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网:www.pinchengbxg.com
您现在的位置:白菜网送彩金 > 白菜网送彩金 >

往后余生,管它什么流言蜚语,做自己

时间:2018-08-30 18:06 来源: 白菜网送彩金网 点击:

2016年底,在领导以及同事的好心劝导下,我回家养病,“照妖镜”式的日子也从此拉开序幕。

跟亲人的短暂相聚,有种乍见心欢,久处砰然之感。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父母,我辞职回家的缘由。在这种毫无征兆回家的情况下,所有亲戚表示不解,说我疯说我傻,放弃大城市体面的工作高昂的薪水,躲在山沟沟里,读了那么多年的书,真没出息。当然,他们的这些话,都是背地里跟我父母说道,起先,父母只是笑嘻嘻的敷衍应对。在家待了三个月后,可能是抵不住小乡村妇女茶余饭后的嚼舌根,母亲开始意有所指的跟我聊起谁谁家的孩子月入过万,做什么,在哪上班。

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人言可畏,什么叫做身后无靠山,回头已是万丈深渊。

三个月,病情并没有因为回家休养而好转,反而由于郁郁寡欢变得更加严重。

周遭人的闲言碎语,父母的旁敲侧击,让我学会了察言观色,讨好似的在家里加倍的做家务,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偶尔还会受到父母异样的眼神与阴阳怪气的话语。在这个家里,我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不再健谈,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对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敏感多疑。

有天晚上,照例做好饭,喊母亲吃饭,转身去厨房端饭菜的时候,听见母亲碎碎念着,成天就知道做饭吃吃吃,心沉了一下,跌入谷底,强忍着泪水吃完饭,收拾好一切。

我与父母相处素来淡如水,如果不是血缘,感觉我们就是不相干的人。从小到大,家里战火纷飞,经常一点小事就磨枪擦火,大动干戈。这些年,我亲眼见证了父母最丑陋的嘴脸,而我也沦为他们这场失败婚姻的牺牲品。

我也曾劝过、闹过、甚至离家出走过,然而这一切并未唤醒父母的良知。父母感情好的时候如胶似漆,吵架的时候如同仇敌,面对父母,我时常恍惚母亲所谓的不离婚是真的为了我好吗?

在我看来,父母养孩子跟养条阿猫阿狗差不多,甚至我曾一度觉得自己不如条狗,看父母一天三顿饭的喂狗,跟狗逗趣儿,说实话,我曾嫉妒了一条狗。我觉得,父母永远不知道,孩子会长大,作为跟动物的区别就是他们会有自己思想,而我,在父母面前,从来不会表现出自己的想法,凡事自己扛,不能扛的硬扛,反正不愿意麻烦父母,他们也乐得自在,不愿多问。这些年,我过的好与不好,与他们无关,那是我一个人的事。

我是上帝创造的残次品,与生俱来,身体缺陷不止一处,明显的不明显的,父母从不在乎。

打小,我就从别人的嘲笑中,知道自己的眼睛跟小伙伴们不一样。上小学时,老师为了不让另外一个老师的女儿挨着我坐,当着全班人的面说我斜眼,当年才十来岁的我,心灵受到严重创伤,小伙伴们开始远离我,老远看见我就大喊斜眼。

我开始自卑,不愿与人接触,更不愿看着别人眼睛说话,因为不愿直视他人目光,也曾被同一个老师当众说我内心阴暗。其实,不管我有没有直视别人,谁也看不出来,毕竟我眼睛斜视。因为眼睛斜视,老师认为我不看黑板,粉笔、黑板擦随时会飞向我的脑袋,至今,额头上还留着当年黑板擦砸伤的疤。以前,每次看到额头上的伤疤,内心就会无比恨着当年那个当众揭我短处的老师。

当年受到的这些嘲笑、欺辱,我的父母无从得知,除了学习成绩下降,我一切如常的苟活着。

后来,小学毕业升入初中,全新的环境,陌生的同学,我的学校生活才有所好转。前车之鉴,为了防止让别人看出我眼睛的端倪,要么跟同学说话假装认真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要么尽量捂住一个眼睛看他们,然后用近乎狗腿式的自娱自乐,逗他们开心。心境变了,学习成绩也上来了。

一路相安无事的走进高中,此后的日子“暴风雨”接踵而至。

如同传闻,高中学业负担重压力大,看不完的课件,写不完的卷子,背不完的书,这就是文科狗简单的日常。

高二,一个平常的午后模拟考试,看着密密麻麻的英语试卷,我的眼睛开始看的模糊,慢慢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内心一阵恐慌,闭目养神一小会才有所好转。因为斜视,我看试卷通常是这个眼睛看会就会换另外一个眼睛看会,不然眼睛会很干涩疲劳。有了这次的小状况,此后只要看到密集性的、反光强烈的东西,眼睛都会胀痛难以睁开,眼球出现往外挤的感觉。

眼睛的不适,让我的学习成绩开始下滑,刚开始班主任还会热心的找我谈心,指出不足,给我鼓励,慢慢的,我成为了被放弃的对象。

我没有勇气告诉老师我的真实状况,害怕再次成为众人的笑料。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着,直到高考结束,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考场的,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语文的阅读理解,英语几乎全部乱涂,我几乎看不清试卷上面的字,屏气凝神的看,眼睛就会痛,还会出现头晕恶心想吐的感觉。

