音有些哽咽。

“快走吧,维克多,我不能留在这里太久。”

维克多不想离开,好不容易见到了爸爸,却,“啪——”

“快走啊,要和汤姆大叔一样被变成‘黄金’才乐意吗?”

艾克拉起维克多的胳膊就跑起来,维克多挣脱不开,只能强忍着泪水。

两人爬上最后一列车,这里都是同人一般高的箱子,排列整齐,维克多和艾克偷偷掀盖瞄了一眼,颤抖中又合上。

呜——隆隆隆——

加快速度的火车出离矿区,这,也是最后一趟了。

“黄金素材收集计划,哈伯罗切村完成度90%,注射后人体组织黄金转化率60%,已无合适载体,该据点申请解散……”

“对不起,汤姆,没能救你,而我现在也自身难保呢。”

男人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金化,仿佛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死在自己追求里,呵,萨拉曼,也许在你看来我早就死去了吧。

维克多,那颗樱桃树的樱桃一定,很甜吧……


编辑推荐:
  • 一辈子是一天一天的陪伴
    故事写你我01 “一辈子是多久?” 李姿无数次地问过男友秦城这个问题,而每次秦城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他每次都会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然后认真地说出下面的话。 “一辈子是一天一...
  • 夏天我想去看一个人
    2013那一年,学校的宿舍楼还没拆,对面的篮球场也都在。 我们每天晚上会去篮球场上玩,场地破烂不堪,有很多野草在风中飘荡。 我们19岁,不懂得何谓闲寂之寞,一笑一哭一尺间,...
  • 终于,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文/一粒少女 你敢不敢赌一把,用“好朋友”的身份,换“男女朋友”的身份? 都快到傍晚了,学校的天气格外的晴朗,天空特别的蓝,白云不像以往一样,今天格外的好看,校园里来...
  • (虚构)一个人的独白
            我叫徐文,徐就是徐,文就是文字的文,接下来要怎么说呢?性别男,年纪不算很大,21,是一个大三的学生,而我想和你说的事,可能就得从我高考完开始说起了。        ...
  • 终于,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文/一粒少女 你敢不敢赌一把,用“好朋友”的身份,换“男女朋友”的身份? 都快到傍晚了,学校的天气格外的晴朗,天空特别的蓝,白云不像以往一样,今天格外的好看,校园里来...
  • (虚构)一个人的独白
            我叫徐文,徐就是徐,文就是文字的文,接下来要怎么说呢?性别男,年纪不算很大,21,是一个大三的学生,而我想和你说的事,可能就得从我高考完开始说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