毫无疑问,高考落榜,上了一个不入流的高职高专。

2012年三月,大一下半年,上着电脑课的我突然晕倒,醒来就在医务室,得知我醒了,班主任语重心长地让我回家,已经联系我的父母,让他们带我去大医院检查。

2012年四月一号,躺在手术台上,亲眼目睹冷冰冰的医疗器械,从我的眼前到眼里,一切显得那么不实际,然而这却是赤裸裸的真实一幕。手术是在局部麻醉的情况下进行的,尽管打了麻药,对我的身体进行了制动,但是手术中我还是因为眼部不舒服,恶心,呼吸急促,适应不了吸入的氧气,躁动不安,手术过程虽然不到半个小时就完成了,但是我觉得好像有了一个世纪之久,最终左眼三条肌肉右眼两条肌肉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切割,以达到双眼之间的相互制衡。

术后纱布包裹将近一天,从手术室出来,整个人就像从死神手里拉回来一样,呕吐不止,虚弱不堪,眼部疼痛到第二天中午拆了纱布才有所好转。留院观察了七天,回家休养了一个月。

再次返校,可能是用眼不习惯,心情时常莫名其妙的烦躁,甚至想辍学。

术后一个半月,感觉眼睛除了外观跟常人无异,居然会时常看看东西,或者睁时间长点就会痛,每次一觉醒来眼框都有白色异物,受热的话眼睛分泌物也多,更严重的是不能见光,不能情绪激动,不能笑,一激动一笑眼泪就像卸了堤的大坝倾泻而下。

二个月后复查,告诉医生近况,开了眼药水,嘱咐多休息,再无其他,悻悻而归。

2014年,学业完成,从此走向社会。

这些年,我尽量避免太阳光,电子产品也很少玩,甚至上抬眼皮的动作都很少,要看上方的东西,都是先把脖子仰着再睁眼,就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颈椎也出现了毛病。

由于专业的特殊性,黑白颠倒的生活,终于,在一次猛抬头下,眼睛撕扯般的冒出了鲜血,送医及时,还好没让我瞎。事后,同事们好言相劝,让我回家休养,毕竟钱赚不完,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所以,2016年底,我回家了。短短不到四个月的相处,才发现身边看笑话的人挺多,真心实意理解自己的人没有。

年少心比天高,总以为身后有人撑腰,慢慢才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凡事需努力,因为你得靠自己。

2016年四月,父亲的一个老表给我介绍了份工作,所谓先就业再择业。即使上班了,我也没得到身边人的好脸色,在他们看来,赚钱多的职业才是好工作。我们这个小县镇,像我这行,大部分工资也就这样 ,所以,我还是要先上着班,一边养身体一边找其它工作,尽管身体时常发出信号提示我该好好善待自己,但是,不挣钱,就没有发言权,也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就该像机器人一样机械的干着活。

虽然,这份工作是熟人介绍,但是,我并没有受到传说中的特殊照顾,相反,日子甚至不如那些自己进来的同事,有时候,一点小事没做好,老板就会跟介绍人添油加醋的说道,然后就会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小县镇,碎嘴的人特别多,每次这样,七大姑八大姨就会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评判我,当然,他们只会当着我父母的面说。

我时常想,其实,我的父母也挺可怜,封建的婚姻传统的老思想,把两个性格迥异的人,硬生生地绑在一起,虽然他们可以选择离婚,但是,他们可能害怕受到外人的指点,也可能就如母亲所言,为了我好,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可怜的女人,从不知道,这种摇摇欲助,随时暴风雨加雷鸣电闪般的家庭生活,给我的内心伤害有多大。

初为人父母,没有经验,会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我也开始慢慢理解父母的不容易,释怀原生家庭带来的种种伤害,放过自己,好好生活。

2018年七月底,辞职来到上海,这将是我展开人生下半场的新天地,我会好好善待自己,做自己最强大的靠山。

往后余生,不羡慕别人,不轻贱自己,管它什么流言蜚语,做自己,勇往直前。


编辑推荐:
  • 往后余生,全都是你
    往后余生,全都是你 早上,儿子被老师牵着走了。我知道他悲伤的情绪只是暂时的,出了小区的门,他就会把我给忘了,毕竟,周日和他一起玩滑滑梯的同班小女孩是他今早起床的动力...
  • 马航调查组宣布解散:余生没有那么长,好好爱
    1713天过去了,马航MH370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却是因为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宣布: 事故调查团队将于11月30日正式解散。 这是马航与失联乘客家属召开的第42次见面会,结果仍然是没有给出...
  • 余生,找个花心的男人
    文/握书姑娘 张小娴说:“年深日久,我们渐渐体会到爱你有多深,是我肯花多少心思为你安排。” 感情里,男人有多愿意为你“花”,就有多爱你 01 张爱玲说:花着他的钱,心里是欢...
  • 懂你的人,才配得上你的余生
    特别喜欢一句话:“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在这个网红脸盛行、整容随处可见的时代,好看的皮囊已经不难见到了。可是,随意见到一个人,不说话前气宇轩昂...